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LVHP?翻译]So You've Decided to Be Evil 既然你诚心诚意向恶

So You've Decided to Be Evil  既然你诚心诚意向恶 

作者:Evadne 

译者:Mandelbrot

简介:Harry发现有些事情远远、远远要比死亡更烦人。

原文网址:链接戳我

原作者免责声明:Harry Potter与他的朋友与敌人都不属于我。他们额头上都盖着“JK罗琳属”的章呢。

原作者备注:这个故事相当于混血王子与童话镇的AU。邓布利多没有死,Snape没有杀他,德拉科仍然试着要杀他。


译者:这篇严格来说没有配对,但是VH二人的剧情实在太好玩XDD 挑几篇翻译给大家乐一乐

作者自行精选了《Once Upon a Freakin' Time 以往一段操蛋的日子》里的所有LV囚禁HP的部分(之前有翻译过一小篇,链接)。“囚禁”听起来好像很刺激,然而因为是搞笑文,所以黑魔王绑架了救世主后的第一件事是和他一起玩桌游2333

呃,给作者发了授权信,但从更新日期看大概不会有回复……


Lord Voldemort丧失理智了。完完全全。远超平时。

房间里一片寂静。

倒不是说一间安静的房间会是什么怪事,但这间房间此时正承载着Lord Voldemort,那个自称是最邪恶历史上最最邪恶的男人,和他的头号仇敌,一个名叫Harry Potter的青少年巫师。

他们在这儿已经有八小时了,只是一片寂静。自然地,食死徒们会觉得有点焦躁不安。八小时前,他们将拼命挣扎的男孩带给黑魔王,然后他们的主人立即告诉他们闭嘴滚开,去干点有用的事转换转换心情。

但食死徒们从没干过任何有用的事,所以他们只好在Lord Voldemort带走Harry Potter时围在房间外,期待着听到一些尖叫或是诅咒,或者其他随便一些与折磨相关的声响。

但那里一片寂静。“这逊爆了。”Lucius说,如以往般一针见血。

就在这时,Snape到了,瞬间转变了这篇同人的所有气氛。“你们都在这儿郁闷个什么劲?”他问。“难道你们就没有家人或工作或人生或别的什么需要关照吗?”

“我们的主人终于抓住了在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面前的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小鬼。”Nott说。

(*原文The-Brat-Who-Must-Not-Be-Named-In-He-Who-Must-Not-Be-Named's-Presence 作者我草泥马)

Snape暗骂一句,因为他正在为凤凰社工作,按理说应该预防这种情况发生。“噢,这很好,不是吗?”他问,试图维持他的卧底身份。

“什么都没发生!”Lucius抱怨。“他们在里面都八个小时了!”

也许Voldemort太沉浸了。Snape想。“也许我们应该询问一下黑魔王的状态?”他大声问。“我来敲门,如果你愿意的话。”

Lucius尖叫。“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Snape。”他说。“他也许又会让我们玩‘安静游戏’!”

Snape无视了Lucius,轻轻在巨大的橡木门上敲了敲。“我很忙!”一道尖锐的喊声从另一端传来。

“主人?”Snape问。“一切都还好吗?”

“很好!”Voldemort在另一端说道。“一切都是极好的。现在,一边待着去。”

“我们都有点担心……”Snape继续道。

“噢,看在老天的……直接开门吧,Snape。大声嚷嚷会拉伤我的嗓音。”

“呃,”Snape说,试着开门。“它锁上了。”

“你是个啥?德姆斯特朗的一年级新生吗?用咒语,Snape。”

Snape在门上施咒,同时在心里嘟囔上一连串他上司的坏话。那儿,房间里,Voldemort与Harry Potter……正坐在一张巨大的桌边。二人之间放着一片画有插图的纸板,上面布满了各式各样彩色的小塑料片。Potter阴郁地陷在他的座位里,摆弄着一对骰子。

“我的主人,”Snape小心翼翼地开口。“我可以问问您与Potter在干些什么吗?”

“我们在用《战国风云》弄清谁会统治这个世界。”Voldemort解释。

(*《战国风云》:英文名Risk,一种战棋桌游,总的来说就是互相使用兵源占领各国地区,成功条件是占据全世界。译者在学校和朋友玩过,规则简单但是意外地烧脑。)

Harry企图插嘴。“我不想统治世界。”

“如果你赢了,”Voldemort说,转向男孩。“你就能够统治世界了,你会喜欢的!”

“但是……”

“相信我吧。如果你不知道怎么统治,我可以借你几本书。真的没那么高深。”

“但是……”

“嘘!我在和Snape说话呢,”Voldemort重新转向Snape。“我发现既然《战国风云》是一个关于征服世界的战略游戏,那它一定能成为我们当前情形的好缩影。”

“噢,”Snape说,因为它看起来很合理。“事情发展得如何?”

“嗯,我们来来回回折腾了……多久了?八小时?我的天哪。不管怎样,Harry……我是说,Potter……现在占据了上风。他实际上在支配世界这件事上挺有天赋。我能感觉到,即使我输了,会有另一个好手来征服全体巫师……”

“噢,老天救救我。”Harry低声说。

“……但是,事情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翻盘。如果我得到了东欧,那么攻占俄罗斯就会变得容易,这将对我非常有利。”

“杀了我吧。”Harry恳求众食死徒。“行行好。”

“安静,男孩!现在,如果你们不介意,我还有个世界需要征服。Harry,我要用两个军营攻击东欧。你该拼死防守了。”

Snape和食死徒们缓慢地退出了房间并紧紧关上门。“好——吧,”Snape说。“我认为他终于丧失理智了。”


Lord Voldemort这么做并不仅仅是为了提高自身水准。

“所以?你怎么想?”Lord Voldemort热切地问。

Harry Potter越过书本朝他眯眼。“你的散文过于学术化,根本无法吸引读者。观点缺乏有效证明,还有你对比喻的热爱简直临近强迫症。我觉得你是个邪恶,有野心的人,八成还同等程度地愚蠢。”

“棒极了,”Voldemort大喊。“你完全掌握了如何从鸡蛋里挑骨头,并仅凭个人观点进行人身攻击。你在变得邪恶这条路上已经做得很好了。”

Harry啪地关上书——《既然你诚心诚意向恶》作者T.M.Riddle——“我才不会变得邪恶。”

“你当然会。不然你以为我们这些休闲的诙谐谈话是为了什么?我们正在建立一种紧密的联系,而我将会用它来操纵你。”

“我们没有任何联系!”Harry大吼。“你杀了我的父母!

“我是不是跟你说过不要用粗体说话,Harry?”(*原文是大写。)

Harry仅能咆哮一声。

“年轻人,”Voldemort指导着,将他的书从地上捡起,并弹开封面上的灰尘。“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提高自身的水准。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强大的领袖,拥有忠实的跟随者,你需要接受恰当的教育。”

“你为什么就不能像个普通反派那样简单地杀了我呢?”Harry问,在胸前交叉双臂。

“诱人堕落远比单纯的毁灭要邪恶得多。下一次反派测量大会就要来了。上次我仅仅落后了索伦六分。容错率正负百分之三。”(*魔戒索大眼出没。)

Harry放下手。“噢,好吧。我不会想妨碍你在邪恶协会里的年度新闻投票的地位,老天啊,我听起来像Snape。”

“我也觉得你花太多时间和他待在一起了。”Voldemort说,用手指在书上轻敲。“他该不是想要把你救出去吧?”

“他没有。”Harry断然回复。“没人会来救我。Dumbledore觉得这是一次极好的‘拓宽视野’的经历。熟知你的敌人,等等什么的。”

“Ouch.”Voldemort回应,稍稍退缩。

“Snape也一样不太开心。他上回在魔药课上试着杀我来着。”

“魔药课?”Voldemort问道,投来一个不认可的目光。

Harry叹了口气。“好好好。黑暗魔药课。我一直都想问你。为什么我学什么都要‘黑暗’来‘黑暗’去的?他们和我在霍格沃兹学的根本没有什么不同啊?和Snape上黑暗魔药课,和Bellatrix学黑暗魔咒课,和Macnair学黑暗生物保护课,和Lucius上黑暗烘焙课。唯一一节不和黑暗挂钩的就是白魔法防御术课。”

“仅仅是为了加固刻板印象。现在,给我读!”Voldemort说,将书拿回给Harry。“我不是上这儿来教你怎么和我争论的。”

“我恨这一切。”

“这就是精髓!”


评论(17)
热度(211)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