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基于罗琳初设的Drabbles

梗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22488048

“罗琳曾经设想,将赫奇帕奇的宝物设定为坩埚。”

A/N:感觉最近搞笑力下降了,也许要学某个喜剧大师去泡泡浓硫酸。


哈利俯下身,又一次跟随邓布利多凑近冥想盆。石盆中飘荡着似雾似水的银色物质,它们在接触到他的面颊后变成了一道黑色的漩涡,旋转着将他拽入。很快,哈利发现自己降落在一间精致的起居室中。一个穿着粉红色长袍的胖老太太陷在沙发里,身旁坐着一个英俊的高个子青年。哈利不用细看就知道那是已经成年的里德尔。

“让我来给你看点儿有意思的东西,汤姆,你一定要对其他人保密。我知道你会欣赏它的历史,而不只想着能赚多少金加隆……”

“我很乐意看赫普兹巴小姐给我看的任何东西。”里德尔轻声说,老太太又像小姑娘似的咯咯笑了起来。

“我让郝琪拿出来了……郝琪,你在哪儿?我要让里德尔先生看着我们最好的宝贝……”

“在这儿呢,夫人。”家养小精灵尖声说,哈利看到了一只巨大的木箱子,好像是在自动飘过来似的,他知道那是因为那一丁点儿大的小精灵在举着它,在桌子、躺椅和坐垫中间穿行。

“好,”赫普兹巴愉快地说着,让小精灵将箱子放下,准备打开它,“我想你会喜欢的,汤姆……哦,如果我家的亲戚知道我让你看了……他们马上就会来抢走的!”

她打开了箱子。哈利朝前凑了凑,里面是一只极不起眼的大坩埚。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汤姆?拿起来好好看看!”赫普兹巴轻声说。里德尔犹豫了一下,好像在思考如何实施她的建议。最终,在老太太期待的目光下,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抓住两边的把手,将坩埚举了起来。哈利看得出那坩埚一定很重,因为里德尔的手指关节都变白了。

“獾。”里德尔辨认着坩埚上的雕饰,喃喃地说道。哈利只能猜测他必定拥有鹰视或别的什么能力,因为哈利眯细了眼睛都没法从那些模糊的线条中认出獾的形状。“这是……”

“赫尔加·赫奇帕奇的,你很在行,聪明的孩子!”赫普兹巴说着倾身捏了捏他那凹陷的面颊,胸衣响亮地嘎吱了一声,“我没跟你说过我是赫奇帕奇的远房后代吗?这东西在我家传了好多好多年了。据说还有各种魔力,但我没怎么试过,我只是把它好好地收在这儿……”

里德尔没作声,他只是盯着手里的坩埚,眼里充满困惑。一会儿后,他抬头看看赫普兹巴,又看看坩埚上的雕饰,破天荒头一回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哈利有种感觉,里德尔在意外杀死桃金娘时也没有现在这么为难。

“令人着迷,是不是?”赫普兹巴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猜是吧……”里德尔迟疑地说,任由她将坩埚从自己手里拿去。赫普兹巴吃力地把它嵌回原处,吩咐小精灵将木箱子带走。她转头端详着他的面孔。

“你没事吧,亲爱的?”

“没事,”里德尔安静地说,“没事,我很好……”

哈利觉得里德尔脸上的困惑实在是很难支持他的论点。


*


哈利倒挂在半空中,试着用宝剑挑起坩埚的把手。整个金库里充满了滚烫的金制复制品,罗恩他们能够站的位置越来越小。

“看在梅林的份上!”哈利怒吼,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没让那口沉重的坩埚掉落在地。“他就不能做点更轻便的魂器吗?!”


*


剑上挑着的坩埚被抛向了空中,但那妖精仍然骑在哈利身上。哈利向下猛扑抓到了坩埚,尽管感觉到皮肉被它烫伤了,他都没有松手。然而接下来,无数的赫奇帕奇坩埚从他手中迸出,像雨点一样砸在他身上。其中一个猛地砸中了他的脑袋,带来一阵灼烧般的剧痛,哈利几乎可以肯定他的额头上又要多一道伤疤。


接着他晕了过去。


*


赫敏焦急地向前跑着,一边催促扛着坩埚跑在她身后的罗恩。他们在齐脚踝深的水里狂奔,湿乎乎的脚步声充斥整间地窖。赫敏从没有踏入密室,但她很快知道他们找对了地方,因为在斯莱特林巨大的雕塑前,赫然摆着一架巨大的爬行生物骸骨。

“我们来得及!来得及!”赫敏忍不住内心的雀跃,而罗恩则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快速跑上前,小心地从蛇怪嘴里拔下一颗毒牙。罗恩将坩埚呯地一声扔在地上,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赫敏来到坩埚面前,抬手举起毒牙。她做了个深呼吸。这就是最后了。他们毁灭了所有的魂器。伏地魔终于要输了。

她猛地将手下挥,把毒牙狠狠扎在坩埚上,可怕的、尖锐的碎裂声——


——在毒牙断开时响起。


赫敏惊呆了。她看着手中断成两半的毒牙,和完好无损的坩埚。

他们面面相觑。罗恩看起来一脸绝望。


“别告诉我还得把它扛出去。”


评论(15)
热度(140)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