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一些写过的怪诞小镇的脑洞

清理文件夹发现之前还沉迷过GF,重新发出来

Lofter的审核系统好迷啊


Escape From Reality

简介:Dipper发现唯一击败Bill的方法,是将它引到精神世界中。接218,Weirdmaggedon后。

Dipper曾经在精神世界里击败过Bill,所以如果他们找到了什么方法可以把Bill困在精神世界里,相对地,现实世界就正常了。不过这需要一个人牺牲,将Bill困进自己的大脑里,直到永远。


“你不可能永远困住我的!你只是个充其量能再活上七十年的人类!”

“你是对的。”Dipper说,“但是精神与思想是不会死的,如果Great-uncle Ford和Mabel没有找到能永久驱逐你的方法,那么至少你也被困在了我的精神中,没有办法在现实中作恶了!”

“那对你来说也是一样!”Bill说到,“你也无法回到现实中去了!”

“Well,如果可以确实的让你毁灭,为了公众的利益我很乐意迎接死亡!”接着Dipper挑眉,BGM停下,“啊哈,我想说这句名言很久了!”

Bill皱眉。“呃有点不一样,你并没有死亡,所以这句话不太合适。”它指出。

Dipper点头附和。“是呀有点,我知道……不过反正都是一码事,你能get到重点啦。”他把手一摊。


BGM重新响起。Bill和Dipper各站一方,背景是黑白色的精神世界。

“记住,Bill!这里只有我,和你,和无尽的时间!”他大喊,“准备好在永恒中忏悔吧!”


Bill打量着他,不知为何有些怀旧。“哇哦,距离上一次有人对我说出这么耻的台词还真有一段时间了。”


TBC?(这副西装底下是思想,而思想是【ry)


How to Date a Triangle

配对:Bill/Dipper

简介:Mabel突然觉得将Bill和Dipper凑在一起是个不错的主意。

弃权:我不拥有Gravity Falls。


“Anyway,Dipper,你有兴趣和Bill约会吗?”


Dipper看着他姐姐就像她长了个霸王龙的脑袋……不等等,Dipper想起,实际上,Mabel曾经在万圣节这么干过,意味着他其实不应该吃惊。

Dipper看着他姐姐就像她说她爱上了Gideon。

Mabel突然一脸郁结。“我有种感觉,”她说,“好像你在想些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


EXCUSE ME?!

Dipper后知后觉地高声尖叫,Mabel赶紧把耳朵捂上。‘从什么时候起我有了个妹妹?’她想。

“那家伙可是我们的头号敌人!记得日记作者曾经说的吗?不要接近他!”

“Ahh,没关系的,”Mabel挥了下手,“同人圈总是喜欢主角和反派搞来搞去的。”

Dipper想了一秒。“合理。”他无法撼动这完美无缺的逻辑。然后他回过神来,继续尖叫。


“你真的在想我,Dipper Pines,和那个邪恶的三角魔神,Bill Cipher,出去约会??!”


“Yeah!”Mabel欢快地大叫。“啊哈哈,看看谁才是最佳红娘啦~~”她在椅子上打转,“噢噢,这对儿我该起个什么名字比较好?Bipper?呃,我好像用过这个名字了……Dill?……听起来很怪,而且和某个单词就差一点点,我是说,Dild——”

“嘿!你别以为我不会制止你说出那个词,我们可是迪士尼看在上帝的份儿上!”Dipper打断她。

“Puff,whatever,”Mabel吐了下舌头,“我就叫你们Billdip好啦。”

“嘿,嘿,提醒你一下,我正好就站在这里!”Dipper大叫。


这时Great-uncle Ford在他的内心世界出现。“孩子,如果这个计划成功了,那么我们的世界就得救了。”他十分严肃地说,“而且我们还能吃到免费的玉米片。”


‘为什么我会想起Great-uncle Ford?这个时候我应该还不知道谁是作者才对啊。’Dipper疑惑地想。

他晃了晃脑袋,低下头。“我不知道,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而且我一点也不想和一个三角形约会……”

Mabel耸肩。“从反方面想,至少你还能有个约会,不像你和Wendy,那可是完-全没戏,看我的嘴型:唔-安-圈。(To-ta-lly)”

“你怎么知道?Huh?”Dipper冲她大叫,“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和Wendy约会,然后接吻,然后结婚,然后生二点五个孩子,买一栋带花园的红色小房子,养两只狗、一只猫,在花园旁边装上白色的小篱笆和两个小秋千,然后过上几十年我死掉、她拿到巨额保险金?”


Mabel张大嘴巴。

“你真的有点问题,你知道吗,哥们?”


Dipper捂着脸坐在地上,发出一阵哀嚎。“我知道,我该养两只猫而不是一只,女孩都喜欢猫,对吧?”

“在大多数情况下没错,但不是这里。”Mabel说,“瞧,你怎么就不能把这些放在一边,试着和一个新的约会对象在一起呢?”

Dipper皱着眉抬头。“然后你提议一个三角形。”

“是啊,干嘛不?想想看,你可以和一个几何图形约会,多酷啊?你之前不是还说过想和正六百胞体约会吗?”

“那不一样,正六百胞体要酷多了!而且那是我九岁时的想法!”Dipper说,“再说了,你想想要是别人知道了会怎么说我!”


*假设*

某日,Dipper与Bill约会中。

“嘿!瞧,那不是Dipper吗?”Robbie和他的朋友从他们身后路过。

“哎呀,你在和谁约会呢?”Robbie装模作样地大叫,“一个三-角-形!哈哈哈哈!”他和他的朋友大笑起来。Dipper气得满脸通红。

“等等,瞧瞧这个。”Robbie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搭讪的模样,“‘嘿,介意我买一杯饮料给你吗?’‘不了,谢谢,因为三角形没有嘴。’”

“哈哈哈哈哈!!”

*假设结束*


Dipper按下暂停,投影仪固定在Robbie与他朋友狂笑的画面上。

“看?你现在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吧?”他转头对Mabel说。

“Hum,我有种这片子没演完的感觉。”Mabel坐在板凳上撅嘴。

“是啊,但是继续放下去就不是PG分级了。”Dipper说,“我的重点是,也许和Bill约会不是个好主意。”

“永远不要猜测未知!”Mabel用手电筒照脸,阴森地低声说,“Never!”

她把手电筒关上,因为Dipper将播放影片时关上的电灯打开。她跟在双胞胎兄弟的身后。“你怎么知道呢?也许会很顺利,干嘛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

“噢拜托,”Dipper翻了个白眼,“我打赌Bill都不会同意。”


*


“我同意!”黄色等腰三角形说。

Dipper的“什么?!”和Mabel的“噢耶——”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出的。

“当然!为什么不呢?”Bill说,它的眼睛愉快地眨了一下,“我还从没和一个三维生物约过会呢?你们都干些什么?噢噢,你愿意和我一起用辐射照野人、直到他们的肠子全从屁股里掉出来吗?”


那场景着实让Dipper抖了一下,同时Mabel开始兴奋地挠衣柜,根本没在听他们的对话。

“为什么你知道约会的事?!“Dipper说,“我还根本什么都没说呢!”

的确,他们试图召唤Bill,还没来得及提到约会。


这给Dipper带来一个不好的预感。

“你一直都知道?”Dipper疑惑地说。难道Bill可以时时刻刻观察他们的世界吗?


“噢我不是什么都知道,”三角形说,“我只知道我知道的。”

Dipper皱眉。“我有种再继续下去就会侵权的感觉,所以停下吧。”


“那么!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约会?”Mabel兴奋地蹦了过来,因为她把半个自己困在了一个收纳袋里。“我可以帮你,Dipper,不用谢谢我啦!”

“我根本没这个想法。”Dipper嘟囔。

“听着,Bill,”他朝前走了几步,面向那个飘在空中的三角形,“我不确定……你真的打算和我约会吗?”

“怎么,你不愿意吗?”Bill挑眉,作为一个单眼三角形,它这动作更像是惊讶。

“Well……我要怎么说……我其实并没有Mabel那么兴奋……”

“我有点搞不懂了,你是那个邀请我的人,然后现在又说这个。”Bill一手摸了摸下巴,“我这是被甩了吗?我也许需要找几个野人……”

“不不不不!”Dipper赶紧说,“我的意思是说,你看我年纪这么小,我不确定适不适合……你真的确定吗?”

“干嘛不?再说,我喜欢你,你挺可爱的。”

Dipper看着它。“Am I?”

“当然。”

“好吧,”Dipper相当干脆地说,“咱们过几天就约会去!”


END?


评论(4)
热度(51)
  1. 灰蓝酒精Mandelbrot 转载了此文字
    5555555太可爱了8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