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TRHP]Enchanted 第十一章

弃权声明:HP全系列属于罗琳,我只是用来进行同人创作。

警告:Dark!Harry,原著更改。


第十一章 Perception Association 启示协会

翌日早晨,哈利睁开眼睛,有一半迫切地想要继续昨天的探究,另一半想再钻回被子里继续睡觉。他没有在这二者之间犹豫太久,因为四周仍是他昨晚躺下去时看到的景色,他本以为等他醒来时将会看到格兰芬多的红色幔帐,而不是斯莱特林的绿色。哈利有些慌张地想着他的现实会变成什么样。大家会察觉到他消失了吗?或者在别人眼里他只是走了会神,如同上次在魔药课那样?

他翻身下了床,拿起眼镜戴上,环顾四周,不出意料地发现汤姆的床早就空了。如果不是昨晚见过汤姆,他会怀疑汤姆根本没回来过。哈利绕过正在穿袜子的诺特,走出寝室,跟着一帮斯莱特林前往礼堂用餐。

礼堂里温暖又明亮,空气中充满着食物的香味,哈利忽然感到饥肠辘辘。他在餐桌边入座,伸手往盘子里添着食物。周围人声嘈杂,大部分学生都在讨论昨晚邓布利多和迪佩特校长为何突然离席,哈利才发现教师席几乎空了一半。

“大概是出事了吧,”马尔福促狭地笑着,“之前不也有个三年级的赫奇帕奇受伤了么。”

“好像还没出现伤员,”莱斯特兰奇说,“他们说没事,我才不信呢,要么就是被校长瞒下来了。”

不远处诺特拎着书包走了过来。

“你们看了课表吗?”他挨着艾弗里坐下,忿忿说,“他们把变形课挪到了上午。”

“想也知道逃不掉。”莱斯特兰奇懒洋洋地回答。艾弗里在一边唉声叹气,就哈利所知他昨晚输了不少,而且没有发现马尔福和莱斯特兰奇在联手骗他。

话题很快转到了别的东西上面。过了一阵子,礼堂里的人越来越少。哈利回到公共休息室,半是期待在那里撞见汤姆。不过不如他所愿,休息室里连汤姆的影子都没有,哈利叹了口气,索性拿出书本,为课堂作业做准备。等到他们的第一节课快开始的时候,哈利才看到汤姆匆匆赶到教室。

“你最近是不是特别忙?”哈利看着汤姆慢条斯理地抽出变形术课本,忍不住说。

汤姆只是一笑,将书本扔在桌上。“已经解决了。”

哈利被他弄得一头雾水,他今早起床时还以为已经跟上汤姆的节奏了呢。他正犹豫着要不要问,邓布利多已经走进了教室。他像一阵风一样快速地经过哈利身边,表情倒是平静无常。邓布利多站到讲台上,等最后一批学生来到教室后,开始授课。

学生们的课堂目标是将茶杯变成鸟,再在它们身上练习消失咒。这对哈利来说不算难,但他今天实在没法集中精力。他几次想要开口继续先前的谈话,又觉得错失了机会。哈利看着汤姆给茶杯加上两只翅膀,总有种他早就知道了所有事情的感觉,而且似乎并不打算告诉他。

哈利低下头,看着桌上那只叽喳乱叫的茶杯,有一搭没一搭地给它添上羽毛。他想着自己究竟是漏了哪一处,边念咒边挥魔杖,想让茶杯长出爪子来,却一不留神错手将前排马尔福的袍子烧着了。

“啊啊啊啊————!”

马尔福迸发出一阵高声惨叫,在椅子上蹦了起来,引来全班的瞩目。橙红色的火焰在马尔福的袖子上燃烧,他惨叫着跌倒在地上,周边的学生赶紧向后退了几步。邓布利多飞快地赶了过来,魔杖挥了挥,那些火焰马上熄灭了。马尔福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满脸尘土,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教室里很快响起一片笑声。邓布利多检查了一会马尔福的情况,看起来他除了一脸烟灰外并无大碍。哈利努力忍住笑,装成一脸无辜状,他猜要是别的老师八成就信了,可这没有阻止邓布利多朝他投来一个锐利的注视,那双蓝眼睛里颇有微词,让哈利感到一股不自在。他有好一阵没和邓布利多正面相处过了。所幸邓布利多很快就挪开目光,没有做出什么惩罚,仅仅让学生们回到座位上继续上课。马尔福嘟嘟哝哝地拍打袍子上的灰尘,他右边的袖子被烧没了一半,只剩下一段焦黑的破布,马尔福嫌恶地盯着它瞧了又瞧,恨不得直接把袍子脱下来。之后的课程平静似水,没有哪个学生再弄出大动静来,不过来自格兰芬多们的嘲笑声直到下课也没有消失。

马尔福骂骂咧咧地走出教室,他半条胳膊露在外头,皮肤脏兮兮的,一路上引来不少视线。等到他们回到休息室,马尔福还在念念有词。

“等我逮住那个该死的杂种!”他大声咒骂,把书包扔在桌上,发出咚地一声。

哈利感到有些不耐烦,这人都絮絮叨叨有二十分钟了,想着要不要干脆再烧他一次让他闭嘴。

莱斯特兰奇嗤笑。“你想怎么办?”

“我要往那家伙身上下咒!”马尔福大喊大叫。

汤姆本来在整理自己的课本,闻言皱了皱眉,一副仔细思考的模样。“个人觉得有些困难,我赌哈利会赢。”

哈利被汤姆这突如其来的幽默给惊住了,马尔福看起来也愣住了,不过是因为不同的原因。他张着嘴,转过头来看着哈利。

“……哈利?”

哈利假笑。“什么?”

他等着马尔福的反应。金发男孩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最后停留在挫败上。他瞄了哈利两眼,撇开头。莱斯特兰奇在一边憋着笑。马尔福坐立不安了几秒,忽然拎起书包站了起来,嘟哝了一句“我去换衣服”,蹬蹬几步走进寝室,啪地关上了门。

莱斯特兰奇差点笑倒在椅子上。哈利也忍不住咧嘴,如果德拉科也是这样他会更开心的。他收回视线,在壁炉旁边找了张沙发坐下,犹豫了两秒,他决定将作业推后,伸手把《至毒魔法》抽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哈利觉得汤姆朝他看了一眼。

上午的剩余时间他都把自己泡在黑魔法书里,阅读着伤害、复仇、献祭。黑魔法总是离不开这些陈词滥调,他不确定自己比以往更适应它们是好事还是坏事。哈利有时会疑惑如果为了一个正义的目标而使用黑魔法,比如朝伏地魔本人投掷死咒,算不算正确。毕竟,你能指望用障碍咒或石化咒消灭伏地魔吗?这些疑惑让人动摇,哈利皱着眉将它们抛到脑后,也许他要到最后才会明白。

中午的时候,马尔福已经换了一件新袍子,并谨慎地跟哈利隔开了一段距离。哈利从礼堂出来,悲惨地想起自己还有一堆作业没完成,只好抛下汤姆前往图书馆。莱斯特兰奇和艾弗里也决定一同前行,哈利怀疑他们只是想抄自己的作业而已。

他们慢慢走进图书馆,莱斯特兰奇在艾弗里耳边嘀咕着什么,好像在劝他晚上再玩一次噼啪爆炸牌。哈利拉开一张椅子,准备着手魔法史作业。那是一篇要求论述雪精灵遭受矮人长期奴役的论文。他认为自己学得不错,很大可能性是因为他现在的魔法史老师不是个幽灵。他来到书架边,扫视过去,想找些书作参考,却看到一本标注着“大脑封闭术”的书。哈利觉得它听上去有些耳熟,他可能在汤姆给他的哪本书里看到过这个词。他略加思索,决定将它从书架上拿下来,扔进书包里,继续向前搜索。几分钟后,他带着厚厚几本书回到了桌前。

莱斯特兰奇长叹一口气,把手里的羊皮纸揉成一团。“‘鲜血王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种深红色的毒蘑菇。”哈利回答。

“所以它不大可能是矮人的王冠咯?”

哈利耸肩。莱斯特兰奇发出一声哀叹,听起来万念俱灰,开始哗啦啦翻书。艾弗里则在一边愁眉苦脸地捧着课本出神,他盯着那一页看了有十分钟了。

一个多小时后,哈利完成了论文,他审视了一遍,觉得引用《雪王子的陨落》做例子有些平庸,不过对于五年级的作业来说已经足够了。他叹了口气,若是汤姆的话大概能写出更好的文章。他直接把论文扔到书包里,打算留到晚点再进行修改,将注意力转移到魔咒作业上。艾弗里还在和课本做挣扎。莱斯特兰奇眼瞅着那几张羊皮纸被哈利扔进书包,闷闷不乐地瞪了他一眼,揪着羽毛笔,气呼呼地盯着自己的羊皮纸上,试图再挤出一英寸来。

午休时间很快过去了。时间到了下午,哈利开始心慌意乱,他似乎没有半点要切换回去的迹象。他待在这一侧的时间准确无疑地在加长。这一切究竟什么时候才会了结?他不安地从图书馆出来,行走在走廊里,暗暗思索,然后发现自己在认真考虑跑到校长室找邓布利多商谈。哈利叹了口气,挥开了这个无聊的想法。此时邓布利多还不是校长,更何况他目前与邓布利多的关系可不算相处融洽,他会不会把自己轰出去还未可知。哈利垂头丧气,从窗边掠过。屋外天气晴朗,一小群低年级斯莱特林在草地上练习魁地奇。

“你还好吗?”

哈利不由自主地转头,汤姆在他旁边站定,略显关切。

“不算很好。”他实话实说,然后停了停,再度开口,“你有过梦到过去或未来的经历吗?”

汤姆挑眉。“历史上的确有通过梦境预知未来的巫师,比如格洛丽亚·米勒。”

“不,我是说……”哈利现在十分确信这是个愚蠢的主意。他摇摇头。“算了,当我没说。”

汤姆古怪地看了看他。他们一起往前走。哈利注意到他手里还拿着一小罐菠萝蜜饯,似乎刚刚从斯拉格霍恩那儿过来。

“如果我跟你不熟,我会说你真的很享受鼻涕虫俱乐部。”

汤姆有些不悦。“碰巧在北塔遇上了。”

“祝你下次好运。”哈利随口说道,能想象斯拉格霍恩小跑着拦下汤姆的情形。草地上,一个黑头发的低年级在高空中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动作,哈利忍不住挑了挑眉。

“真不错。”在他说话的当口,那个低年级又在空中做了个前翻滚。“他是谁?”

汤姆显得兴趣缺缺。“也许是奥赖恩·布莱克,球队的一员。”

哈利略微吃惊,想起马尔福的联名抗议信里就有布莱克的名字。也许他是西里斯的父亲或者叔叔?哈利忍不住多看了那个低年级几眼,期待找到一些熟悉的地方。

他们继续向前,一路走向黑魔法防御术教室。很快,上课的铃声响了,哈利依稀看到那群斯莱特林急急忙忙收好扫帚和球棒,朝室内狂奔。

他们迈进教室,房间里已经坐满了学生。梅乐思教授坐在讲台边,翻着课本,嘴里轻轻念叨着。他们在教室的角落里找到了座位。汤姆坐下后,没有马上拿出课本,而是抽出一本笔记,随手翻了翻。哈利隐约瞄到几个字,看起来像是‘古老’、‘爪子’和‘遗物’,等他想仔细看时,那本笔记已经被汤姆收了回去。哈利转回视线,教授已经开始讲课了。她身后的黑板上写着今天要学习的课程,哈利看着只觉得无聊。这些课程放在三年级也许还有一学的价值,而现在只是纯粹地浪费时间。哈利注视着教授的嘴一开一合,开始全神贯注地走神。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还待在教室里,而不是去继续看书,或是搜遍整间斯莱特林地窖,他总觉得有几个地方有些可疑……

“波特先生。”

哈利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发现全班都在看着他,梅乐思教授在教室的另一端对他投来凝视。

“是的,教授?”

“你能为我们解释缴械咒的作用吗?”她用坚硬的语气说。

“它用来使对手解除武装。”

她皱着眉点了点头。“而它的咒语是……?”

“除你武器。”

“很好。”她现在不那么生气了,“斯莱特林加十分。你能告诉我们如何驱逐一只食尸鬼吗?”

“呃,普通情况下应该对它们使用驱逐咒,不过我觉得召唤一只死老鼠丢过去效果更好。”

课堂里响起一阵哄笑,就连汤姆也略微开颜。梅乐思不得不用魔杖在黑板上敲打让学生安静下来。

“安静!”她扶了扶眼镜,“波特先生,我会给斯莱特林再加十分,因为你正确回答了问题。不过下一次请你只回答提出来的问题。”

“当然,教授。”

“非常好。现在,让我们继续来看看博格特的习性……”

剩下的课堂时间没有哈利想象的那么难熬,不过他还是把大部分时间花在神游上。下课铃一响,哈利就飞快地冲出教室门,差点漏听了梅乐思布置的博格特研究报告,她叫嚷着要求他们写出四英尺长的论文。哈利一想到他要为了区区一只博格特而废上五张羊皮纸就觉得恼火。一同随行的莱斯特兰奇也在抱怨做不完作业,不过他是在担心晚上的魔法史课。

连着两节草药课后,很快到了晚餐时间。哈利走进礼堂,在斯莱特林长桌旁坐下。奇怪的是,不论是多么紧急的事情,一旦习惯以后,就很难再产生焦虑感。哈利百无聊赖地盯着眼前的百吉饼,都快觉得恐怕直到他今晚睡觉都不会再迎来一次切换了。他胡思乱想地觉着也许这样也不错,毕竟他没法以格兰芬多学生的身份去探究斯莱特林休息室。

然后他喝了口汤,抬头瞅见罗恩正坐在餐桌边,盯着作业发愁。

“我还是搞不懂!蓝山花与紫山花为什么在魔药里区别那么大?我是说,它们都是花而已,对吧……哈利,小心!”他眼睁睁地看到哈利把汤泼在了身上。

“我没事。”哈利恼火地说,挥挥魔杖将袍子上的汤汁清理干净。梅林啊,他真该找找切换的规律。接着他想起有件事需要确认。

“罗恩,你刚刚一直在这里写作业吗?”

罗恩烦躁地撕下一张纸,揉成团扔掉。“是啊,如果你把这叫做写作业,而不是‘教你如何将你的笔记本变薄’的话。”

哈利回想了一会他的课程。“上一节课是魔咒课对吧?”

“是!但是很可惜我连魔药作业也没做完!而且我很清楚要是我不写点东西交上去,斯内普就会要我好看了!”

哈利本想说就算交上去也未见得会有什么好结果,不过罗恩的话告诉他,他的猜想大致是正确的:当他处于另一个霍格沃兹时,不管他待了多久,他原本的时间没有任何变化,也不会有人发现他去了哪里。这个想法让他既松了口气,又提心吊胆。好处是他不必向人解释这一切,然而如果某日他真的完全陷入汤姆·里德尔的时代,无法再切换回来的话,那么没有人会发现他失踪了。没有人会来救他。

这个想法带来一阵恐惧。哈利感到周围温度骤降。他不安地吞咽了一下,将思绪从恐惧之渊中扯回来。不,他不会让自己到那种境地。他有能力救他自己。他不需要帮助,因为此刻他的所作所为,正是在帮助他自己。哈利很快冷静了下来,重新变得镇定。他瞥了一眼教师席,在尾端发现了乌姆里奇的身影。她今天换了一身海蓝色的短裙,戴着一顶巨大的天蓝色帽子,上面插着一根足足有手臂长的巨大深色羽毛;她脖子上带着一小串贝壳项链,中间串着一个拳头大小的海螺。她画着厚厚的浓妆,正在小口啜饮一杯蜂蜜酒。哈利轻轻摩挲右手背上的伤痕,他现在明白了,他被乌姆里奇关禁闭时所使用的羽毛笔,绝对不是什么普通安全的魔法物品。它黑暗残忍,一如乌姆里奇其人。不过,哈利蹙眉,他记得在另一侧时,他的手背上并没有自己刻下的这道伤疤,但他额头上的闪电伤疤却依旧存在。如果他在另一个时空有个新身份,那么两道伤疤都不应该存在,因为不论是伏地魔还是乌姆里奇,都不存在于那个时代;如果他是被传送到历史里,不论是精神上还是现实层面上,他右手上的疤痕也应该一同残留。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哈利细细思索。这可能意味着什么?

他可以再得出一个新假设:同样诞生自黑魔法,那支羽毛笔留下的伤疤显然无法与死咒匹敌,自然无法与他产生绑定;而他的闪电伤疤是伏地魔留下来的,它由死咒中诞生,带着强大的黑暗力量,已经印刻在他的灵魂里,所以不论他身处何处,这道伤疤将会一直跟着他。这个假设让他全身都不舒服,而且没法证实也没法证伪——除非有人愿意往他身上丢个死咒,而他又恰好能够再次活下来,留下另一道有象征意义的伤疤——但它好歹解释了一些问题。至少现在他能肯定他是被送回到历史里。

你怎么知道呢?有个细小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嘲笑。需要我提醒你吗?你要如何解释那些奇怪的记忆碎片?那些留在斯莱特林宿舍行李箱里的东西?噢,还有你对汤姆·里德尔的熟悉程度?

哈利停下思考,感到挫败不堪。那个声音的语气恼人地与斯内普相似,让他发现他还有一座山那么多的谜题要去解开,而他必须要靠自己的努力去解决它们。哈利在位置上端坐了一会,让理性重新凝聚。没有时间去冲什么东西发火了。

他站起身来,环视了一遍整个礼堂,查看自己想要找的人,那些有资格参加他的学习小组的人。罗恩和赫敏,不用说。迪恩、纳威、金妮、还有韦斯莱双胞胎,当然。哈利的眼睛经过西莫,想了想还是将他的名字加上。还有一些人不在礼堂,但他在拉文克劳桌边看到了卢娜·洛夫古德和秋·张。

一切都已在计划中。他只需要尽快实施。

那天晚点的时候,他把罗恩和赫敏引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哈利小心地在周边施了个静音咒,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羊皮纸。

“这是我认为可以参加学习小组的人。”哈利解释,“他们大多是我们可以信任、不认为我在胡说八道、或者至少不会和乌姆里奇告密的人。”

“我不认为现下还有谁对那老妖婆有好感。”罗恩咕哝,接过那张纸,赫敏也凑过去查看。

“也未见得,记得马尔福吗?”

“除了那小子以外!还有他那群跟班。”罗恩继续翻看着名单,“……厄尼·麦克米兰……迈克尔·科纳……秋·张……哇哦,这单子比我想象的要长……卢娜·洛夫古德?!那个疯姑娘卢娜?”

哈利点头。“我发现她的某些观点非常有帮助。”

罗恩怀疑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你认真的?……好吧……”他认命地叹了口气,将名单递给赫敏。

“我们要怎么通知他们?”赫敏提出疑问,“更重要的是,我们要上哪里进行训练?乌姆里奇已经禁止了未经许可的课外小组活动,她肯定不会批准我们的小组。”

“关于这个,我认为先要和他们来一次谈话,确保他们都愿意加入我们。那些同意留下的人最好签署一个协议:同意不将我们的秘密泄露出去。我们分头行动,邀请名单上面的人,问他们有没有兴趣学点儿真正的黑魔法防御术,顺带把乌姆里奇踢出学校——”罗恩发出一声喷笑,“——然后约好周日下午在三把扫帚酒吧碰面,因为只有那里能提供单独的隔间。不过一定要记住仅当二人独处的时候才对他们提出邀请,我不想有人浑水摸鱼进来。至于在哪儿训练,我们视人数而定。”

罗恩和赫敏都非常赞同。

“好极了,”赫敏开心地说,“我刚好知道一个咒语,能让背叛协议的人脸上长出疹子,标记出叛徒。”

罗恩咧开嘴。“听上去不错。”

哈利没有说话。他想指出若是小组暴露在乌姆里奇的面前,以她的手段,成员们将要付出十分残酷的代价,远远不是叛徒脸上长些疹子就能抵消的。几道咒语情不自禁地在他脑中浮现,它们是一个黑巫师想要与人结盟时会用到的咒语,危险、不合法、但相当有效。哈利摇摇头,不动声色地把它们推到一边。

时间很快到了周末,在哈利他们的努力下,名单上的学生都接到了通知,没有人拒绝他们的邀请。说实话,哈利为这个结果感到轻微惊讶,他原本预计会有一些人对他们的计划嗤之以鼻。看来若不是这些学生都对他改观了,就是乌姆里奇做的事实在是天怒人怨,以至于学生宁愿接受‘怪人波特’的邀请,也不愿意去服从乌姆里奇。

周日下午的天气依旧灰蒙蒙的,时不时飘着细雨。哈利与罗恩赫敏一起穿过长廊和拱门,来到城堡的外面。四周是宽敞的草地,不远处矗立着几棵矮松树;空气中充斥着潮湿的水汽,到处都雾茫茫的,他们踩在湿漉漉的宽石板路上,一路来到霍格莫德镇入口的大道。尽管天气不是很好,但镇子上仍然闹哄哄的。许多学生聚集在佐科魔法笑话店和蜂蜜公爵周围,几个低年级学生隔着玻璃窗,正兴高采烈地讨论糖羽毛笔。他们顺着大道朝前走,路过德维斯&班斯商店和邮局,来到了三把扫帚酒吧。哈利推门进去,一股香甜的黄油啤酒和蜂蜜果汁的气味迎面而来。店里十分暖和、舒适明亮,不少人围在吧台旁边闲聊,窗边坐着几个学生,谈论着魁地奇和作业。哈利走到柜台边,掏出一枚金加隆,向罗斯默塔女士要了三瓶黄油啤酒,和一间单独的隔间。

“你觉得会有多少人来?”罗恩坐进隔间,拧开黄油啤酒的瓶盖,喝了一口。“三把扫帚有这么多人,说不定会有学生觉得害怕不来了。”

哈利将隔间门敞开一部分,好看见每个进出大门的人。“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或者像你说的,有没有胆子来。不过,可以把它当做一个小测试。要在乌姆里奇眼皮底下做事,必须要有胆量,对吧?”

罗恩点点头。“你想好要教我们什么了吗?”

哈利想了一会。“我觉得先要看看你们的整体水平,再决定具体课程。也许我们还会进行一些考试来测试每个人的水平。”

罗恩的眼睛瞪得老大,啤酒瓶盖从他手里掉落。“考试?!”

“简直棒极了,不是吗?”赫敏朝罗恩不怀好意地微笑,“只有考试才能弄清楚我们到底学会了没有,你应该感谢哈利帮我们。”

罗恩的表情如临大敌。哈利马上表示他不会计分也不会布置试卷,总算让罗恩好受了一点。

他们等了没多久,第一个学生就到了,不过他们都没有预料到那竟然是西莫。他急急忙忙地走进了酒吧,朝四周张望了好一阵,终于看到了坐在隔间里的哈利他们。他双手抓了抓袖子,显得有点紧张,然后大步朝他们走了过来。

“嗨,哈利。”他有些拘谨地说。

“嗨,很高兴见到你,西莫。”哈利说。

“是啊,你是第一个来的。”罗恩说道。

西莫点了点头,在一张椅子上坐下,皱着眉。“听我说,哈利,”他顿了顿,低声说,“我……我知道之前我误解了你,还说了很多伤人的话……可我现在知道了,你是对的,那么多黑巫师越狱,一定说明了什么……”他叹了口气,“哈利,我为之前做的事道歉……还有,我很愿意加入你的学习小组……经过了这么多事,我很高兴你愿意来邀请我。”

哈利愣了愣,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消融。他那些去控制叛徒、去预防万一、去使用恶咒的想法此刻都被击成了碎片。“我……”他张了张嘴,“……没关系,真的,你用不着道歉……瞧,我之前不也对你恶作剧了吗……”

他听到赫敏在一旁咯咯地笑,感到脸上发热。此刻的气氛有些尴尬,又有些令人感动。他早就不再在乎有没有人信任他、听他说话,但是很显然,被人信任的感觉非常之好。哈利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冲侍应要了一瓶黄油啤酒,递给西莫。隔间里的气氛缓和了起来,罗恩与赫敏也加入到聊天中。

“……说实在,我得承认,那个恶作剧真漂亮。”西莫边说边喝了一口啤酒,“哈利,你就不能让马尔福也吃吃苦头吗?”

哈利忍不住笑了,想起前不久Abraxas烧着的样子。

酒吧的门再次被推开了,进来的是金妮、纳威和迪安。金妮几乎是一进门就看到了哈利他们,她笑着朝他们走过来。接着剩余的学生们陆陆续续来到了三把扫帚酒吧。先是厄尼·麦克米兰带领的四个赫奇帕奇学生,然后是秋·张和她的两个朋友,还有独自一人蹒跚着进来的卢娜·洛夫古德,再然后是五六个格兰芬多们,三个拉文克劳男生,最后推门进来的,是韦斯莱双胞胎和他们的朋友李·乔丹。

隔间里瞬间就挤满了人,哈利不得不将桌子推到一边,让罗恩和西莫帮忙在外面搬几张椅子进来。弗雷德正朝罗斯默塔女士要黄油啤酒,其余的学生也都纷纷举手示意,并从口袋里掏出银西可。哈利等了一会,确定每个人都到齐了,并且手里都拿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他让赫敏关上门,大声咳嗽了一声,示意大家安静。学生们的声音很快降低下来,他们围绕着哈利坐着,目光都盯在哈利身上。哈利突然感到有些紧张,他想象着汤姆会怎么做,悄悄呼出一口气,镇定下来。

“很好,”他听到自己说,声音充满自信,“我很高兴有这么多人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我们都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到这里来。我有一个主意,同时也是我的朋友,罗恩和赫敏提出过的。我不认为现在的黑魔法防御术课可以被称之为防御术,乌姆里奇是魔法部派来应付我们的……”他把‘疯子’这个词咽下去,“……官员。很遗憾我并不能称她为教授,因为她不仅没有在课堂上教我们任何东西,还下达了很多显然是不合理的命令,并称之为‘教育令’,比如提前宵禁和关掉各种俱乐部——”弗雷德、乔治和另外三个男生满脸赞同,“——还有像是担任高级调查官,随意任命霍格沃兹的教员,给其他教授打分评论,甚至将斯特劳妮教授开除——”秋·张和几个女生开始点头,两个赫奇帕奇认真地听着,“——如果不是邓布利多校长,我们很可能再也见不到斯特劳妮教授了。”

他停了停,目光扫过他的听众,确保他们都在仔细听。“所以我决定,与其在课堂上浪费时间,不如我们自己解决问题。这就是我今天邀请你们的原因。我们可以成立一个小组,不会再仅仅捧着书看,不,那样做并不能保护自己,我们可以练习魔咒、学习如何对付危险。就像卢平教授的课一样,如果你们还记得。”哈利知道没有人能忘记卢平那么有趣的课,如他所料,大部分学生的脸上都浮现出赞同的笑容。

一个学生举起了手,哈利发现是卢娜·洛夫古德。

“你来教我们这些课程对吗,哈利?”她眯着眼睛问道,好像还没睡醒,“不然我们上哪去找一个卢平教授啊?”

还没等哈利开口,罗恩就抢先说道:“当然啦,除非这里还有一个人能保护好魔法石、完成三强争霸赛的所有内容、召唤出完整的守护神、还能从死咒下活下来。”

隔间里响起一阵细细私语,诸如‘太厉害了’、‘那是真的吗?’和‘我早就跟你说过吧!’等对话溜进哈利的耳朵,他克制住摸鼻子的冲动,感到有些脸红。

“那些真的是你做的吗?”苏珊·博恩斯忍不住问道。其他人也都看着哈利,期待他回答。

“是的,没错。”哈利试图用冷静的语气回答,忽略又一阵轻声细语,“但我为此请教过教授,也私下训练过,所以这也是为何练习咒语非常重要,不是坐在那儿看几本书就行的通的。”

“而那只癞蛤蟆却什么都不教我们!”厄尼·麦克米兰大声说,响起几声附和。

“然后,尽管这不是我们这次谈话的重点,也许你们想问出来,或者基于各种原因不想问,但我会回答你们都想知道的一件事。”大部分人脸上迷惑不解,而有些人已经猜出来了,纳威倒抽了一口气,迪安和西莫变得严肃。哈利继续说:“我的答案是,是的,没错,伏地魔已经回来了。”

一阵阵吸气声从学生中爆发。有几个学生过于激动,差点将黄油啤酒泼翻。哈利抱臂等待着,让骚乱自动平息。“这就是我要说的,你们有任何疑问吗?”他说。

“你有证据吗?你怎么证明那个人回来了?”一个赫奇帕奇气势汹汹地提问,哈利认出他是扎卡赖斯·史密斯。秋·张带来的一个女生也在点头,她不高兴地看着哈利。

“因为我看到了,就是这样。我不打算解释,因为我早就对所有人解释过无数遍了。你们都读过最近的《预言家日报》,就在前不久,阿兹卡班被袭击了,数名前食死徒正在逃亡中。相信不用我提醒,你们都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你们执意闭上眼睛,那我也无能为力。”哈利冷静地说,每个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他身上,“要是这儿有个冥想盆,我会很乐意让你们看看伏地魔的样子。”

纳威开始猛烈地摇头,其他的学生也都纷纷表示退缩。扎卡赖斯·史密斯沉默了,他的脸上出现惧意。个别几个人脸上浮现出不满,但什么也没说。

哈利看着他们。“现在,你们同意加入我的俱乐部吗?”

房间里静了一会,然后开始了一阵不小的声响。每个人的反应都不尽相同——几个拉文克劳男生在悄声讨论;秋·张看起来要说同意,却被她的一个朋友抓住了袖子;迪安、纳威、西莫和金妮都举着手说加入;扎卡赖斯·史密斯还在疑惑,厄尼·麦克米兰正在说服他;“我们要加入!”韦斯莱双胞胎的声音比谁都高;卢娜看上去还是迷迷糊糊的,她晃晃悠悠地举起了手表示同意;苏珊·博恩斯和她的朋友都在拼命点头。

最终,经过几分钟的嘈杂,所有人都在赫敏提供的羊皮纸上签下了名字。哈利靠在桌子边,满意地看着那张写满不同字迹的羊皮纸。

“还有别的问题吗?”他收好羊皮纸,问道。

一只颤颤巍巍的手举了起来,哈利看过去,发现是纳威。

“我……我有个问题,”纳威有些哆嗦,因为其他人都看着他,“这个小组……叫什么名字呢?”

所有人都齐刷刷看向哈利。

哈利露出一个微笑。“我相信,我们将会是启示协会。”


上一章

下一章

A/N:正在码十二章,内容大概是哈利·柯里昂2333

完成日常任务:揍马尔福(1/1)

话说不知为何已经预定每章一万字了……

我其实埋了很多老滚5的梗啊,为啥到现在都没人看出来!

评论(9)
热度(77)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