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TRHP]Enchanted 第十二章

弃权:HP不属于我,属于创世神罗琳阁下。

警告:Dark!Harry,原著更改。

A/N:呃这一章有点高能……祝阅读愉快

庆祝总字数突破十万~【撒花


第十二章 - 吐真剂与解决之道

距离三把扫帚酒吧的会面已是几天之后,天气越来越阴,乌云挟裹着大风朝霍格沃兹涌来,隐隐有种风雨欲来的气势。晚餐时分,礼堂的魔法天花板上泛着一层略带浅绿的天蓝,飘着成片的白云,与外边的天气截然相反。一大群猫头鹰正在餐桌上空飞来飞去,不时丢下几个包裹和信封,或者俯冲向自己的主人,学生们都伸长了手等着接住它们。乌姆里奇轻快地步入礼堂,看起来非常高兴,像是一个胖子得到了一大块蛋糕。她步伐中带着小姑娘似的摇摆,像秃鹫一样扫视着整个大厅,慢悠悠地坐到她自己的位置上。

哈利待在格兰芬多桌边,装作对乌姆里奇的视线一无所知。他不再费力去查看邓布利多的行踪,也懒得理睬马尔福朝他投来的嘲笑。他低着头,桌子上放着一小张羊皮纸。如果其他人试图偷看那上面是什么,只会看到斯内普布置的课后作业,要求学生完成两篇试验报告。但是在哈利眼里,羊皮纸上是一连串地点名。他在寻找一个地方,可以容纳二十八个人,还能允许他们到处丢咒语,更重要的是,不能被其他人轻易找到。他知道在地窖有一个废弃的教室可以用,莱斯特兰奇有一次躲在那里逃了一天课,它能作为他们临时的地点,可是不能长期使用,因为它离斯莱特林们的活动范围太近了。活点地图上指出了三楼画像后有一条密道,够隐蔽也够大,不过哈利怀疑它能不能经得起二十八个人来回折腾。上课铃响起时,大部分地点都被他划去,只留下几个他认为能够临时使用的地方。哈利收拾好书包站起身来,决定尽快找到一个适合的地点。

他一路小跑着来到了北塔,顺着螺旋楼梯上到了占卜教室。他相当不情愿地走进教室,预计着一股扑鼻而来的臭鱼味,却什么都没有闻到,然后他想起特里劳妮已经被开除了。邓布利多大步离去的背影在他眼前重新浮现。带着一股轻微的不悦,哈利走向教室后排的课桌,奇怪地发现赫敏竟然也坐在人群中。哈利疑惑,她不是去上算术占卜了吗?接着他注意到,教室里的学生比以往多了好几倍,那些原本去参加算术占卜的学生也在这间教室。他们叽叽喳喳地低声交流着。哈利疑惑地在位置上坐下,发现在讲台后面站着一个矮个子男人,他的脚边还摆着一只巨大的红木箱子。他年纪大约四十上下,褐色头发里夹杂着少许白发,穿着一身皱巴巴的深灰色长袍,他不断切换着双脚的重心,整个身体摇摇晃晃。那人戴着眼镜,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一双老鼠般的小眼睛在学生的脸上滑来滑去。

学生们慢慢到齐了,每个人在走进教室时都默不作声,悄悄打量着这位新占卜学教授。谁也不知道这位魔法部派来的新教授会是什么性格,乌姆里奇从没有让学生留下过好印象。有几个学生伸长脖子,想弄清楚那只箱子里装着什么。

“我是你们的新教授。”那人说,嗓音里带着一种让人不舒服的粘糊劲儿,“我的名字是茅斯·施都吉,你们要叫我施都吉教授。”

教室里稀稀落落地响起几声“施都吉教授”。

施都吉等着学生继续问好,不过不如他所愿,没有人再出声。他轻轻咳了一声,装作不在意地挥挥手。“谢谢你们,好啦,让我来看看我们的课上到哪儿了。”

哈利看到一个学生举起了手。“教授,我们学到了第126页,如何解析梦境。”

“好的好的,非常感谢你。”施都吉毫无诚意地笑了笑,他的嘴咧得很开,哈利都能看到他的牙龈,还有满脸的褶子。他捧起课本,翻了翻,然后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所料未及的事情:他咚地一声把手里的书扔到地上!

教室里响起一阵吸气声,学生们都吓了一跳,一双双眼睛都看向施都吉。他一脸得意洋洋,似乎非常享受众人的目光。

“我现在告诉你们,你们的占卜课就是一门垃圾!”他发出一声嘲笑,高声说,“因为你们之前的那位占卜教授,也是个垃圾!一个女骗子!”

几个拉文克劳女生立马对他怒目而视,他却好像没有注意到。

“幸好乌姆里奇女士将她开除了,不然我简直没法想象她会怎么荼毒这些年轻的思想。”他继续说,身体不停摇晃,“我来这儿不是教你们怎么去骗人的!我要教你们正确的思考方式,告诉你们正确的道路。你们会发现,这间教室里多了很多人,那是因为学习算术占卜的学生,也应该来参加我这门课。”

他抽出魔杖,朝那个红木箱子发射了一道咒语。箱子啪地打开了,一叠叠书本从里面飞出,分发到每个学生的桌上。那是一本全新的硬皮精装书,深蓝色的封面上用金色的手写体写着:《遵守法律——魔法部的历史》。

“这是什么?”迪安大叫道。

“这是你们的课本。”施都吉说道,“我发现现在的学生对法律了解得太少了,你们缺乏对魔法部——我们的政府——的了解。我甚至听说,有些人……”他贼溜溜的眼珠转了转,看向哈利,“……捏造出不存在的谎言,动摇魔法部在孩子们心中的地位。所以,现在需要正式教育你们什么是法律,什么是正确的。”

“可是我们是来上占卜课的……”哈利听到纳威战战兢兢地说。

施都吉几步迈到纳威面前,停住,眼睛又转了转。“我相信这位先生还没看课表。”他坏笑着说。教室里马上响起一阵翻书包的声音,哈利也把手伸进书包,抽出课表,只见那上面的‘占卜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魔法部的历史与法律’。

“什么?”哈利忍不住说。

施都吉立刻回过头来。“啊哈,我听到波特先生有问题?”

哈利皱眉,他不想留下什么把柄被抓住。“我们的O.W.L.s考试要怎么办?”

他这么一问,很多学生都看向了施都吉,他们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你们不需要担心,”他坏笑道,“你们越快通过这门课,我们的占卜课会越快开始。”

*

“他是什么意思?!”罗恩大吼,猛地把画像关上,胖妇人发出一声尖叫。“‘我们越快通过这门课’?我们不去看那本垃圾书,就要在O.W.L.s上拿零分?!”

与他们一同走进休息室的学生都保持着几近愤怒的沉默,每个人心中都与罗恩想的一样。

“为什么邓布利多不管这事儿?!”罗恩大声说。他们三个穿过休息室,在壁炉旁的长桌坐下。

“我恐怕他不能,”赫敏难过地说,“严格上来说,根据第二十二号教育令:当校长找不到合适人选时,魔法部有权任命教师……”

“但那是‘当校长找不到合适人选时’。”哈利皱眉指出。

“你们别忘了,”赫敏叹了口气,“第二十三号教育令:高级调查官将有权审查她的教员同事,确保他们都能达到标准。”

“你怎么能够全记住的!”罗恩怒气冲冲地说,他把书包扔在桌上,里面的东西全都掉了出来,“现在真是棒极啦,一个老妖婆还不够,又来一个跳梁小丑!”他弯下腰,从桌子底下捡起羽毛笔。

“冷静点,罗恩,整个格兰芬多塔都能听到你的声音了。”赫敏说。

“冷 - 我要怎么冷静!”

“实际上,不管魔法部派多少人来都无济于事,一个乌姆里奇不能阻挡我们要做的事,两个也不能。如果他们带来什么麻烦,我们会找办法解决的。更何况,你觉得学校里还有任何一人会因此喜欢上魔法部吗?”哈利实事求是地说。

“哈利说得对,”赫敏边思考边说,“不管怎么说,我们反正不会因此停下来。”

她站起来,走向通往女生宿舍的那扇门。“不要做什么蠢事,”她回头对他们说,“别激怒挑衅乌姆里奇和施都吉,那只会给他们机会而已。”

“说得倒轻巧,”罗恩抱怨,“谁能忍得了那两个人啊。”

他们在休息室里待了一会儿,大部分学生都选择上床睡觉,休息室里很安静,他们索性拿出作业开始写。哈利试图阅读施都吉发下来的那本书,不过才看了几页,他就扔下了它,转而扑向他的魔药课论文。那上面的案例实在愚蠢得令人发指,他宁可读上一百本黑魔法书也不愿意碰它。罗恩倒是捡起了他扔在桌上的书,伸手翻了一页读起来。

“给一只弯角鼾兽判终身监禁,因为它在第二十一任部长外出时将其撞伤?”罗恩瞪大了眼睛,“他们打算怎么做?把它关进阿兹卡班吗?”

“我很好奇他们会不会让摄魂怪亲吻它。”哈利一边估量着真菌根的分量一边说。

罗恩一脸恶心的样子。“那不算虐待动物吗?”

哈利哂笑,继续对付作业。说实话,在学过更高级的魔药后,斯内普布置的作业变得相当容易,甚至无聊。他在文章里列出龙尾草的五种用途,想了想索性把剩下的三种也写上了。他悠闲地完成论文,罗恩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哈利叫醒罗恩,不得不往他脚上用个漂浮咒,否则他在站起来的一瞬间就会摔倒在地上。

哈利走上通往寝室的石头楼梯,暗自思索。施都吉的到来不是什么好信号,倒不是说他很在意占卜成绩,就算交给特里劳妮来教,这门课也毫无用处。但是显然魔法部不准备轻易放过他和他的‘流言’,施都吉恨不得拿着放大镜盯着他,哈利敢肯定如果他再像上次在乌姆里奇的课堂上,公然声称伏地魔还活着的话,他必将面临一次持续时间更长的禁闭。

哈利走进寝室,罗恩跟在他身后,打着哈欠。迪安和西莫的帘子已经垂了下来,他们尽量轻手轻脚穿过那几张四柱床。哈利爬上自己的床,目视罗恩边犯嘀咕边换上睡衣。寝室里又温暖又舒适,他将帷幔放下来,从床垫底下拿出一张陈旧的羊皮纸,轻轻对它咕哝了一句“我庄严宣誓我不干好事”,墨水纹路顺着他魔杖所触的地方铺散开去,勾勒出整个霍格沃兹的地形。哈利看到乌姆里奇在办公室里坐着,施都吉在北塔附近打转,费尔奇正在三楼巡逻。他本想继续检查检查斯莱特林的地盘,却觉得有些昏昏欲睡。他扫视整间寝室,大部分人都睡着了。哈利叹了口气,自己也钻进了被子里。

次日上午,他们在魔咒教室上课。弗立维教授还是老样子,站在一摞书上才能够得着讲台,只不过这回他踩着的书堆里多了一本《遵守法律——魔法部的历史》。罗恩忍不住大笑起来,被赫敏戳了一肘子。

教室里吵吵嚷嚷,布满了青蛙和乌鸦的叫声,还有学生练习无声无息咒的施咒声。他们坐在教室中央,对自己面前的动物练习咒语。

“哈利,关于启示协会的事,你有任何头绪了吗?”赫敏凑近到哈利耳边,“今天已经有四个学生来问我什么时候举办聚会了。”她轻轻说。“无声无息。”她的青蛙无声地张着嘴。

哈利看了看四周,所有学生都在练习,没人把脑袋往他们这凑。他把声音压低。“我有几个地方可以作为备选,我相信我们可以先开始前面几节课,等我找到一个好地方后,我们再固定地点。”

桌上那只乌鸦嘎嘎大叫了几声,哈利用魔杖轻轻敲了敲它,它瞬间安静了。

赫敏想了一会。“这个主意并不坏,这么一来就没人能蹲点搜查我们了。”

罗恩忧愁地看着他那只青蛙,它的皮肤变成了金黄色,被他用魔杖捅得奄奄一息。听到协会,罗恩脸上的郁闷一扫而光。他终于放开了那只可怜的青蛙。“我们要上哪儿去聚会?”他问。

“你们记住上次我说的那间废弃教室了吗?你们知道怎么打开它对吧?”哈利问道。

赫敏和罗恩点了点头,很明智地没有说出地点。

“明天晚上我们在那儿集合。”哈利下达指令。“去通知所有成员,最好是在你们单独相处的情况下。”

课后,他们四散而去通知协会成员。厄尼·麦克米兰在哈利找上他的时候有些惊讶,但很快答应将消息传达给其余的赫奇帕奇们。哈利上到一楼,外面狂风呼啸,将他的袍子吹得哗啦作响,他穿过几道拱门,在长廊附近遇到了秋·张。她正准备朝礼堂走,见到他走来,马上绽放出一个笑容。

“你好,哈利!”她高兴地说,将那像瀑布般的黑发拢至耳后。

哈利点头,看了看四周。“是关于协会的事。”他压低声音,凑近她。

秋脸上泛起一片玫瑰红,不过在听到协会二字后,她努力让自己认真起来。

当哈利开始说话时,她的脸变得更红了。“明晚七点,在地窖走廊尽头,你会看到一幅画着马人与向日葵的画像,敲敲中间那朵花。”

秋点头以示了解。

“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请通知你学院的同学,但请注意不要让别人听到。”哈利轻轻地对她说。

确认秋·张收到他的讯息后,哈利对她微一颔首,准备前往二楼,弗雷德和乔治大概在几分钟前下课。他要离去之际,秋忽然结结巴巴地叫住他。

“哈、哈利!”

哈利回头,秋低着头,她的右手紧紧攥着书包,眼睛瞟向别处,不敢正视哈利。

“……最近你过得怎么样?”她有些忸捏问。

“还行。”哈利想了想,说道,“你呢?”

秋冲他嫣然一笑。“挺不错的,”她说,甩了甩头发,“玛丽埃塔和我一起在变形术课上表现得不错,你知道,就在昨天,麦格教授还奖给我们十分呢……”

“真棒。”哈利缺乏感情地打断她,“还有什么要紧事吗?”

秋看起来有些惶恐,她摇了摇头。

“非常好,”哈利说,“秋,我现在没什么时间,等过一阵子我们再聊,好吗?”

秋迟疑地点了点头。哈利把它当做一种认同,他在秋能反应过来之前,蹬蹬几步跨上了二楼的阶梯。

一切进展顺利,除了罗恩告诉他,安吉丽娜有些不满意魁地奇练习因协会提前结束外。第二天晚上,哈利在离开休息室前,通过活点地图得知了乌姆里奇与施都吉的所在位置,他独自一人来到了地窖,走廊尽头的墙上挂着一幅向日葵与马人的画像,他没理会马人朝他投来的媚眼,伸手敲了敲第二支向日葵上的花瓣,那幅画像旋转开来,露出一条通道。哈利顺着通道的阶梯走了下去,来到一间布满蜘蛛网与灰尘的教室。他皱了皱眉,用了几个咒语将教室清理干净,并把那些早就遗弃在过去的课桌和椅子挪到了教室尾端。他坐在讲台边,等待着其他人到来。

罗恩与赫敏是最先到来的。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其他协会会员也都陆陆续续来到了这间废弃教室。哈利在原地等待着,直到最后一名会员参与到其中。

“这是我们临时的学习地点。”哈利对所有人说到,“我会找到一个更适合我们练习的地方,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可能要在几个不同的地方学习。”

学生们都听着,没有人插话。

“现在,我觉得我们应该开始学习。但在那之前,我不知道你们的基础,”他说着,示意大家起身,“所以我准备了一个小测试,来衡量你们的基础,现在请分为两人一组,互相对对方发射缴械咒。我知道这是个非常简单的咒语,不过它是防御术中基础中的基础,我必须知道你们有没有完全掌握它。”

房间里响起一阵声响。所有学生都乖乖互相组队。对于哈利而言,每个人都听从自己命令,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但似乎并不坏。很快,学生们都开始练习缴械咒,教室里一片喧闹声,大部分是念咒声,还有咒语击中墙壁、桌椅和书架的爆破声,魔杖被击飞的声音。哈利在人群中巡视,不断低头躲开射偏的魔咒,教室里的情景让他想起二年级的决斗俱乐部。他失望地发现大部分人都不能正确地使用咒语,他们最多能让自己的对手退个几步,更不要提成功缴械了。哈利皱眉,这可比他想象的要糟得多,他本以为他们至少能成功用出障碍咒和昏迷咒,看来他教案上的守护神咒要先放在一边了。他让学生们继续练习缴械咒,自己在周围巡视。

“除你武器!”纳威大声喊道,哈利条件反射地用了个护甲咒,一个松绿色的盾牌出现在他身侧,挡下那道咒语。

弗雷德在一边吹了个口哨。“漂亮。”

“对、对不起,哈利……”纳威支吾道,他的咒语本来是要朝金妮发射,但是却击向了一边的哈利。

“没关系,纳威。”哈利说,“我知道你能做的更好,还有金妮,你应该把手臂抬高。”

他继续在教室里巡视,时常停下来给予意见。秋在他纠正她时一直没有抬头看他,等到哈利快走向下一个人,她才抬起头拉住了他的袖子。

“你在生我的气吗?”她小声地问。

哈利眨了眨眼。“抱歉?”

秋抿着嘴唇,有些难过。“我不该那么说……我明明知道你暑假过得不好,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你如果心情不好,肯定也是因为神、神秘人……我却表现得那么开心……就像、就像我忘记了塞德里 - 他的死一样……”

秋的眼睛变得湿润,很轻地啜泣了一声。她的朋友玛丽埃塔站在另一边,用谴责的眼神瞪着哈利。

哈利叹了口气。“我没有生气,秋。”他说,安抚地抱了抱女孩,“瞧,我当时只是急着去通知别的学生而已。而关于塞德里克……”秋在他说出名字时颤抖了一下,“……他一定也希望你能开心,这不意味着我们忘了他。”

秋点了点头,轻轻吸了吸鼻子。“抱歉……”她说,试图给哈利一个微笑,“……谢谢你,哈利,我没事了。”

她放开了哈利,冲他笑了笑,重新投入到与玛丽埃塔的练习中去。哈利走向另一个学生,感觉真是非常奇怪,他在几个月前还会为这姑娘的一举一动神魂颠倒,现在看到她却没有了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他不是那种很容易就喜新厌旧的人,而且现下他也没有对某个人抱持巨大的、紧抓不放的热情,哈利猜他大概仍然喜欢着秋,只是因为最近那些事让他没心思处理这些而已。他纠正苏珊的手腕姿势,并亲自示范了一遍,那个拉文克劳男孩的魔杖轻易被他缴械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学生们的咒语练习终于有了些起色。罗恩终于不再持续将赫敏的头发冻起来,纳威第一次成功击飞金妮的魔杖,发出一声欢呼。

“现在停下。”哈利举起魔杖挥了挥,在空气中发出一声清脆的鸣笛声,所有人都慢慢停下来,放下魔杖,转过来看着他。

“你们都练习得不错,但我猜现在已经快九点了,我们得下课。”哈利说,“希望你们还算愉快,过一阵我们再来训练。”

“愉快?这根本酷毙了!”迪安说,他的一只脚光着,西莫不小心将他的鞋子炸了,“我希望明天就能上课!想想看吧,那个老女人做梦都猜不到我们在干什么,她还以为一切都处于掌控下呢!”

人群中响起赞同声,还有人跟着大声说‘P.A.万岁!’。

“明天不行,实际上,未来几天都不行。”哈利说,“厄尼告诉我明天赫奇帕奇有魁地奇训练,后天晚上有魔法史,但我觉得也许周四晚上没问题。”

没有人反对,安吉丽娜伸手算了算时间,点点头。

哈利微笑。“很好,那么周四前我会通知你们在哪儿见,现在请在宵禁前回去。”

人群三三两两地散去,大部分学生离去前都对哈利挥手、打招呼。哈利留在最后,等所有人都走光了,他才和罗恩他们一起跨过那副向日葵与马人的画像。罗恩一路兴奋地大叫着他成功了多少次,赫敏气呼呼地冲他嚷嚷她的头发都冻得一根根立起来了。

“挺好的呀,”罗恩嘻嘻笑道,“起码它们现在看起来挺直的。”

赫敏瞪了他一眼。“多亏你了。”她愤怒地说,“真不知道是谁总是摔到地上?有几次来着?我数数,噢,我的手指都不够用了。”

“有两次乔治推我的!”罗恩高声叫道,“再说,如果不是你的咒语失败了,我才不会摔到地上,要我数数你失败了几次吗?”

“绝对没有你多!”赫敏猛地偏头过去,头发上的冰屑簌簌往下落,“你成功的次数才屈指可数呢。”

“安静。”哈利出声警告,罗恩和赫敏马上噤声,他们在一个拐角停下脚步。费尔奇在走廊的另一端,弯腰提着灯,慢悠悠和那只猫一起巡逻,嘴里还念念有词,像是‘逮住那些小鬼’‘狠狠扣分’。几分钟后,费尔奇的声音终于不见了,那盏灯的黄光也消失在城堡的黑暗中。

哈利他们松了口气。直到回到休息室,罗恩与赫敏都没有再吵嘴,虽然他们在一路上都互相踩对方脚,就算哈利试图打断也没法停止这场打闹。赫敏在走进休息室的下一秒就冲向了女生寝室,只回头留给罗恩一个瞪视。哈利和罗恩跟在后面,注视着她离开。

“女人啊。”罗恩叹了口气,伸了个懒腰。

接下来的几周里,日子过得一帆风顺,除了气温开始骤然下降、和施都吉让人恶心的课程外,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他们的秘密集会上,纳威掌握了缴械咒的用法,成功将赫敏的武器解除;罗恩在数次练习后,学会了障碍咒;西莫成功地使用了盔甲护身,挡下了迪安朝他投来的粉碎咒。当哈利坐在礼堂或者路过走廊,总是会有人冲他眨眼打招呼,并在他经过时低声说‘P.A.万岁’,克里维兄弟甚至戏剧性地朝他弯腰行礼。显然这个小小共同体很大程度上激励了学生们。

在此期间发生过几次切换。时间在加长已是确切无疑。一次课后,哈利偶然路过奖品陈列室,他忍不住推门而进,房间里一尘不染,玻璃柜擦得干干净净,柜子里银光闪闪,摆着各类奖牌与奖杯。他在一个特殊的橱柜前站定,那块银色的奖牌被安置在天鹅绒垫子上,上面刻着他早已烂熟于心的名字和奖项。他不禁伸出手,放在橱柜的玻璃门上。在汤姆的时代,这块奖牌还没有摆进玻璃橱,但哈利知道它会的,就在未来(也许是过去)的某一天,而他将会见证到事情的发生。

寒风凛冽,哈利系紧了外套,与赫敏罗恩一起离开了草药课教室。现在已接近十月底,越来越难见到好天气。他们一路聊着天,顶着风绕过长廊,走向楼梯,平缓地靠近图书馆。

“我早就说过暴风队打得不好,”罗恩拿着《预言家日报》,在桌子前坐下,打了个喷嚏,“李德森的球技糟透了。”

“说到魁地奇,你最近练得怎么样?”哈利问道。

“噢,那个啊……”罗恩的脸皱起来,像吃到了一只柠檬,“……感觉还行吧……发挥得不是很好,你知道,手感总是忽好忽坏的……”

“加油,你有很多时间可以练习,”哈利安慰,“下个月是赫奇帕奇对拉文克劳,我们要到一月才会再比赛。”

罗恩点点头。“是啊,你说得没错。”

赫敏从书架边回来,捧着一摞参考书。她抽出一本防御术百科,开始查看目录。罗恩花了一些时间继续阅读《预言家日报》,然后认命地叹了口气,和哈利一起开始写作业。

“下个星期五就是万圣节了,你们有计划怎么过吗?”过了一会,赫敏说道。

罗恩从论文里抬头,耸肩。“去霍格莫德,我猜?”

“不,我是说协会的事。”赫敏悄声说,“有一整天的时间,我们应该安排一次聚会。”

哈利想了想。“也许可以,不过在那之前,我们需要找个更好的地方见面。”

“五楼的秘密隧道怎样?”罗恩提议。“我从弗雷德那儿听来的。”

哈利摇头。“我检查过,它容不下那么多人。北塔有个房间可以用,但是离施都吉的办公室太近了。”

“尖叫棚屋呢?”赫敏说,“我记得卢平教授就是在那儿……”

“不行,它离得太远,”哈利说,“而且让人看到许多学生往打人柳旁边跑可不是个好主意。”

赫敏陷入沉思。这时,一个长得又高又瘦、塌鼻子小眼睛的棕发斯莱特林大步朝他们走来。罗恩一脸警惕,手伸进衣服里掏出了魔杖。那个斯莱特林几步来到他们跟前,哈利认出他正是马尔福小团队里的一员。

斯莱特林男生假笑着开口。“波特。”

哈利冷冷地打量着他,男生看起来没有攻击意向。“什么?”

“乌姆里奇教授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起来的字条,放在桌上。哈利心里一沉,拿起那张字条。“知道了。”他说。

那个斯莱特林坏笑,转身离开。

“它写了什么?”罗恩飞快地问。

哈利打开它,那上面只有一行字。他皱眉。“乌姆里奇请我今晚九点去她办公室。”

“这可不好,”赫敏紧张地说,“绝对有什么阴谋。”

“是啊,肯定。”罗恩愤愤,“你不能说今晚有事不去吗?”

“除非我给自己弄一个禁闭,斯内普大概会很乐意帮我。”哈利讥讽,把纸条放进口袋,“不过我猜她总能找到借口让我去的,今天不行就明天。”

赫敏与罗恩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目光。

晚上,哈利走出格兰芬多休息室,胖妇人画像在他身后慢慢关上。他一路上都有种难以言喻的预感,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压下而他一无所知。哈利皱眉,他讨厌这种感觉,更讨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他在九点差五分时敲响了乌姆里奇办公室的门。

乌姆里奇甜腻腻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请进。”

哈利打开门,再次来到了这个令人作呕的粉色房间,乌姆里奇坐在房间正中央的办公桌后,咧着大嘴笑得很高兴。哈利让脸上浮现出一个困惑无知的表情。“晚上好,乌姆里奇教授,我接到通知说您让我过来?”

“啊,晚上好,波特先生。”乌姆里奇笑眯眯地冲他说,“快坐下吧,别紧张,我们只要稍微聊聊天。”

哈利内心狐疑,他顺从地走到一张扶手椅旁坐下。乌姆里奇的视线一直跟着他,她挥了挥那根又短又粗的魔杖,哈利面前的小茶几上马上出现了一个精致的银色茶杯,里面装着香气扑鼻的红茶。

“请,别客气,波特先生。”她娇滴滴地说,“我们今晚会有一场贴心谈话,噢,这是个小小实验!红茶是不错的辅助。”

她那双鼓鼓的大眼睛凝视着哈利,像是等着哈利把茶喝下去。哈利怀疑地看了看她,将杯子端起来,喝了一口。红茶浓郁的芳香在他口中散开。乌姆里奇还在继续凝视他,哈利又喝了一口,然后坚定地把杯子放下。

“茶非常不错,教授。”哈利彬彬有礼地说,“可您今晚叫我来的目的是什么呢?”

乌姆里奇像小姑娘一样咯咯笑了起来,那张癞蛤蟆似的阔嘴又咧开来。“噢,别担心,只要你别再犯错别再撒谎,我不会对你进行任何惩罚的。”她嗲嗲地说,“让我们看看,你最近课程都学习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错。事实上,魔药课对我而言非常容易,魔法史与魔咒课也没有任何难度,也许只有变形术算是有趣。”哈利在打算回答前,话就一连串从嘴里冒了出来,他吃惊地发现他的声音变成了一种奇怪的不带感情的平板语调。他很快反应过来,造成这种现象的只有一种可能。哈利猛地一颤,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在那个瞬间,惊恐席卷了他的全身,他终于意识到乌姆里奇对他做了什么。那是一杯掺有吐真剂的红茶。

乌姆里奇还在冲他娇滴滴笑着。哈利突然感到异常狂乱,万念俱灰,他完了,乌姆里奇会把所有秘密都从他嘴里套出来的。皮皮鬼的事、启示协会的事、甚至连汤姆的事。无数个想法在他脑中飞快划过。他有办法能摆脱这个吗?哈利焦急地思考。他得快点,她就要问下一个问题了!他读了那么多书,那些黑魔法,总有什么能让他解决这种困境的!他可不能在这个地方完蛋!操!他急得满头大汗,还偏得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盯着这个老婊子傻笑!哈利气急败坏地咒骂,依稀记起大脑防御术能够抵御一些吐真剂的效果,可他却完全没学过。

“好极了,”乌姆里奇得意洋洋地微笑,哈利浑身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我们接下来看看,你觉得我的课怎么样?”

操!

“我不喜欢你的课,那是我上过的最乏味的课程。我觉得连假穆迪和奇洛都教的比你好,至少他们还会念个实实在在的咒语,尽管他们一个是食死徒,另一个把伏地魔贴在后脑勺上。”他的嘴不受控制地一开一合,声音还是那样诡异地平板。哈利如临大敌地看着这一切,有种不顾一切冲出这间办公室的冲动。

乌姆里奇喜气洋洋地笑了。“是嘛?”她娇滴滴地说,“你还相信着神秘人复活吗?为什么之前你告诉我你不相信了?”

“是的,我相信伏地魔复活了。我之前在说谎。”仍然是毫无起伏的语调。快动动脑子!哈利在心里说。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解决这件事!

“啧啧啧,”乌姆里奇用看不可救药的垃圾的眼神看他,“梅林哪,波特先生,你可真是冥顽不灵是不是……”

一阵敲门声响起,哈利的心猛地一跳。“进来。”乌姆里奇不悦地说。

门打开了,施都吉那贼眉鼠眼的脸出现在门口。

“乌姆里奇女士——噢,抱歉……”

几分惊讶出现在施都吉脸上,他看看乌姆里奇又看看哈利,接着对哈利露出一个坏笑。

“抱歉打扰了,我晚点儿再过来。”

他重新关上门,哈利发誓他脸上笑得很开心。

乌姆里奇没有被施都吉影响,吐真剂的效果显然也绝望地没因此消失。乌姆里奇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太不听话了,对不对?不过不要紧,在问完剩下的问题后,我们再多学习学习就好了。那么请回答我,施都吉教授的课你有好好学吗?”

“没有。”哈利绝望地听到自己说,他搜刮着大脑,试图从角落里找到一两个可以解决现状的咒语,“它就是垃圾,不值得学,如果不是要应付他,我早就把书扔壁炉了。”

“我的天哪。”她悲伤地说,脸上却得意洋洋地笑着,“那么又是一次违规,对吧?接下来……我发现最近你与其他学院的学生走得非常近,能告诉我理由吗?”

快想!哈利对自己大吼,乌姆里奇的问题已经抵达核心了,而且他的嘴已经要开始自己动了。哈利感觉如堕冰窟,他在脑中回想每一条学过的咒语,可以解除吐真剂效果的咒语。

但你比谁都知道,对不对?那个烦人的小声音又在说。没有什么咒语能抵消吐真剂。

哈利不断咒骂。他想他也许可以对乌姆里奇用一忘皆空,但刚刚施都吉曾经进来过,他这么做肯定会留下痕迹,让乌姆里奇发觉不对劲。哈利感到自己的嘴正试图往外吐一些句子,话题已经接近了启示协会。突然,在这个恐慌的瞬间,一个灵感击中了他。足以把哈利震惊在原地。有一个咒语能救他。可它能成功吗?也许。但他还没试过它。他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如果失败了……他忽然镇定下来。如果他把那些秘密说出来的话,乌姆里奇绝对会开除他,这没有什么两样。

哈利轻轻一抖袖子,魔杖滑入手中。一个从汤姆身上学到的小技巧。他还不会无声地使用这个咒语,但眼下他可不能把咒语念出声。哈利集中全部精力,握紧了魔杖,祈祷这主意能够解救他,趁着乌姆里奇被他说的话吸引注意力之际,他飞快地一挥魔杖,竭尽全力在心中想到:魂魄出窍

有那么一下子他的心都要跳到喉咙眼了。他紧盯着乌姆里奇的反应,紧张得满手是汗。很快他就知道咒语起效了,乌姆里奇的表情变得恍惚,她眼神空洞无神,浑身放松,一股奇特的暖流从他的魔杖传入手中,把哈利的手与魔杖与乌姆里奇的精神连在了一起。那感觉非常美好醉人,除了哈利知道自己其实正掌控着他人的意识,像提着一个牵线木偶。

哈利忍不住讥笑出声。

“你知道你是谁吗?”他问。

“多洛雷斯·乌姆里奇。”她回答,声音里终于没有那种甜腻腻的调子了。

哈利冷笑。“我呢?”

“哈利·波特。”她说。

“很好。现在听着,忘记你刚刚从我这里得到的所有答案,知道吗?”哈利命令。

乌姆里奇恍惚地点了点头。

“你今晚叫我过来只是为了问我是否相信伏地魔复活,而我的回答是‘不’,你追问了很多次,我的答案都是否定。你知道这是真的,因为你往我的茶里放了吐真剂。然后,你不想问我更多的问题。”

乌姆里奇困惑地眨了眨眼,点点头。

哈利皱眉,感到那股控制力正在削弱,他没法控制乌姆里奇太久。“忘记我对你使用夺魂咒的事。”哈利嘱咐。他小心地放开了对乌姆里奇的控制,那股美妙的感觉从他指尖快速溜走,哈利忍不住叹息。乌姆里奇迷迷糊糊地眨了眨眼,接着猛地醒转过来。

“您还好吗?教授?”哈利的表情迅速转换为关心与同情,“您好像走了会神。”

乌姆里奇眨了眨那双浮肿的眼睛,看了看哈利。“是的……波特先生,我好想是走了会神。”她的声音里透露出疑惑。

哈利彬彬有礼地微笑。“我想您也许需要休息一会。”

乌姆里奇没回答。她皱着眉,好像在试图回想,然后她看到了哈利面前的茶杯,表情忽然放松下来。“……嗯,也许,波特先生。”她嗲声嗲气地说,“我很高兴你一直牢记我的教诲,请继续努力,波特先生。”

她看了看时钟,冲哈利挥了挥手。“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她甜腻腻地说,“你可以离开了,波特先生。”

哈利起身对她鞠了一躬。“晚安,乌姆里奇教授。”

他走出办公室,门在他身后关上,乌姆里奇办公室的光线消失在阴暗的走廊里。他冷哼出声。白痴婊子。他啐了一口,转身朝格兰芬多塔走去。今晚发生的事情让哈利意识到,他必须百般准备才能真正毫无破绽。他伸手抚过黑发,行走在一条黑暗的过道上,四周万籁俱静。他跨上阶梯,边走边理清事情,确保没有留下任何把柄。不可饶恕咒带来的力量感涌过他的手指,让他回想起汤姆曾经对他说过的话:一个强大的巫师不会畏惧,即使那是黑魔法。他当时不大明白,现在却懂了些。若是放在两个月前,他恐怕就要输在乌姆里奇手上了,协会的所有成员将会因为他受处罚,而他将成为协会里的叛徒。可现在呢?事情已经平安解决了,他的秘密没有暴露,甚至还赢得一筹。哈利冷笑。

他回到格兰芬多塔楼,休息室里昏暗、冷清,空无一人。哈利丝毫没有困意,房间里十分安静,非常适合思考。他靠在一张沙发上,思索着他的下一步计划。如果乌姆里奇能够对他用吐真剂,那么毫无疑问,其他学生也难逃一劫。哈利皱眉,他不能等到其他人被灌下吐真剂后再想办法弥补。他忽然冒出一个想法,猛地跳起来,在书包里翻来翻去,从里面找出一本厚厚的魔药书,正是他与赫敏罗恩在二年级时从禁书区带出来的那本,眼下却是被他偷出来的。他翻阅着目录,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吐真剂的解药。他轻轻一笑,阅读着那个配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魔药能难倒他了。但那些材料有些麻烦,他在霍格莫德可没法买齐这些材料,而邮购会被乌姆里奇检测。哈利烦恼地思考,若是他能够在霍格沃兹来去自如该多好,可是那可能吗?就算他学会了幻影移形,也没法在霍格沃兹的屏障里使用……

然后他微笑着想起,他无法做到在霍格沃兹来去自如,可有一个人能……

他注视着眼前昏暗的休息室,轻轻说了一句:“多比。”

空无一人的休息室里突然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接着是家养小精灵独特的尖细的嗓音:“多比听到了伟大的哈利·波特在叫多比!多比马上赶了过来!”

哈利让自己露出一个微笑。“你好,多比。”

“哈利·波特向多比问好了,多比感到十分荣幸!”多比脸上充满热情,他深深地鞠了一躬,鼻子险些碰到地板。“您叫多比有什么事,先生?”

“是的,我需要一些魔药材料,但是在这里我买不到。”哈利说,将缺少的材料写在纸上,撕下来递给小精灵。“我可以给你钱,不过注意不要让店主看到你。”

多比接过那张羊皮纸,用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看了看,喜笑颜开。

“没问题,先生!多比知道它们在哪里!多比可以将它们采来!”

哈利赞许地挑眉。“那更不错。不过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或者小精灵,特别是乌姆里奇教授。”他吩咐。

小精灵重重地点头,耳朵上下摆动起来。“好的,先生!”他小心翼翼地将那张纸条藏起来。

“还有其他的事需要多比帮忙吗,哈利·波特,先生?多比非常想要帮助您!”

“也许,”哈利弯起嘴角,“你知道哪里可以找到一个地方,能让许多学生在那练习魔咒,还不被老师发现的吗?”

多比开心地微笑,在原地蹦了起来。“是的,先生!多比知道一个地方!它叫有求必应室!”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5)
热度(80)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