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迷之段落#4][TRHP]Nunc scio quid sit amor

Nunc scio quid sit amor - Now I know what love is

这是我很久以前就想写的一篇,一篇真正的Slash。不过因为更喜欢Tom冰冷的敌意与多疑,所以迟迟没有动笔。现在想来也不会写这篇了,所以干脆把一些脑补过的段落扔出来。

简介大概是:没有人能说Tom Riddle不明白什么是爱。没有人能说在那之后他不能掌控世界。

弃权声明:嘘,我们就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不要告诉罗琳。

Dark!Harry是必备的啦你们懂【。


片段01:

“你如果要找点什么有用的东西,那本书可帮不上忙。”

一个声音说道。Tom抬起头,发现正巧是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学生。那人揉了揉眼睛,将眼镜戴上,伸了个懒腰,Gryffindor的徽章在胸前闪耀。

Tom挑起眉。“听起来你很明白我要找什么。”

那个Gryffindor笑了。“是啊,任何一个拿起它的人都知道自己要什么。”


片段02:

“Harry Potter。”Gryffindor说。

Tom一笑。“Tom Riddle。”

“Riddle?”Harry挑眉,“我没听过这个姓氏,你不是一个纯血种,对吗?”

“我不知道Gryffindor也会在乎血统呢。”

“我不会,但其他一些人会。”

“为什么?你不是一个Potter吗?”Tom表示好奇。

“是啊,可我猜跟这边的Potter没什么关系。”

“你是麻瓜种吗?”Tom问,语气变得有些冷淡。

“不,至少是混血种。”

Tom饶有兴致地问。“你为什么这么不确定?”

Harry抬头打量起Tom,像是要确定他是否值得信任,看起来Tom通过了测试,他说道。“我的父母都死了。”

Tom抬起眉,这倒是他没料到的,“我很抱歉。”他说。

Harry摇了摇头,语气有些冷血。“不用。我们根本没见过面。”

Tom点头。

“你呢?”Harry问道,脸上表现出兴趣,“你来自哪个家庭?Slytherin几乎不收麻瓜种,我怀疑他们能否找到这本书。”

“看起来你对麻瓜种有偏见。”

“也许,但你是。”

Tom忍下一声大笑。“我是吗?”

“没错,至少我没见过一个对麻瓜种没有偏见的Slytherin,除非他自己就是。”

Tom收敛起笑容。

“我想我们面临同一个困境。”

Harry面露惊讶。“你指你父母?”

“我母亲,是的。”Tom说,没有透露更多。Harry点头表示理解,没有多少悲切。

“你住在孤儿院?”

Tom低下头。“不是个好地方。”

Harry笑了。“肯定。”

他们没有再说话,图书馆里恢复安静。Tom继续看书,等他准备离去时,那个奇怪的Gryffindor早不见了人影。


片段03:

“奇怪的是,”Harry说,“我在我自己的学院却找不到能像你这么聊得来的人。”

Tom感到自己的嘴角翘了起来。

“我也一样。”他听到自己轻轻地说。

Harry注视着Tom,像是在掂量他。Tom用对等的目光回视。有一种奇妙的旋律回响在他脑中。

过了一会,Harry笑了起来。他站起身,将一本书扔在Tom面前。

“如果你想要找到Slytherin的密室,试试这本书。”


片段04:

“你想控制我。”Harry说,眼睛仍然盯着书本。

Tom感觉喉咙忽然发紧。那旋律戛然而止。

“我没有。”他撒谎。

Harry抬眼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不置可否地将视线收回到书上。

Tom却觉得那目光意有所指。他突然感到躁动起来。


片段05:

四周仍然那么闷热,Tom可以感受到温度就像轻纱一样笼罩在他身上。他看着Harry,Harry也回看着他。世界在他眼里轻微地摇晃着。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他一定是中了魔法。那首旋律又响了起来,只不过这回它的声音变得更大,淹没了他仿佛要跃出胸口的心跳声。他就这么一直看着Harry,那双深邃的绿眼睛里似乎盛满了感情。唤醒了一些他早以为被他舍弃、掩埋,早就不存在的东西。然而此刻,它们在他心底复苏,再度活了过来。一些他从未感受过的快乐的小火花在脑中劈啪作响。Harry静静地坐在他身边。他们只是这么坐着,在一个破旧的小旅馆中,空气闷热,窗外响着不知在哪儿的虫鸣声。然而一切都是那么的对。

所以他轻轻低头亲吻在Harry的嘴唇上。没有人向后躲闪。他们非常默契地前倾身体,亲吻彼此。Harry让他想起午后的阳光和魁地奇球场的草地,而在那深处,有一丛隐藏于所有东西之后的火焰,Tom明白,那是和他一样的渴望,他们凌驾于世界之上,他们本该如此。


片段06:

很快一年过去了,他们坐在绿草地上,谈论着七年级毕业考的成绩。Tom知道,即使他们从霍格沃兹毕业,也永远不会是终点。一个全新的世界等着他们去探索、支配。他现在羽翼已经丰满,正如同那成年的鹰头马身有翼兽一般,在山川之间自由地翱翔,去感受风吹过他的脸颊和身体。

只不过这一回,他不再是一个人。


没有TBC

评论(3)
热度(82)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