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TRHP]Enchanted 第十四章

弃权:HP全系列不属于我。

警告:Dark!Harry,原著更改。

A/N:我都没想过今天能码出一章来……看来果然是幻境剧情鸡血多XD

有种光靠着鸡血就能喂饱自己的感觉2333


第十四章 - 魔法石与震惊

哈利大步行走在科林身后,矮个子格兰芬多正快速地为他开路。他们越过一排排看球的学生,走下看台的阶梯,离开了吵闹的赛场。哈利注意到他们正在走向通往城堡的道路上。科林将他带到学校门廊附近,周围一片寂静,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球。二人走进城堡,朝楼梯走去。

“我们差点跟丢了马尔福。”科林说,为他指路,“幸好西莫在另一边楼梯看到了他。他现在就在乌姆里奇办公室。”

哈利挑眉。马尔福去乌姆里奇办公室做什么?“了不起,”他说,“多谢了。”

科林腼腆地笑了起来。“你可用不着谢我们,哈利。”

“为什么不?你们都干的很漂亮。”哈利笑着说,不过很快就敛起了笑容。他们踏上了一条哈利无比熟悉的道路,走廊的尽头左拐,就通往乌姆里奇的办公室,哈利在那关禁闭的一周里将这条路走了不下十几遍。心头笼罩上一层不悦,他习惯性地摸了摸右手背上的伤痕,发现科林仍在与他一起往前走。他停下脚步。

“科林,行了。就到这儿吧。”

科林跟着他停下来。“当然,哈利,你确定没问题吗?”

“我们不是去拜访她的。一个人就足够了。”

科林点点头。“下次还需要帮助的话,别客气。”他冲哈利笑了笑,红着脸跑走了。

看着他离去,哈利没有迟疑,飞快地走向那扇桃红色的门。他小心地把耳朵凑近门上的钥匙孔,里面传来一阵说话声,正是德拉科·马尔福与乌姆里奇的声音。他希望他没来的太晚,他们已经把该谈的都谈完了。所幸,他们似乎刚刚展开谈话没多久。

“……非常美味,德拉科,谢谢你带来的玫瑰饼。”

“这是我父亲从法国捎来的,很高兴它合您的口味,教授。”

一连串娇滴滴的笑声,接着是茶杯与茶托清脆的碰撞声。

“那么……探查得如何,德拉科?你有什么新的进展?”

“是的,教授。”马尔福的声音忽然变得喜悦起来,“我发现最近波特正在搞些小名堂。”

乌姆里奇也显得高兴起来。“告诉我那是什么?”

“我还不怎么确定,但是我发现,每过一段时间,他和他那两个狐朋狗友就不知道消失到什么地方去了,如果克拉布和高尔观察的没错的话,其他学院也有一些学生跟他一起消失了。”

“噢,”乌姆里奇的声音冷了下来,“这可没有什么实际用处,他们说不定是藏进了休息室睡觉去了。你没法跟着进去的地方可多着呢。再说,我实在不怎么相信你那两位朋友的判断。”

“可是教授——”

“你瞧,德拉科。我需要一点具体点的消息,如果他们消失了,我得知道他们上哪儿去了,干了些什么,都是跟谁……你以为我选择你们来当侦查小队是为了什么?瞎猜可没法把波特他们怎么样,我需要具体消息。”

一阵沉默。“是的,教授。”马尔福阴沉地说。

“我希望你还喜欢目前为止我给你开的方便之门,我给你加那么多分,允许你随意在图书馆借书,还允许你在宵禁后待在走廊。德拉科,德拉科,”她造作地轻叹一声,“你得牢牢记住这些奖赏并非免费。”

“我知道。”马尔福低声说。

“你忘了说‘教授’。”

“抱歉,”马尔福咳了一声。“教授。”他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

“很好。”乌姆里奇嗲嗲地笑了起来,“还要点儿红茶吗,亲爱的?”

他们没有再聊些对哈利有意义的东西。哈利直起腰,悄声离开了那条走廊。他一边走,一边思索。德拉科·马尔福成为了乌姆里奇针对哈利的间谍,男孩现在已经快查到启示协会了,好在他并没有掌握太多有效信息。哈利不由庆幸让赫敏准备了另一种联系途径,否则德拉科将更容易抓住他们的把柄。哈利知道,如果放置不管,假以时日,德拉科不难找出他们集会的规律,如果他瞅准机会跟踪成员,那么他必定会发现所有人都在八楼的某条走廊消失了。哈利皱眉,那会给乌姆里奇一个巨大的提示。

他边走边想,拐了个弯,迎面大步走来一个高个子格兰芬多,哈利想要侧身让开,但还是差点撞上了他。

“滚开点儿!”那个格兰芬多瞪了他一眼,骂骂咧咧地走远了。

哈利有点恼火,又有点莫名其妙。他扶稳眼镜,迈向一条走廊。他向前行进了五分钟,发现自己第二次遇到一个陌生的岔路口,他愣了一秒,然后醒悟过来。他抬手,看到袖子的内衬从深红变成了暗绿,同时他手背上那条‘我不能说谎’的伤疤也不见了,就好像在提醒他这儿不存在乌姆里奇一样。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他也没法拿这幻觉怎么办。哈利想了想,决定前往图书馆。等他回去时,得记得要留神德拉科。哈利在心里记了一笔,继续赶路。他穿过几条过道,来到楼梯旁,发觉手里空空,他多半把书包扔在了休息室。哈利烦躁地叹了口气,他的作业可全在里面呢。他选择了向下的阶梯,一路来到大厅旁边,前往地窖。四周多了很多学生,三三两两结伴成群,互相聊着天。外边天气正好,哈利可以看到一些学生正在黑湖边练着魁地奇。他迈向地窖入口,越是向下,周围越是阴冷,等他到达楼梯底端,外面温暖的阳光与他隔离开来,只剩余墙上摇曳的火把。

哈利走进斯莱特林休息室。周围一片安静。几个学生坐在角落里,低声商量着作业。两个低年级挤在壁炉旁边下着巫师棋,黑后正残忍地用权杖拍碎一个白城堡,它甩了甩裙子,将白城堡的碎片扫出棋盘。哈利经过一张茶几,在长沙发上找到了自己的书包。他从里面拽出作业单,绝望地发现他还得完成梅乐思布置的那篇足足有五页长的观察报告。哈利怒气冲冲。梅乐思和她愚蠢的博格特。他来到外面的走廊,爬上三楼,那楼梯恰好停在通向图书馆的门边,哈利毫不犹豫地走了上去。他经过一条走廊,突然听到不远处的角落里传来一阵声响。他向前走没多远,就看到马尔福标志性的淡金色脑袋。真巧啊,他刚刚才与另一个马尔福告别呢。

Abraxas灰头土脸,攥着魔杖,他对面站着两个人高马大的格兰芬多。

哈利正想置身事外看热闹,马尔福已经看到了他,他脸上浮现出惊喜。“哈利,劳驾帮把手!”

哈利想逃的时候已经晚了。格兰芬多们马上注意到了他,其中一个迅速将魔杖对准了哈利。哈利只得自卫性地拿出魔杖,他一点儿都不想和格兰芬多们起冲突。“Abraxas,你真会找麻烦。”

Abraxas假笑。“我有什么办法,你能指望跟两只猩猩讲明白道理么。”

黑发格兰芬多发出一声咆哮。另一个格兰芬多脸涨得通红,他有一个很大的鼻子,稻草似的枯黄色头发,像顶假发一样套在脑袋上。“你给自己拉来了一个盟友,马尔福?”他轻蔑地扫了哈利一眼,“脸上还带着个可笑的疤,怎么,有人把你的脑袋当鸡蛋敲了吗?还是你妈把你摔地上了?”

他们俩开始大笑起来。哈利腾升起一股怒火。已经有很久没人嘲笑他的伤疤了。那个黄头发身材壮实,满脸横肉,令他想起达利。他猜格兰芬多也会收一些没教养的败类。“若我是你,我就会小心点周边,防止发生什么意外。”

黄头发格兰芬多停止大笑,他狐疑地盯着哈利。“你什么意思?”

“好心忠告,领点情吧。”哈利假笑。Abraxas在一边嗤嗤发笑。

黄头发盯着哈利看了又看,冷笑出来,一副看透了的样子。“我怎么觉得你是害怕了?不敢跟我们正面决斗吗?”

哈利讥笑一声。“是啊,你多可怕啊。”

格兰芬多满脸疑惑,那副样子更像达利了。“你到底是谁?”

哈利扬眉。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一个巫师询问名字呢。“哈利·波特。”

“波特?”黄头发奇怪地说,“你不应该是个格兰芬多么?怎么跟孬种混在一起?”

哈利想笑,与达利住在一间寝室的想法让他恶心,与之相比,马尔福都能算好室友了。“你是要我跟你一个学院吗?免了。”哈利哼了一声,“要是他们误解我和你是同一物种我该怎么办?”Abraxas大笑。

黄头发满脸通红。另一个格兰芬多已经举起了魔杖。“昏昏倒地!”

这一下让哈利有些措手不及,他只来得及跳开一步,堪堪躲开,咒语击中他身后的雕塑,砸出一个坑来。哈利还没拿准要不要回击,黄头发格兰芬多也举起魔杖,朝哈利丢了几个咒语,不过显然准头没有另一个格兰芬多好,咒语全都打偏了。

“哎呀,”哈利挖苦道,“我要为这墙壁感到遗憾了,它到底怎么惹你了?”

黄头发恼羞成怒。“该死的波特!”

哈利挑眉。“你是想打中我吗?真令人吃惊。”

黄头发气得火冒三丈,他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朝哈利丢咒语。另一个格兰芬多也加入进来,倒没造成什么威胁,因为他是左撇子,挥魔杖时总是打到黄头发的手,原本能射准的咒语也打偏了。Abraxas捂着肚子大笑。

哈利闪过一道咒语,又召唤出一个护盾,挡住来自另一方向的攻击,渐渐感到耐心的流失。他可不是上这儿来和什么翻版达利打架的。在第三次低头闪过咒语时,他挥了下手臂。“统统石化。”一道光击中了黑发格兰芬多,他被击飞出去,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黄头发的注意力被打断了,他转头去看伙伴,哈利看准这个机会。“除你武器。”黄头发的魔杖呯地被击飞到空中,飞到哈利的手中。格兰芬多低头一看,手里空空如也。他愤怒地看向哈利。

“把魔杖还给我。”他怒吼。

哈利低笑。“记得以后离我远点。”他把魔杖丢回给对方。哪知道格兰芬多根本没接到,反而还被魔杖砸到了脑袋,他枯黄的头发瞬间像针一样一排排立了起来,魔杖掉在了地上。他气急败坏地看着哈利。

“你是故意的!你这个肮脏卑鄙的小人!”

哈利本来想反驳,结果发现自己笑得直不起腰,Abraxas在他旁边笑得都快断气了。格兰芬多气得直打哆嗦。“我要你尝尝我的厉害!”他弯腰捡起魔杖,正要朝哈利发射咒语,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哈利转头看去,还来不及抹去脸上的笑,就看到一个高高瘦瘦、带着鸭舌帽、身着休闲长裤的男人朝他们快步走来。Abraxas在看清男人时明显发出一声嘲笑。黄头发格兰芬多的脸瞬间亮了。“肖特教授!他们击倒了大卫,还想袭击我!”

“别跟我来这套,弗兰克·普鲁厄特!我可不会包庇你!”男人走到他们跟前。“学生私斗是明令禁止的,你们四个周六都得给我关禁闭!”

哈利感觉快乐瞬间退去。真好。关禁闭。好像他真有那么多时间似的。哈利恼火地瞥了一眼Abraxas,他当时真该弃马尔福于不顾。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扣二十分!”男人高声嚷嚷,往倒在地上的格兰芬多身上施了个咒语,他马上解除了石化状态,“你们周六晚上自己来我这儿领禁闭。现在,给我散了!”

黄头发——弗兰克·普鲁厄特搀扶起他的同伴,狠狠瞪了哈利一眼,转身走了。哈利认出那是通向格兰芬多塔的路线,觉得有点郁闷,格兰芬多是怎么收下这种草包的?他在男人的瞪视下,匆匆和Abraxas离开了角落。直到走过拐角,那人投来的视线才消失。

哈利在脑子里搜了一圈,怎么都想不起‘肖特教授’是谁。“肖特是谁?”

Abraxas冷笑了一声。“教麻瓜研究的。”他看上去恨不得啐上一口。“我纳闷他们还开这门课干嘛呢?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学。”

“他和那个普鲁厄特是什么关系?”

“普鲁厄特在这废物科目上得分高,教授喜欢他呗。”Abraxas轻蔑地说,“弗兰克·普鲁厄特,亲近麻瓜的血统背叛者。”

血统背叛者?哈利记得韦斯莱家也被马尔福这么称呼过。按理说所有被马尔福嘲讽的人都是好人,他应该善待获得这称呼的人才对。可他回想了一下普鲁厄特那副蠢样,不禁摇了摇头。也许凡事都有例外吧。

“我讨厌他,”Abraxas厌恶地说,“哼,被那泥巴种教授看中,他真够给纯血长脸的。”

哈利冷笑。“是啊,托你的福,肖特刚刚给我一个禁闭。我看你也很长脸嘛。”

Abraxas一下子瑟缩了。“那不能全怪我啊。”

哈利冷哼一声。他们一起快步来到图书馆。四周昏暗舒适,不过哈利没那份闲心。他还有一堆作业,此外还多了一个禁闭。Abraxas想找机会开口道歉,哈利没理他,径自走到书桌旁边。汤姆正端坐在一张桌子旁写作业,抬头见到哈利,挑眉。

“怎么了?”

哈利在他对面坐下。“Abraxas刚送我一个禁闭来着。”

汤姆扬起眉,眼睛扫过Abraxas,后者正有些坐立不安。“怎么回事?”

“普鲁厄特和汉莱迪偷袭我。”

汤姆冷笑。“连他们都能搞定你,你也到头了,马尔福。”

Abraxas脸色惨白,从惴惴不安变成了惊慌失色。他刚要坐下又站了起来,椅子发出喀拉一声。“我去练球!”他颤抖地说,逃也似的冲了出去。哈利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图书馆入口,摇摇头,伸手从书包里掏出羽毛笔和羊皮纸。

“那么,是什么时候?”

哈利抬头,汤姆正看着他。

“周六晚上。在肖特那里。”

“周六是斯拉格霍恩的晚宴。”

哈利想起来了,斯拉格霍恩前一阵邀请他们去吃晚餐。说实在,哪一边他都不太想奉陪。

“那就劳烦帮我带句话,说我真的很遗憾。”

他低头开始写作业,注意到汤姆早就完成了他那份观察报告,正在写注脚。哈利叹了口气,打算先把博格特的特性一一列上去,再把解咒的来源和内容写上去。一个小时以后,哈利焦头烂额地发现自己被困在《十八世纪意外事故》里。他想找个被博格特危害的例子,却只找到一七零三年几个意外死在霍格沃兹的水管工,有人说他们被水管吃掉了,还有人说是为了工钱互相残杀。哈利发出一声叹息。他把书关上,将它扔到一边。他可怜的观察报告才完成一页半。哈利抬头,试图看看汤姆正阅读什么,好分散他的绝望。汤姆手头上的那一页画着一颗不规则形状的红色石头,旁边是一些注解。

哈利向后靠了靠。“你在阅读魔法石?”

汤姆从书上抬眼,盯着他笑了。

“实际上,我是在阅读尼克·梅勒的传记。”

他把书立起来,封皮上一行金色的大字:尼克·梅勒——传奇炼金术大师。

哈利意识到他刚刚也许说多了。

“哇哦,这么说来,你想成为炼金术专家?”

汤姆注视着他。“或许吧,显然没有你专业。你一眼能就认出魔法石。”

“我读到的,你在那一页上停留了很久。”

汤姆笑了。“你瞎猜,我刚刚翻到这一页。”

哈利忍不住想抽自己,他这完全是给自己挖坑跳嘛。

“好吧,你想知道什么?”他听到自己挫败地说。

“所以你的确对它有所了解。”

“也许我是有点了解,不过汤姆,你为什么会想知道呢?”

汤姆只是微笑。“如你所说,我想学习炼金术。”

哈利笑了。“好,那就让我们聊聊炼金术。”

汤姆一笑,将那本书推给他。哈利将它翻转过来,那幅图现在是正着的了,它与哈利记忆中的如出一辙,那是一块尖锐的不规则红色石头,在光照下显现出玻璃似的光泽。书页左下角有一篇注释,哈利草草扫了一眼。

“它说的基本是正确的。”哈利说,“魔法石可以将水银变成黄金,将内部元素转为外部元素,更重要的是,它能够用来制造长生不老药。”

汤姆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长生不老药,它真的存在吗?”

哈利耸肩。“它让尼克·梅勒和他的妻子活到了现在。”他看了眼汤姆,“你是在想永生吗,汤姆?”

汤姆靠回椅背,模凌两可地笑了笑。“如果你去问一千个人,一千个人都会说想过。”

哈利想了想。“我倒是认识有一个人会说‘死亡是伟大旅途的开端’。”

汤姆冷笑。“他还认为爱是最伟大的魔法。”

哈利眨了眨眼睛。邓布利多是这么认为的吗?如果是的话,那还真让哈利有些弄不懂了。一种感情怎么会是魔法呢?他把视线重新放回书上。“如果我是你,魔法石不会是我的第一选择。”

“为什么这么说?”

“长生不老药需要魔法石本身来炼制。换句话说,如果失去了石头,或者没有定期服下药剂,人类仍然会面临死亡。”

他看向汤姆,那双乌木般的眼睛凝视着他。

“你会将这种人生称为永生吗?”

汤姆眼睛深处有什么在闪烁,他露出一个微笑。

“说得好,哈利。”

哈利笑了笑。几分钟后,他重新拿起羊皮纸,继续写作业。他感到心情格外愉快,下笔速度便快了几分。哈利终于在《十八世纪意外事故》找到了两个博格特的例子,它们都十分适合辅佐他的报告。他马不停蹄地把将事件写进文章里,并在注脚里附上出处。奇迹般地,他本该愁上好几天才能完成的报告,竟然被他在两个小时内解决了。哈利笑着给羊皮纸排上编号。那么,他大概还没有那么绝望,肖特也许只会扔一些坩埚给他擦擦,或者让他抄上一些档案记录。哈利乐观地估计,收拾好东西,赶着去上下一节魔咒课。

课堂内容并不激动人心。他们学习了缓和咒语,能让人心境平和下来,一定程度上能治疗小的擦伤。魔咒课老师克劳迪娅·戈林在一个赫奇帕奇学生身上做了示范,那个学生登时变得神清气爽,一脸神气。教授背过身去讲课时,他赶紧偷拿出魔杖,想让他的朋友也试试,结果把他朋友甩飞了出去,撞到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全班都盯着他们。戈林教授迅速走到倒地的女学生身边,她满脸通红,像喝醉了一样傻乎乎地微笑。

晚上,哈利从礼堂离开,走进了黑魔法防御术教室。梅乐思坐在办公桌后面,等着学生上交作业。哈利把五页半羊皮纸交给她时,她很欣慰地笑了,还奖励他五个学分。哈利转身,看到莱斯特兰奇的报告只有三页,而艾弗里试图把魔药作业混在里面交上去,结果被梅乐思当场抓住,命令他课后留堂重写。哈利幸灾乐祸地笑笑,回到桌边坐下。

学生们交完作业,陆陆续续地回到课桌旁边。梅乐思挥了挥魔杖,一张张羊皮纸腾空飞了起来,自己分成几堆,叠得整整齐齐,飞进办公桌的抽屉里。梅乐思翻了翻讲义,显得有些疲倦。她清了清嗓子,吸引全班的注意力。

“同学们晚上好。我们今天要实际练习一些咒语,若是在平时我绝对不会鼓励你们这么干,但是下半学期就是O.W.L.s考试了,你们如果没法正确使用咒语,考试部门可不会让你们过关。”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在讲台上清出一大片地方。“你们每个人都要上台来演练一遍咒语,做的不对的回去练习。时间有限,我点到名字的两个学生上台来练。”

她一眼就看到了哈利。“波特先生和……”哈利从桌子上站起来,梅乐思朝另一个方向看去。“普鲁厄特先生吧。”

哈利差点摔倒,他转头一看,有着大鼻子黄头发的格兰芬多腾地从桌子上蹦起,像头蛮牛一样冲了过来。哈利翻了个白眼,老天根本是在跟他过不去啊。普鲁厄特上了讲台,死死瞪着哈利,气势汹汹,好像哈利欠了他一条命似的。他的枯草头发还有几撮像天线一样竖着,哈利没忍住笑了起来。普厄鲁特瞬间被激怒了。

“你在笑什么!”

哈利边咳嗽边抹眼泪。“对不起,我还以为你现在在医疗翼躺着呢。”

“我看该进医疗翼的是你!”

哈利哼了一声。“是呀,不然怎么探望你呢?”

“安静!先生们!”梅乐思大喊,“现在给我记住,我不是让你们决斗,这只是互相练习。听清楚了吗?”梅乐思作出警告,“任何攻击行为都会带来扣分和禁闭,你们记清楚。”

哈利点点头,普鲁厄特勉强点头。

“现在,先来演示缴械咒。你们轮流来,先是波特先生,等我数到三。”

哈利转头看向普鲁厄特,对方气喘吁吁,一脸警惕地瞪着他,好像生怕他趁这机会耍诈。哈利试图展示一个和平的微笑,但显然被误会了。普鲁厄特眼神变得更凶狠。

“一……”

“听着,我们都不想再扣分,所以还是公正地练习吧。”哈利悄声提议。

普鲁厄特一脸怀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肮脏的斯莱特林居然在提公正。”

“二……”

哈利把那股火气压下去。“相信我,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普厄鲁特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你又想用什么诡计是吧?你休想骗我大意,从我这里夺走魔杖!”

哈利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我记得我好像已经做到过了。”

普鲁厄特气得发抖,看起来好像随时都会朝他扑过来。

“三……”

普鲁厄特率先大吼。“除你武器!”

蓝光一闪,哈利感到自己被咒语击中了,腹部传来一股疼痛。他惊魂未定地站稳身体,疑惑地发现手里仍然牢牢握着魔杖。那咒语好像只是让他向后退了一步。普鲁厄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教室里传来几声嘲笑。

“普鲁厄特先生!我刚刚是怎么说的?!”梅乐思大吼,哈利都不知道一个年迈的老妇人能发出这么大声音。“格兰芬多扣十分!五分是你恶意攻击,五分是你那可怜的咒语,你完全没练习过是不是?”教室的哄笑声更大了,不过大部分是来自斯莱特林。“再有下次,你周末就来我这里关禁闭吧!”梅乐思清了清嗓子,转头面向哈利。“波特,你来演示一下。”

哈利假笑,随意挥动魔杖。一道蓝光闪过,普鲁厄特的魔杖瞬间脱手,在空中打着旋朝哈利飞来。哈利跳起来抓住魔杖,将它放在教授的办公桌上。

梅乐思显然留下了深刻印象。“完美的无声咒,斯莱特林加十分!……波特先生,你的名字是?”

哈利微笑。

“哈利,教授,哈利·波特。”

“那么,哈利,”梅乐思说,“你能为我们演示一下护甲咒吗?如果你能无声地使用,我会给你加分。”她补充道。

哈利不可抑制地微笑。“当然,教授。”

他集中精力,伸手挥舞魔杖,一个完美的浅蓝色护盾出现在他身前。

“棒极了。斯莱特林加十分!那么障碍咒呢?”

最终,当哈利朝她演示出守护神咒时,梅乐思震惊了。她空前绝后地奖励了五十分,哈利敢说这甚至足够让斯莱特林拿到学院杯。他觉得好笑,在他自己的时代,他从没在防御术课堂上为格兰芬多赢过这么多分。梅乐思对哈利微笑,依依不舍地让哈利回到座位,她脸上的表情令哈利想起斯拉格霍恩。普鲁厄特一脸悻悻,他被罚课后留堂,走下讲台时苦大仇深地瞪着哈利。

“走着瞧吧,波特!”他深恶痛绝地说。

“好啊,我等着你。”哈利冲他笑。普鲁厄特恨得咬牙,他气冲冲地走回座位。

其他学生也一对对上了讲台进行演示。可是梅乐思在看过哈利的演示以后,显然对他们十分不满。她苛刻地要求一个斯莱特林女生无声发射障碍咒,那女生只好提醒她,他们下周才学障碍咒,而无声咒是六年级课程。

普鲁厄特的黑发同伙——汉莱迪垂头丧气地从讲台上下来时,哈利还在跟着其他斯莱特林一起低笑,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梅乐思给他们布置了另一篇长长的论文,她还很期待地看了看哈利。哈利只好勉强回给她一个微笑。

下了课,普鲁厄特留在教室,气呼呼地练着咒语。艾弗里也坐在教室,重新写他那篇报告。他似乎有些忌惮高个子格兰芬多,尽量往角落缩,普鲁厄特压根没注意他,只是狠狠地看着哈利离去的身影。

他们回到斯莱特林休息室。莱斯特兰奇愁眉苦脸地练习咒语,Abraxas跑到壁炉旁边诱骗低年级学生跟他玩牌。哈利与汤姆坐在书桌旁,各自开始写作业。两个小时以后,哈利觉得倦意上涌,他看了看休息室,周围已经空无人烟,只有他和汤姆在挑灯夜战。哈利合上书,打了个呵欠。汤姆还在奋笔疾书,一连串优雅的字迹在羊皮纸上踊跃。

“你还不睡吗?”

汤姆头都不抬。“我还不困。”

哈利耸肩,走向寝室,留汤姆一个人在公共休息室里。他爬上一张罩着深绿色幔帐的床,躺在床单上,用毯子包裹自己。他为这份悠游自在感到惊讶,好像他在斯莱特林是件无比自然的事情。叹了口气,哈利闭上眼睛,他得承认自己有斯莱特林的一面。

……手背上的鲜血……黑色的羽毛笔……一个癞蛤蟆样的女人……我不可以说谎……他的围巾上沾满了血……刺骨的疼痛……吐真剂……

哈利感到胸口燃烧着熊熊怒火。他猛地睁开眼睛,却被外面的光线刺痛了眼睛。时间已经到了早上,哈利喘了口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梦到了乌姆里奇。梦里的疼痛与耻辱仿佛还留在他的手背上,哈利无意识地摸上去,只摸到一片光滑的皮肤,但那份怒火没有消失。那个该死的女人。哈利恨恨地想。寝室里响起一阵高声大笑和一串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吵得哈利怒气冲天。

“闭嘴!”哈利撩开帘子,冲马尔福吼道。Abraxas呆住了。他有点不安地看着哈利,围着他的几个斯莱特林也吃惊地看了过来。哈利理都没理他们,他抓起椅子上的长袍,径直走向了盥洗室。当他从盥洗室里出来的时候,Abraxas仍然一脸苍白。

接下来的一天哈利心情极其不佳。他走进礼堂时想诅咒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又想起她根本不是乌姆里奇。Abraxas识趣地离他远了点。他在变形术课上心不在焉,如果不是邓布利多阻止他,他很可能要变出一只末影龙来。邓布利多被他的失误幽默到了,因为如果他真的变出来了,那么将会魔法历史上首个变形出魔法生物的巫师,但随即整个城堡都会被这只龙毁掉。邓布利多没有奖分或扣分,他只是看了看哈利,继续讲课。他的眼神让哈利迷惑,总觉得邓布利多是不是有什么事想告诉他。

下午,哈利坐进公共休息室的沙发里,拿出一本书来看。可他看不进一个字,梦里的东西正骚扰着他。

“你看起来真糟糕。”

一个声音说。哈利抬起头,发现汤姆正靠着墙站着,眼睛里透露出好奇。哈利又把视线收回到书上,他现在看的这一页在讲述如何无声地将人催眠,在哈利看来那些字母正在催眠自己。

汤姆在他斜对面坐下,将书包扔在一边。“我听说你今早对Abraxas发脾气。”

哈利厌恶地哼了哼。“他跟你诉苦了?”

汤姆将身体向后靠了靠,不置可否。“发生什么了?”他说,似乎真的在关心这个。

哈利抬眼看他。“只是恶梦而已。”

汤姆挑起眉。“这和你上次问我的预知梦有关吗?”

哈利顿住。他总是这么敏锐吗?

“不,没有,只是普通的恶梦。”

汤姆点头。他们安静地开始阅读。哈利觉得心情好了些,继续读着阴尸的制造过程。他阅读完两个章节,开始对这反人类的魔法造物感到恶心。他皱着眉把它放下,想了想,把那本大脑封闭术的书拿了出来。书籍里提到了大脑封闭术和摄魂取念两个部分,哈利随手翻阅着,慢慢开始阅读。哈利认识到这是一门酷似读心术的魔法,而大脑封闭术则是用来抵御读心术和心理幻觉。哈利忍不住扬眉,这是否意味着,如果他学会了大脑封闭术,就能够摆脱掉他周边的幻觉小问题呢?哈利感兴趣地继续读下去。

过了好一会,等他抬起头时,所有人都走光了,连汤姆也不见了。整个休息室只有他一个人。哈利看了眼时钟,猜他们多半是去大厅吃晚餐了。他收起书,决定与他们汇合。哈利迈过画像,穿行在走廊里,津津有味地回想着书里读到过的内容。

他很快上了楼梯,经过几道拐角,到了门廊附近。周围的光线忽然变暗了,他抬起头,发觉墙上的火把灭了一半。整条走廊变得非常阴沉昏暗,哈利皱着眉穿过拐角,却见到了相当诡异的一幕。

一个鬼魂平躺着悬浮在地面六英寸之上。它浑身乌黑,烟雾缭绕,一动不动,看上去就像死去了一样。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12)
热度(98)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