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TRHP]Enchanted 第十五章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HP系列及其人物。

警告:Dark!Harry,原著更改。

A/N:抱歉更新来迟啦!偷懒放松了一周后发现大纲和TR的戏份比想象中难搞得多,结果一直卡到现在……实在抱歉!

第十五章 - 竞争

这可能算是哈利见过的最怪异的现象了,甚至有些恐怖。寒冷的夜风从门廊两边吹来,不远处的火把随风晃动,整条走廊阴森可怕。哈利站在那里足足有半分钟,终于大着胆子走上前去,靠近鬼魂。在这安静得诡异的走廊里,他的脚步声显得无比清晰。

凑近一看,哈利忍不住屏息。那是拉文克劳的常驻鬼魂,格雷女士。她的头发散在空中,浑身缠绕着不详的黑烟,嘴巴微张,惊恐疑惧的表情凝固在脸上,眼睛呆滞地凝望自己的右手。她不再是不可触碰的了,因为当哈利走近她时,他的裤腿擦过了她的裙摆,像碰到一个极轻的气球一样,将她轻轻向旁边推了几英寸。哈利抽了口气,赶紧退后一步。怎么回事?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一个鬼魂不可能死两次,所以哈利猜格雷女士并没有‘死’,但眼前这情形怎么看都不正常。他盲目地四下张望了一阵,说不好到底是希望周围有人还是没人。

哈利的眼睛扫到格雷女士的手,她右手握拳举在胸前,像是在拿着什么东西。哈利弯腰,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串闪着微光的橄榄石项链。项链没有穿过鬼魂的手,而是被她捏在手心,长长的链子顺着她的手臂垂了下来。项链的挂饰是一颗巨大的翠绿色宝石,镶嵌在一块古铜色的椭圆挂坠上,上面盘着优美的纹路;在挂坠的背面,哈利隐约看到了几个字母,它们非常小,还是一种复杂的花体字。哈利眯细了眼睛,困难地辨认那些字母。

走廊的另一端传来礼堂大门沉重的开门声,接着是一阵不小的喧哗。哈利猛地站了起来,感到心脏狂跳。晚餐时间已经接近尾声,学生们愉快地聊着天,从礼堂离开。哈利意识到自己继续待在这里会显得相当可疑。他吸了口气,退开几步,把步子放的又轻又缓。现在肯定没法去礼堂了,他决定直接回休息室,假装什么都没看到。哈利过了拐角,立马开始狂奔,一路从一楼逃回地窖。他路上心惊胆战,生怕遇上其他学生,所幸直到他跑到斯莱特林休息室的画像前,都没有遇到任何人。

“审判。”他气喘吁吁地说出口令。画像挑眉看了他一眼,像是识破了他的心虚,随即旋开了。休息室还是像他离开时那样空无人烟,他松了口气,跳进一张椅子里,随便拽出一本书摊开放在腿上。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休息室的画像再度打开,把哈利吓了一跳。一群斯莱特林从外面闹哄哄地拥了进来,休息室顿时变得吵吵嚷嚷。他转头,马尔福和莱斯特兰奇从人群中挤了进来,正热烈地讨论。马尔福一转眼,发现了哈利。

“你在这里。”马尔福用他惯有的得意洋洋的语气说,和莱斯特兰奇一起走过来,“你听说了吗?”

哈利摇了摇头,瞟了一眼四周闹哄哄的学生,试图让语气不那么迫切。“怎么回事?”

Abraxas咧开一个假笑,靠着沙发坐下,灰色的眼睛里透露出兴奋。“有个鬼魂死在外面了,就在礼堂旁边。”

哈利假装不感兴趣。“我以为小孩子都知道,鬼魂本来就是死的。”

Abraxas打断了他。“我们所有人都看见了。她就倒在地上,浑身都是黑雾!”

哈利假装疑惑。“真的?”

“是拉文克劳的鬼魂,格雷女士。”莱斯特兰奇津津乐道地说,“一出礼堂就能看到她,她躺在地上,什么反应都没有。”

哈利挑眉。“这不意味着她真的死了。”

“教授说‘她临近死亡’。”Abraxas兴奋地说,“显然不管是什么东西害了她,那玩意肯定能真的杀死人,只不过因为鬼魂已经死了,没法杀两次。”他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不过就算如此,她不也是‘死’了么!”

“是谁干的?他们有查出来么?”哈利问出他真切想知道的问题,没想到莱斯特兰奇与Abraxas一起坏笑起来。哈利扬了扬眉。“什么?”

莱斯特兰奇和Abraxas交换了一个肮脏的眼神。“没人知道,这就是重点。”莱斯特兰奇嘻嘻笑着说,“你要是在那儿,就能看到连邓布利多都一脸茫然。我还从没见过他那副样子呢。所有教授都对此一无所知、束手无策。他们不知道是谁干的,也不知道怎么把一个鬼魂‘救活’。他们只好先把她搬走——我听诺特说那个幽灵可以被碰到了。”

“有意思。”哈利说,回想起他自己触碰到鬼魂时的情形。他好奇究竟是什么魔咒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是啊,可不?”莱斯特兰奇邪恶地说,“一个实体的鬼魂,如果往她身上施一个切割咒会怎么样?”

哈利无语地看着他。“你能有点正常的想法吗?”莱斯特兰奇却更加卑鄙地笑了。

哈利刚想问项链的事,休息室入口传来一些声响。哈利仰头看去。汤姆从门洞跨步进来,皱了下眉头,仿佛为休息室闹哄哄的气氛感到心烦。尽管他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英俊的脸上却显得有些冷峻。他快步走下休息室的几层台阶,步子比平时要大。如果换做别人,哈利会猜他陷入了焦虑。

汤姆转动眼睛看到了他们。他的视线停在了哈利身上。有那么一会儿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眼神充满探究。哈利皱了皱眉。莱斯特兰奇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咧开嘴,伸手挥舞吸引汤姆的注意。

“嘿,汤姆——”他大喊,“你知道有只鬼魂死在礼堂外面了吗?”

汤姆调转视线,看向莱斯特兰奇,冷冷地笑了。

“看来我的观察力被质疑了啊,莱斯特兰奇,否则你怎么会问如此显而易见的事?”

莱斯特兰奇愣住了,显然对汤姆的怒火猝不及防。他局促不安地张了张嘴,汤姆冷笑着看着他,品尝着后者脸上的恐惧。Abraxas躲得远远的,眼睛在二人身上转来转去。不知是不是哈利的错觉,休息室里似乎安静了一些。

莱斯特兰奇拼命眨着眼,又摸摸鼻子。“我只是想确定你看到了……”

汤姆的目光充满鄙夷。“是啊,我还看到了你的愚蠢。”

莱斯特兰奇开始慌张起来。“汤姆?”他虚弱地叫了一声。汤姆理都没理他,转身穿过休息室,一个高年级学生小心地让开路。汤姆撩开通向寝室的帷幕,消失在通道后。

过了一分钟,休息室又闹腾起来。莱斯特兰奇的眼睛仍然望着那片绿色的帷幕。Abraxas在他身边拿出作业,一边幸灾乐祸。“汤姆说得对,真是蠢透了的问题。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莱斯特兰奇回过头,厌烦地看了Abraxas一眼。“你就闭嘴吧。”

Abraxas发出更大的笑声。哈利把手里的书丢在一边,站了起来,莱斯特兰奇正忙着瞪马尔福而顾不上他。他绕过两个嘀嘀咕咕的低年级,钻进汤姆刚刚离开的寝室入口。帷幔在他身后缓缓合上,将休息室的喧闹隔离开来。他走上一条阴暗的通道,左拐来到五年级男生的宿舍。房间里漆黑静谧,壁炉里燃着一小团火焰,缓缓摇曳。哈利感觉有什么在眼角附近动了动,他转头看去,发现汤姆正端坐在一张靠墙的扶手椅上,完美地融进了阴影中。他冰冷的双眼抓住了哈利的视线,像是隐藏在黑暗里的捕猎者。哈利几乎要在那注视下畏缩,但他向前一步走进房间,关上了身后的门。

“发生了什么事?”他问,在昏暗的光线下绕过艾弗里的床,走到汤姆身边坐下。

汤姆没有回答。火光的影子在他侧脸上闪动,让他的表情变得些微冷硬。那双深邃的暗色眼睛冷静地注视着哈利,它们令哈利想起了摄魂取念,那道咒语。哈利有些惊慌地意识到汤姆肯定对此熟知。他努力按照书上所说,让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汤姆冷酷地笑了。“格雷女士死了,有人对那鬼魂做了些什么。”

哈利点点头。

“莱斯特兰奇告诉我了。”

汤姆眼底闪过一丝怒火,哈利忽然觉得提起莱斯特兰奇并不明智。

“我听说连邓布利多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小心地抹去了他们的名字。

汤姆冷笑一声。“人人都有自己的猜测,哈利。邓布利多也是,但他从不会表现出来。”

哈利在反应过来之前就问出了问题。“那你的猜测是什么?”

汤姆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让人无法读懂。几秒后,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个笑容。

“你不在那里。”

哈利困惑地点头。

汤姆只是盯着他,不知何故笑得更明显了。

“你不在那里,”他重复了一遍,“你那时不在礼堂。”

哈利幡然醒悟,他眨了眨眼,对话题的走向感到紧张。阴影将汤姆的脸色衬托出几分不善。哈利吞咽了一下。不止一次,哈利怀疑起汤姆的身份。汤姆脸上的表情与哈利戳穿他是继承人时一模一样,冷酷、锋利、危险;哈利的感觉也与那时一模一样:每当汤姆这么做时,他才更像他自己。这个想法并没有让他轻松起来。不管怎么说,汤姆是个纯粹的斯莱特林,而哈利却有一半属于狮子。这是他们本质的不同。哈利可以将他在走廊上遇到的事情全部和盘托出,但很可能汤姆已经知道了那些事,他说出来反而会徒添怀疑。

哈利靠着沙发,试着放松,直视汤姆的眼睛,尽管这更令他心虚。

“你是说那是我做的?”

“我没那么说。”

但哈利知道他就是那个意思。

“不是我,当时我待在休息室里看书。”

“不吃晚餐?”

哈利挑选着措辞。

“我正准备要去,那鬼魂已经出事了。”

汤姆几乎是平静地凝视他,但哈利无法忽视那之中的冰冷。片刻后,汤姆转开了视线,缓缓点头。那么,他或多或少得到了一些信任,哈利微微松了口气。

他伸手抚过头发,感到一丝疑惑。汤姆真的在怀疑他吗?哈利有什么理由去攻击一个鬼魂?话又说回来,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他盯着壁炉里跳动的火焰,颇有点百思不得其解。汤姆像是看透了这一点,他向后靠着椅背,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哈利感到有些恼怒,然后反应过来。

“你知道些什么对吧,汤姆?”

汤姆挑起眉毛。“怎么,莱斯特兰奇还没告诉你一切吗?”

“要我说,他不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哈利停顿了下,“但我觉得你肯定注意到了些东西。”他接着说,“你比别人回来得晚。”

汤姆打量了他片刻。“我帮助教授把鬼魂送进了医疗翼。”

哈利稍稍惊讶地扬眉。

“他们让你送她?”

汤姆懒洋洋地笑了。“我是个级长,哈利,帮助教授是我的分内之事。”

哈利挑眉看他。那么多级长里偏偏是汤姆,一个五年级学生?哈利很难相信这里面没有巧合。他看着汤姆,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

“是啊,可是斯莱特林从不给予免费的帮助。”

汤姆看起来镇定自若。“你想说什么?”

哈利微笑。“我在想你也许从教授那里偷听到了些消息。”

汤姆笑了。“偷听可不是个正确的词。我只是站在那儿,人们要交谈可不是我的错。”

“那么你的确知道。”

“或许。但是如果你想让我告诉你,可得再努力一点。”

“他们都说那是黑魔法袭击,但我们都知道没有魔法能造成那种结果。”哈利说,“鬼魂受伤的原因实际上出乎你的意料,是不是?”他突然想到那枚项链。“那不是魔法,而是某件东西。”

这回,汤姆眼里的笑意不见了。

“有时候你实在是敏锐过人啊,哈利。”他慢吞吞地说,“我该假设我之前的怀疑是对的吗?”

“我说对了?”

“一件东西,是的,你说对了。告诉我,哈利,你这些有趣的小点子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也许我只是侥幸猜中。”

“是吗?对于一个从未见过现场的人来说还真是令人惊叹。”

哈利试图表现轻松。“这猜测难道不是与你的想法完全一致吗?”

汤姆凝视着他。片刻后。“一串不寻常的项链,出于某种原因它并没有穿透格雷夫人,还造成了一种诅咒。”

哈利皱眉。什么样的诅咒能杀死一只鬼魂?“那有可能吗?”

“看起来它成为了事实。”

哈利仔细思索着。“教授们对此有看法吗?”

“要我是你,就不会操这么多心。”

他抬头望向汤姆,后者微微一笑,不知怎的那看起来更像个假笑。

“你在让你自己变得可疑,哈利。”

哈利望着他,不知该说什么。汤姆笑着看他,眼睛却比冰面还冷。哈利知道他不可能再得到任何东西了。

“教授们会找出犯人的,别担心了。”

哈利勉强一笑。“真令人安心。”

汤姆狡猾地笑着。

“鬼魂由塔布连护士长负责,如果你担心的话。”

哈利不知道那是句玩笑话还是汤姆在嘲讽他,他干巴巴地笑了笑。

“谢了,不过我还不想做恶梦。”

“不客气。”

哈利站了起来。“享受你的夜晚吧,我还有一篇论文没完成。”

汤姆靠在椅子里,懒洋洋地看着哈利。

“晚安,哈利。”

“晚安。”

哈利离开了房间。直到门完全被关上,才将汤姆的视线隔开。哈利朝休息室走去。他才不相信汤姆会坐视不管呢。汤姆从来不做无结果之事,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帮助教授运送鬼魂,这里面必定有什么隐秘。也许正是揭露汤姆·里德尔其人、破除周遭幻觉的秘密。哈利会将它找出来。

次日早晨哈利踏入礼堂时,没有哪个学生不在谈论昨晚的鬼魂事件。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马尔福声称自己是最先几个发现鬼魂的人之一,他被围在一群人中间,假模假式地诉说他是怎样和其他学生一起撞见那只鬼魂的。哈利则是尽自己最大努力不去往汤姆的方向看,免得对上他的目光。他对这事完全没有头绪,需要点时间思考下一步。

饭后,哈利跟着一群斯莱特林,来到黑湖边一块开阔的空地上,加入在那里等待已久的布朗教授。他是个留着络腮胡的高大男人,一头狂乱的灰色头发,穿着一件厚实的皮大衣,神态上看颇有点像疯眼汉穆迪。这是一堂合上的神奇生物保护课,空地的另一端是一群赫奇帕奇,哈利有些庆幸他不必再和格兰芬多们搅在一起。人都到齐后,教授带着他们朝一个方向走去。哈利很快认出这是通向禁林的道路。

很显然马尔福也认出来了。

“你不会就这么把我们带到禁林去吧?”他不乐意地喊道。

教授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

“别担心,孩子。你们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哦,是吗?谁不知道一个月以前,有个三年级在您的课上受伤了呢?”

教授停了下来,回头望向他。马尔福用着不信任的眼神瞪着他,毫不示弱。其他学生都停下来看着他们。

“谁告诉你他是在我的课上受伤的?”

马尔福嗤之以鼻。

“学校里不是早就传开了吗?”

教授望着马尔福,看起来很疲倦。他扫了眼周围的学生们。

“事情不是它看上去那样子的,尽管我也很遗憾发生在Lightery先生身上的事。”他面向其他学生,“我向你们确保这种事不会再发生。”

马尔福小声地嗤了一下。“说的倒好听。”

教授瞟了他一眼。

“至于你,马尔福先生,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不加入我们。”

说完,教授转头继续向前走。

“害怕?”马尔福愤怒地说,“我是怀疑他。”他瞪向那些捂嘴偷笑的学生,跟上队伍的步伐。

他们走在草地上,渐渐接近了禁林的边缘,成排的树木遮挡住了密林深处的景象。教授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学生们都围着他站着。哈利注意到在大树的旁边,有几个高高的土堆,像是孩童在沙滩搭起来的沙子城堡,只是它们看起来相当坚固。土堆上趴着十几只巴掌大小的火红色蜥蜴,它们颈部有着像伞一样的薄膜,此刻都朝着太阳的方向张得大大的。

“我们今天要学习如何照顾火蜥蜴。”教授说,指着那些蜥蜴给他们看。“一般来说,火蜥蜴喜欢热的地方,有一些品种甚至居住在火山旁边,它们遇到人时会吐出火球攻击。”他看到学生们一个个变得惨白,笑着继续说,“当然我们要处理的品种没有那么危险。它们属于火蜥蜴的分支,居住在温暖的地底,白天时会爬出来晒太阳,利用脖子上的薄膜来储存热量。它们只有在极度不安或愤怒时才会试图攻击人。”

前排几个的学生刚刚松了口气,这时又提心吊胆起来。教授呵呵地笑着,走向那几个土堆,小心地将其中一只蜥蜴拎了起来,放在手掌心里。

“瞧,它们是温和的物种。你可以摸摸它们的背脊,它们喜欢这样。只要别抓住它们的冠,它们就基本不会生气。”

马尔福哼了一声。“基本。”

“你们接下来要学会如何给它们喂食,它们只吃胡桃虫的幼虫。你们会在那里找到活的幼虫。”他指着不远处的一个蜂箱,“注意不要喂太多,它们吃起来可不会停。”

教授为学生两两分组。哈利注意到即使不属于格兰芬多,也鲜少有学生乐意与斯莱特林组队。斯莱特林们对此并无不适,反而还沾沾自喜,一脸嘲笑,好像他们很乐于与其他学院有分歧。

马尔福被分到和一个头发卷曲的瘦小男生一组。男孩脸上脏兮兮的,袖子上一大块污渍,好像很多天没洗澡。马尔福嫌恶地瞪着他。对方没有退缩,瞪了回去,还故意冲他打了个喷嚏。马尔福的脸扭曲了,他大骂着跳开几步,用手拍打袍子。

哈利忍不住咧嘴,转头看向自己的搭档。那是个矮个子赫奇帕奇男生。他胖乎乎的,有一头稀疏的黑发,头发紧贴着头皮。他颤颤巍巍站到哈利旁边,怯生生地看着哈利。

“你、你好,我是拉里·隆恩。”

哈利眨眼。“哈利·波特。”

隆恩点点头,似乎对哈利有些好感。他朝哈利笑了一下,或者说他试图笑了一下,实际上却像做了个鬼脸。那感觉很奇怪,哈利皱皱眉,转身走向土堆,隆恩赶紧跟随在他身后。

哈利站在土堆前,观察那些火蜥蜴。它们浑身火红,只有尾巴尖端是黑色;脖子上的伞状薄膜撑得大大的,在太阳下放出一种奇异的橙红色光芒。哈利学着教授演示的样子,小心地将一只离他最近的火蜥蜴拨弄到手掌上。哈利感觉手上像是拿了一个小火炉,几近烫手,但维持在他能忍受的边缘。蜥蜴懒懒地趴在他手上,喉咙一收一缩地呼吸着。如果眼下没有别的事让他操心,他也许会为这只火蜥蜴感到惊叹。

隆恩花了好长一段时间绕着土堆打转,就是不敢把手伸过去。在他又一次把伸到一半的手缩回来时,哈利丧失了耐心。

“随便拿一只吧,除非你是想让这些火蜥蜴饿死。”

隆恩的脸一下子变得比火蜥蜴还红。他瞥了哈利一眼,双手揪了揪袍子,终于发着抖抓住了一只火蜥蜴。可是他同时也抓住了那只蜥蜴的冠。这个举动激怒了它,它愤怒地高叫,朝隆恩吐出一大团火焰。男孩尖叫一声,急急忙忙用一只手臂挡住脸,火焰腾地在他的袖子上燃烧起来。隆恩大叫着丢下那蜥蜴,倒在地上发出高声惨叫。

哈利被他吵得心烦,抽出自己的魔杖。如果男孩能冷静下来,把火灭掉是很简单的,顶多烧掉一小块布料。可是隆恩在地上打着滚,让哈利很难瞄准,他自己手上还拿着一只火蜥蜴呢。

“得了,冷静点,它不会烧死你的。”

隆恩完全没听到他的话,自顾自地在地上嚎叫。哈利只好先把手里的火蜥蜴放回土堆上,再处理他。不过布朗教授已经先他一步朝隆恩施了个清水咒。隆恩被淋了个透湿,火焰一下子就被浇灭了。他被水一激灵,打了个抖,终于停下了尖叫,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我说过了不要抓它们的冠,隆恩先生。”教授无奈地说。

“我打赌隆恩不是故意的,教授。”他们身边传来一个兴高采烈的声音,“那个斯莱特林学生需要负一部分责。”

哈利猛地转过头,说话的是一个高个子的赫奇帕奇,梳着一头整齐的卷发,挺着胸膛,好像有人在后面用魔杖顶着他似的,让人很难忽略他胸口上闪亮的级长徽章。他的背挺得笔直,很自豪地站在教授旁边,一脸春风得意。哈利想起他二年级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吉德罗·洛哈特。赫奇帕奇正拼命冲他眨着眼,哈利无比烦躁,生出一股想冲人下咒的冲动。

教授皱了皱眉,看了看哈利又看了看地上的隆恩。

“怎么回事,波特先生?”

赫奇帕奇级长略带歉意地微笑,哈利心下火起。

“他愣在那里有一会儿了,我只是让他快一点。”哈利尽可能保持平静地说。

教授点点头,他弯腰把隆恩从地上拽起来。男孩一脸惊魂未定,晕乎乎地看着周围。教授叹了口气。

“去那边坐着休息会儿吧。”他转头看看失去搭档的哈利,指了指赫奇帕奇级长,“波特,你暂时与查普曼一组。”

哈利发出一声呻吟,他宁可自己一个人。查普曼开心地笑着答应教授,还悄悄对哈利眨了眨左眼。哈利真搞不明白他到底是哪里惹着这人了。

“哈~面对隆恩有点儿沉不住气?他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相信我,我很理解你,但你也不应该欺负他。”教授带着隆恩走远后,查普曼对哈利说,他不经意地拍了拍胸口。

哈利叹了口气。“你想怎样?用你的徽章打我吗?”

查普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怎么会?我绝不会采取暴力的行为。我父亲告诉我,沟通才是第一位。”他夸张地比划手势,“啧啧,刚刚若不是我在旁边,换做别的学生看到,你就要遭殃啦。”

“我真受宠若惊。”哈利挖苦道,转身走到土堆旁边,想远离他。

“噢,千万不要为我这么做!”他追上来,凑到哈利跟前,“我知道这是我应得的,但我不想变得骄傲,你知道……还有,欺负学生是不可以的,尽管我肯定你不是真的想那么做,你只是有些不耐烦——”

“你说完了吗?”哈利打断他,举起一只火蜥蜴,“如果你继续说下去,我也许不小心抓到它的冠。”

赫奇帕奇睁大眼睛,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哈利反倒不知如何反应。“抱歉,抱歉,这都是我的错,我不知道你会这么专心听我说话,以至于伤害到这些小生灵。”

哈利恼怒地嘶嘶出声,认定了这人是个白痴。“是吗?那你最好闭紧你的嘴,否则我很确信会发生另一起着火事件,受害者很可能会是你。”

他很高兴看到查普曼的脸有些发白。

“你不会这么做的,对吗?”查普曼勉强笑着说,“你可以改正的,我相信你可以,分进斯莱特林并不意味着你很邪恶——”

他嗖地抱头蹲下,一大团火球刚好从他头顶飞过,打中他身后的地面,土地变得焦黑一片。

“哎呀。”哈利慢悠悠地说。火蜥蜴很不高兴地在他手里乱抓,哈利微微吃痛,松手把它扔下,那生物一落地就跑远了。

赫奇帕奇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袍子上的灰尘,伸手整理弄乱的金色卷发。

“你有些激动……对吧?”他喘着气说,一边拔掉两根烧焦了的头发,“难以平静下来……我理解……也许这不是最好的交流时刻……要不是我出色的反应速度,我可能就要受伤了,擦破点皮……当然啦,那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你会被教授扣分,我们都不希望这事发生对吧?噢,你大可放心,我不会跟教授打报告的……”

哈利冷哼一声。“你最好是不要。”

“哈,你想什么呢!我怎么会背着别人说坏话呢!你用不着担心,啊,也不用对我道歉,我完全能处理好……下一次,我们可以挑个合适的时间谈谈。”他微笑着对哈利眨眨眼睛,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永远别放弃你自己。”

哈利想翻白眼。查普曼从怀里拿出一面小镜子,对着它梳理头发。哈利干脆忽视了他,捧起火蜥蜴朝蜂箱走去。大部分学生都聚在那附近,给蜥蜴喂食。蜂箱前排起了一小段队伍,人们挨个从抽屉里挑选胡桃虫的幼虫。那是种肥肥胖胖的蓝色毛虫,大约小指粗细,身上环着几圈醒目的黄色条纹。它们窝在蜂箱的抽屉里,吞食几片大树叶。哈利皱着眉从叶子上拽下一只毛虫,它马上盘起身体,缩成环形。哈利捏着它,送到火蜥蜴的眼前。那火红色的生物静止了一会,脖子突然飞快地一伸一缩,毛虫就被它吃进了嘴里。它将虫子咽下肚子,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喷出一小簇火焰。

课程结束时,他总算能彻底摆脱烦人的赫奇帕奇。哈利迫不及待地丢下火蜥蜴,从未这么感激他能回到斯莱特林们的身边。马尔福趾高气昂地冲一个矮个子说着什么。他们等着教授布置完作业,才纷纷四散而去。

“你交了个朋友?”

Abraxas厌恶地说。他们踏着青绿色的草地回到城堡。查普曼远远朝哈利比着手势,喊着什么‘改掉残忍的行为’。

哈利嗤鼻。“我有那么无聊?”

他奇怪那人怎么不去缠着马尔福呢?马尔福比他要残忍多了,哈利可没虐待过家养小精灵或别的什么生物。远处查普曼一边挥手一边倒退离去,差点被石头绊倒。哈利和身边的人一同大笑起来。

到了午餐时间,哈利才来得及想他的计划。他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来到礼堂,坐在两个黑发斯莱特林女生旁边,给自己盛了一些鸡蛋。他有点发愁,因为他压根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汤姆是怎么做到一副熟知万物的样子的?他总是与周边人拉近关系,却很少有人能知道他的秘密。哈利咬了一口面包,感到一阵不公。他抬头扫视了一遍教师席,迪佩特校长神情沉重地吃着面条,梅乐思与斯拉格霍恩在低声交流。他朝餐桌末尾看去,在那里看到了魔法史教授马伦。

哈利顿时有了个主意。如果他没记错,马伦是拉文克劳的院长。他应该知道些什么。毕竟,格雷女士是拉文克劳的常驻鬼魂。哈利思索着,决定饭后去找一趟马伦教授,反正他也没有别的线索。

他坐在餐桌边,眼睛盯着教师席,等着马伦何时离开。他身边的人都差不多走光了。马伦还在那里悠闲地喝着水。哈利感到有些不耐烦,这时艾弗里朝他走了过来。

“嘿,哈利,你瞧见莱斯特兰奇了吗?”

哈利摇摇头,舀起一勺冰凉的奶油汤。他嫌恶地放下勺子,把碗推远了点。

“你干嘛找他?”

艾弗里愤恨地撇嘴。“他在玩牌的时候作弊!骗了我好几个加隆!”

哈利哂笑,看来他花了不少时间才发现这点啊。“你在休息室没碰上他?”

他摇摇头。“连个影子都没有,我找他一天了……不管怎么说,谢谢。”

哈利点头,目送艾弗里出了礼堂。他转头看向教师席,马伦已经不见了。哈利暗骂一声,立刻抓起书包站起身,急匆匆跑出礼堂。他完全不知道马伦会去哪里,想了一会,他决定直接前去马伦的办公室,也许他能在那堵到人。

他绕了一点远路才找到魔法史教授的办公室,祈祷着马伦此刻已经回来了。哈利还没想好如何将话题引到鬼魂事件上。他不知道装同情能否骗得过教授,让他告诉哈利真相。他还在苦恼的时候,房间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一声高声大叫。

“可是……教授!我非常想要知道格雷女士的情况!”

哈利笑了。他还真是够幸运的。不论是谁问出那问题,都比他一个人去问强。他笑着敲了敲门,过了没多久,办公室门被打开了。马伦又高又瘦的身影出现在门后。

“啊,是波特先生,”马伦脸上有些劳累,他眨了眨眼,“你有什么事吗?”

哈利下意识说出了第一个跳进脑中的话题。

“我最近研究到了一个课题,教授……您知道创始人的遗物吗?”

教授脸上浮现出一丝骄傲的微笑。“噢,天哪,你研究的领域真广,是不是?”他一只手拍上哈利的肩膀,将他带进了办公室,“先进来吧,孩子,我们都不想站在门口聊天。”

哈利来到了一间朴素的办公室。墙壁是舒适的浅棕色,其中一面墙上开着扇白色的窗户,让房间里更加明亮。整间办公室没有摆太多装饰,倒是有很多书柜,上面摆着成套的大部头书籍。办公桌前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哈利不认识的拉文克劳女生。想必是尖叫声的主人。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戴着牛奶瓶底似的眼镜,挡住了大半张脸。她惊恐地朝哈利看了一眼,又把头转了回去。

“快坐下吧。”马伦招呼他坐在沙发上,紧挨着那个拉文克劳,女生紧张地抖了一下,往旁边缩了缩。“沃伦小姐刚到没多久,你的问题要先等一等了。”他冲哈利笑了一下,在办公桌后落座。哈利假笑着点点头,他可以等上好一会,女孩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可是哈利做不出来的。

“沃伦小姐……你刚刚提到,格雷女士的情况,”马伦慢慢地说,像是怕伤到女孩,“她现在在医疗翼,很遗憾,我们目前还没发现如何将她拯救回来,但我认为这是有希望的。”

拉文克劳白着脸点点头,浑身都在发抖。“那凶手呢,教授?你们找到了嫌疑人吗?你们找到是什么害了她吗?”

马伦叹了口气。“不幸的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半点头绪……不过不要担心,”他安抚着脸色惨白的女孩,“邓布利多教授与校长最近在商谈此事,相信他们应该很快能找出嫌疑人,如果是学生,学校肯定会开除他们。”

沃伦点了点头,不得不咬着嘴唇,免得颤抖得更厉害。

哈利决定顺着势头开口。

“教授,您知道格雷女士最后一次‘活着’出现是在什么时候吗?”

没想到马伦竟然露出一个微笑。“你真是问对人了,波特先生,沃伦小姐与格雷女士关系一向不错,她也许会知道。”

哈利看向女孩。无怪乎她会哭得这么伤心,这很能说得通。

沃伦苍白着一张脸。“我……我不知道……昨天我没去找她……我去图书馆看书,想早点把作业写完……”

“那前一天呢?”哈利问。

“我……我记不太清……我在大厅跟她问了好,然后中午见到了她几次……”

“那么至少,她在前天中午时还完好无损。”哈利下结论。

拉文克劳把头压得低低的,用一只袖子捂着鼻子,抽搐了一下,颤抖着点点头。

“好啦好啦,你们用不着考虑这个,”马伦教授安抚地说,“教授们会处理好的,你们别担心。特别是你,沃伦小姐。”

沃伦再次点了点头。她站起来,对教授鞠了个躬,走到办公室门口。马伦拍了拍她的背,送女孩离开了办公室。

“与鬼魂成为朋友真是相当罕见。”哈利说,看着教授将门关上。

马伦摇了摇头,给了他一个苦涩的笑。“沃伦小姐在同学中不太受欢迎,我经常接到级长的报告,她总是被人排挤……”

“为什么?”哈利问道。

马伦看了看他。“这些事我不应该告诉你的,不过,沃伦小姐在学习上不是特别好。”

哈利有些惊讶。“我以为拉文克劳都是爱读书的人。”

马伦笑了笑,坐回椅子上。“啊哈,波特先生,这就有点学院偏见了。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不是每一个拉文克劳都是小天才,就像格兰芬多也有胆小之徒。”

哈利轻轻点头,无法抑制地想起了彼得。

教授冲他和蔼地微笑。

“而斯莱特林也有优秀的能人。”

哈利眨了眨眼睛。

“您是说汤姆·里德尔?”

“我本来打算说你,不过,是的,汤姆·里德尔先生。”马伦像是陷入了回忆,他微笑着摇摇头,“非常、非常有天赋的学生。我记得你和他是好朋友?”

汤姆身上有太多哈利没搞明白的谜团,他很难认为他是汤姆的朋友,不过他点点头。

“是的,教授。”

“那真是非常好,你很难在人生中遇到真心的朋友。”教授唏嘘道,然后他又笑了笑,“我猜你们在一起研究你提到的课题?”

哈利故作惊讶。“汤姆向您问过创始人的遗物?”

“每个对历史有兴趣的人都难免会查到这些事。”马伦说道,“这么说来,你们并不是在合作?”

哈利想了想。“您可以把它称之为竞争,教授。”

马伦教授点头以示了解,他看起来非常开心。“我当了这么久的魔法史教授,你们两个还是唯一来问我这个问题的学生。”他顿了顿,“你想知道什么呢?”

哈利笑了笑。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但他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往前更进一步。

“Well,只是作为竞争,您知道的。”他笑着说,“任何事,先生,任何您没有告诉汤姆的事。”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10)
热度(97)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