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为 @Eckmann 巨巨的图配上一小段文,谨以此表示我对Dark!Potters与巨巨的爱( *´艸`*)


那只兔子蜷缩在离他数英尺之遥的地面上,浑身包裹着雪白柔软的绒毛,腿部肌肉适当地紧绷,蓄势待发。它耸动着濡湿的鼻尖,在壁炉火焰的照射下隐隐透出水光,覆盖着毛发的腹部微微颤抖。Harry几乎可以感受到它散发的热度,那一定是温暖的、甚至有些热烫,那些细软的白毛似在骚动他的手心。它是如此地鲜活、富有生命力。

“你看到那只小兔子了吗,Harry?”

父亲环抱着Harry的身体,愉快地在他耳边问。

“Yes, Daddy.”

Harry轻轻回答。

“你喜欢它吗?”

Harry点了点头。James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Harry紧紧靠着他父亲,甚至都能感受到那笑声在James胸腔里震动。

“非常好,现在,看仔细了。”

James轻柔地握住他的右手。Harry握着魔杖的手。

那不是Harry的魔杖。Harry要到十一岁才能正式拥有他自己的魔杖。他父亲的魔杖十分强大、有力,但不能完全理解他。Harry用了一段时间去适应它,它从没有真的拖慢过他的课程。

“Crucio.”

James冷酷的、充满决断力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立即,兔子叽叽地尖叫起来,只不过那声音太小,不比开水的咕噜声更响。它紧缩着四肢,躯体剧烈地抽搐,在地板上扭动。那咒语将Harry的手与兔子的身体连了起来,他仿佛能触摸到动物跳动的心脏、血管中奔腾的血液、体内的生命。它们都是他的,都由他所控制。Harry可以简单地操控那生物体内的每一根神经,为它们带来更多痛苦与折磨。Harry自身的想法,决定它的命运。

那……太令人着迷。

“现在,仔细看。”

父亲低沉的声音将Harry带了回来。他缓缓抬高Harry的手臂,举起了魔杖。那兔子跟随着缓缓升至空中,像被魔力凝成的鱼钩钓起来的鱼。它徒劳地尖叫,激烈地蹬着腿,全身抽搐着。柔软的绒毛此刻已变得干枯凌乱,肮脏不堪。渐渐地,它在持续的酷刑咒下丧失了力气,慢慢安静下来,不再剧烈抽搐扭动。但Harry明白父亲施加给它的痛苦没有减少半分。最终,它陷入一片平静。那双玻璃质的红色眼睛无神地凝视着空气。只有偶尔的一个抖动证明它是一只动物,而不是一个覆盖着白色毛皮的物品。

“你学到了吗?”

James柔声问道。

Harry迟疑地点点头。父亲稳定温暖的手掌紧贴着他的手。他可以看清咒语对那生物起的作用,感受着流向魔杖的强大魔力。即使是对于他来说,这条咒语也过于超前了些。他将会花上一段时间和练习才能学会它,那会是艰苦又漫长的训练,Harry还从未尝试过。

但没有关系,因为他父亲在这里。

他轻轻抓住了父亲的衣衫,换来James一阵温和的低笑。

他父亲在这里。

Eckmann:

#脑洞一发# 黑黑的詹姆在教导年幼的哈利!www #父爱如山#

评论(6)
热度(78)
  1. AzusaMandelbrot 转载了此图片
  2. MandelbrotEckmann 转载了此图片  到 倒影世界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