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reddit命题区 HP同人翻译

原本只是在reddit的命题区找找灵感,然而发现HP的上镜率有点高啊2333 各种梗求同人,有感动有搞笑有严肃XD 于是挑了几篇有意思的进行翻译,强烈推荐最后一篇~

呃……木有授权……低调低调XD


求一段HP同人:德思礼家实际上正如他们声称的那样,是一个完美有爱的家庭,而哈利则真的在少年犯学校上学。

作者 wallaby_al

猫头鹰似的叫声回荡在女贞路4号,同时最小的那间卧室门又摇动了。每过几分钟会安静一点,接着是什么东西撞到铁栅栏上的沉闷响声。

“弗农,”佩妮·德思礼恳求道,“也许我们能让他出来,就一会儿?”她倾身,打开床头灯。

“我们不能,亲爱的。你知道去年发生了什么,在动物园的蛇……可怜的皮尔斯到现在还不敢和达利说话。”高大的男人深深地叹气。“我去看看他现在想做什么。”他从床上爬起来,穿上睡衣,弗农走上楼梯打开了哈利房间的门锁。

房间里笼罩着浓厚的黑暗。即使窗外无处不在的街灯光线也无法穿透这黑暗。

“他们要来接我走了。”哈利的声音在角落里响起。“嘟-呜,”他加上一串忧伤的声响,“我的猫头鹰很孤单,弗农,她得获得自由。”

弗农小心地在床上坐下。“赫敏?赫敏是你的猫头鹰吗,哈利?”

啪!哈利反手抽了他叔叔一下,眼中浮现蔑视。

“她的名字是海德薇,你这肮脏的麻瓜。”哈利看向窗外。“你应该让我走,霍格沃兹里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

弗农压抑住一声叹息。“哈利,我们和斯内普医生说过这个的,你还记得吗?”他伸出手臂想要抱住小男孩的肩膀,但随即抽回了手,他记得哈利被触碰时的反应。“我们都同意了霍格沃兹不是真的,是你想象出来、只存在于你的脑子里的地方。”

“我可以到那里去。”哈利镇定地继续,“你只需让我走。”

“我很抱歉,哈利,但我们不能。你记得可怜的费格太太吗?她和她的猫怎么了?”

哈利眯细了眼睛。“她恨我。”

“不,哈利,她真的不恨你。”弗农柔和地说,试图在他侄子的眼里找到一丝通情达理。“哈利,我们上个月聊过的,我们去邓布利多协会参加会议的时候,不是说过,如果你不愿意继续疗程,我们就得考虑让医生开一些阿兹卡班尼处方药帮助你。你还记得吗?”哈利像被刺痛一样朝后退了点。

“去年我保护好了魔法石。我保护好了它,他们会让我回去的。”

他从他的睡衣口袋里摸出一块脏兮兮的鹅卵石,正是他们上回去协会时他坚持捡回来的。男孩的眼角泛起泪水。

“他们必须这么做。”


最终战役的时候,哈利的缴械咒真的把伏地魔缴械了。接下来故事怎么发展?

作者 psycho_alpaca(作者瞎写我也瞎翻译了233 欢迎去看原文)

“除你武器!”

整个礼堂都集体屏住了呼吸,仿佛屋子本身活过来了一样;成百上千的年轻学生和教师们同时发出惊叹,那道咒语飞过整间房间,和里德尔肛了个正面……然后把他的魔杖击飞了。

“阴缺思婷。”哈利说,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

“厉害,波特,总想搞个大新闻啊。谁来给我一根魔杖?”伏地魔脱口说出,接过了卢修斯递来的魔杖。“谢谢,现在我——”

“除你武器!”哈利再次大叫。

“消停会行不!”伏地魔翻了个白眼。“你除了平A还会什么!”

“试试忏悔吧,汤姆。”哈利突兀地冒出一句,其实只是为了让场面不那么尴尬而随口说点啥。

“你早就说过了,波特,够了。我是个萌死他(monster),人家才不要改变,人家也不懂什么叫做爱,好吧?看在上帝的份上,谁再给我一根魔杖?”(这里原文是for the love of God,前面老V你才说过不懂爱233)

“好嘞您走着~”

“谢谢,现在,阿瓦——”

“除你武器!”

“我真心!日!了!狗!”伏地魔大吼。“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再一根魔杖,Please!”

“先生,我们的魔杖全都售罄了。(我们要打出GG了吗?)”

“什么?棒呆啦。瞅瞅你都干了啥,波特?现在我们要开始摔♂跤决胜负了!”

“我不——”哈利本来打算说不,但是,考虑到现况,他获胜的概率也许不小。他的身材保持得很好。不像罗恩那样有赘肉,当然,但是,呃,他也有点操蛋的状况。这阵子他一直在喝乳清,还基本没咋跳过下盘练习。再加上,伏地魔看起来也没那么强壮,所以……“好啊,有种来肛♂我啊!”哈利说,然后整个礼堂都因为太一颗赛艇而爆发出“噢耶\(^o^)/”。

为了增添一点戏剧性,哈利脱掉了上衣扔在了地上。“去年勃起至今,来啊,看看我能不能Fuck♂You!”他说,相当后悔干嘛要加上迷之爱尔兰口音。

【接下来一整段都很迷之尴尬,大家可以到原帖看】

“嘿,里德尔,我要把你揍到得用漂浮咒——你怎么了?”

“我尴尬癌犯了,我太过有自觉了。”

“噢……”

“你想不想,呃,休息会儿,切个黑屏,喊个cut什么的?”

“好啊。”

“五分钟后再约?”

“十分钟吧,我要去趟洗手间。”

“就这么定。”

哈利走上了楼梯,前往格兰芬多休息室;伏地魔则是在房间另一端集结食死徒。

角落里,西弗勒斯·斯内普的鬼魂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我因为这种破事死掉。”他对差点没头的尼克咕哝,“草泥马的哈利波特。”


你是个十二岁的孩子,身处在一个全世界都是巫师的地球上。一个矮小单薄的男人有天突然出现在你家门口跟你说:“你是个科学家,亨利。”

(这个梗之前我也有想过XD 献个丑 话说作者把每个人的名字都微妙地改了233)

作者 luna_lovewell

跟着四十个准备进东布莱顿预科学校的一年级,亨利和罗伊一起钻进了咖啡店。其他一些已经坐在位置上的学生,基本不从食物上抬头。这儿一点都不像爸爸妈妈跟他提到过的霍格沃兹礼堂。这里没有上千根浮空的蜡烛和魔法天花板,亨利只看到脏兮兮的吊顶板和日光灯。而且这里也没有长长的原木餐桌、装着食物的银餐盘,只有磨损的红色塑料桌,还有凹陷的铝制餐盘,上面就装着一些起司通心粉。

“一定会有分院的吧!”亨利热切地对罗伊耳语。“我父亲告诉过我啦!”他观察了整间屋子想要找到介绍不同学院的告示板,但没找到。不管了;反正麻瓜版本的分院帽一定会解释的。

“分院?”罗伊咕哝。“分什么院?”他终究是个麻瓜种,所以很自然不知道在霍格沃兹是怎么做的。

难道麻瓜不分院吗?亨利奇怪。这一点儿都不合乎常理。海戈甚至还带他去了麻瓜图书馆,这样他才能在入校前获知学校的信息;他们用一种海戈称之为“网络”的机器。在那里,他看到了一些吉祥物的图片,它们都是明亮的颜色,和格兰芬多狮子一样。他们还去了麻瓜版本的对角巷(叫做“购物中心”),海戈解释了所有男孩们的都会被分到学校的不同住所。这就是分院了,对吧?

“你知道的,”亨利试图解释,“就像,他们把我们分到不同地方住那样。”

“哦哦哦。”罗伊理解地点头。“是啊,这就是这玩意儿的作用。”罗伊前面的一个年纪小点儿的女孩转过来递给他一叠纸。它们不是亨利经常用的草黄色的羊皮纸,而是平滑洁白的方形纸张,上面写满了一种黑色的字体。罗伊拿了一张,把剩下的纸张都递给了亨利。

亨利仔细查看选项,每一项旁边都有个黑色的勾选框:

温莎楼,A号宿舍

温莎楼,B号宿舍

丘吉尔楼,A号宿舍

丘吉尔楼,B号宿舍

“呃……”亨利不确定这是不是对的。做决定的帽子上哪去了?“选一个就行了?”

“是啊,”罗伊回答,看上去有点疑惑。“你怎么想,亨利?你想一起分一间吗?”

“当然!”他用不着停下来思考。不管他们选的什么学院,他身边总会有个朋友。

“嗯,我哥哥道格一年级选了丘吉尔B,”罗伊解释,脸上闪过淘气。“他说这栋楼的视野特别好,能够看到院子对面的女生宿舍!我觉得我们选这个吧!”罗伊前面的女孩转过身,朝他射来一道恶心的目光。她好像开始寻找女生宿舍里有哪栋楼不在丘吉尔B的对面。

亨利重新看向纸张。“嗯……哪种特质适合丘吉尔学院?因为我觉得我挺爱学习,也挺聪明的,但是我爸爸的学院一向以勇敢闻名,家族也会遗留特质。”他皱眉;如果有个帽子帮忙做决定会简单很多。

罗伊的脸困惑地皱了起来。“亨利,你真的有点奇怪。你在说些什么鬼?”

“你懂……”这简直心累!亨利从没和麻瓜们打过交道。“我们的学院不是得和我们的人格特质吻合吗?”

罗伊笑了。“这就是个住宿的地方,亨利。那里会有一张床和一张有小台灯的桌子。呃,灯也许坏了,如果我哥哥告诉我的是真的话。就是这样。”

“噢。”亨利再次看向他的纸。“那我猜丘吉尔B就可以了。”他看了一圈,想看看谁会传给他一根羽毛笔,但谁也没有。只有一些黄色的小棍子,顶端有些看起来像泡泡糖的东西。罗伊拿了一根,用它在纸上按了按,它在勾选框里留下了痕迹,亨利也学他这么做。只是这样,一切都完成了。这就是麻瓜版本的分院。

罗伊和亨利将他们的表格收好,排到另外一条队伍里。他们分发到了铝制餐盘,经过一个玻璃柜台。一个衣着邋遢的老女人从标注着“起司通心粉”的大铁容器里舀出满满一勺橙色胶状物,装满他们的餐盘。亨利都看不见一根通心粉。接着他们找到了一张桌子,然后随便坐了下来;亨利现在甚至都不认识丘吉尔B宿舍里的别的成员。

“这就是宴会了?”亨利问,戳了戳盘子里的胶状物。罗伊已经咽下去了一大半。

“没错!”罗伊说。“但是别太习惯了。我哥哥都说平时的食物远远没有第一晚这么好。他们就只是想给学生留个好印象而已,没别的。”他支支吾吾地说,嘴里又塞了一叉子食物。

亨利低头看向橘黄色的一坨玩意。他决定他不喜欢当科学家。

最后一句又嘲讽理科生!明明你去的是社区大学还好意思怪学校伙食不好【。


最终战役后已经过了六十年,哈利波特,已经是一位老人,坐在家里,他的伤疤突然疼痛起来。

(压轴放最后,这篇写的太棒了,2800投票不是随便说的)

作者 AtlasNoseItch

Harry独自一人坐着。这间屋子,曾经住过Ginny和他的孩子们,基本上已经空了。Ginny一年前去世了,他得承认这让他心里空落落的。他目睹了许多人去世,但Ginny的离开深深扎根于他心底。

他想着他的孩子们。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过不了多久应该会来拜访他的。他叹了口气。

没人知道他生病了。Ron知道,但他用生命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他有完美的一生,他想要走得安安稳稳。多次与死亡的近距离接触,让他想安静地离去。

他想要喝些茶,但他虚弱得站不太起来了。他拿出了魔杖,接着停下。他拿着那根老旧的、磨损的木棍在手,然后轻轻让一些小火花从顶端飞出。

他微笑。他爱着这种感觉,这么多年过去,魔法仍然能令他惊奇。

突然,他的伤疤疼痛起来。

他并没有因此惊恐,也没有因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房间角落里而受惊。

那是Tom Riddle。不是像蛇一样、苍白,也没有红色眼睛。只是人类。他微笑了,不带任何胁迫含义,仅仅包含温暖。

“你好,哈利。”

哈利也回以微笑。“很高兴再见到你,Tom。”

“高兴吗?我在人群中从不是一个热情的存在。我伤害了很多人。但最主要的,我试图伤害你。讽刺的是,你是少数几个将我看做Tom Riddle,而不是Lord Voldemort的人。”

“恐惧能使你疯狂。”Harry说。“我见过很多次。”

Tom Riddle再次微笑了,带了一点悲伤。“Harry,我们得走了。”

Harry看着他。眼中有一些泪水。

“我很害怕。”他说。

“我知道。”另一个声音说。

Harry转身。那是Ginny。他吸了口气。

在她身后,是每一个他曾经爱过又失去过的人。Hagrid,还有Dumbledore,Dobby,Lupin和Tonks,Snape,Cedric,Sirius,甚至还有Dursleys。他的父母站在Ginny身边,微笑着。

“我们与你在一起,Harry。”他的母亲柔和地说。

Harry转向Riddle。

Tom伸出他的手。“来吧,Harry。”

Harry笑了,眼中饱含泪水,他的伤疤剧痛。他抓住Riddle的手,与死神一起,以平等的身份,离开了这个世界。

(Harry laughed, tears in his eyes, his scar burning, as he grabbed Riddle's hand, and then left this world together with Death, as equals.)

作者说他/她参考了诗翁彼豆故事集中的三兄弟传说。Harry就是Ignotus,他公平地打败了死神,现在他只需要取下隐身衣,休息片刻。而在HP整本书里,没有其他人比Tom Riddle更能象征死亡了。

评论(7)
热度(120)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