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点文][TRHP] Horcrux Magnet 魂器磁石

Horcrux Magnet 魂器磁石

CP:TR/HP

分级:PG

简介:哈利将所有魂器全都挂在身上是件相当色情的事吗?也许不。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HP。


A/N:时间上来说大概是没有乌姆里奇的五年级时期。

  @-Nota- 我已经警告过了和你想的不太一样【。


灾难往往从一件小事开始。

哈利待在格兰芬多休息室里,壁炉里燃烧着柔和的火焰,扶手椅柔软舒适。像往常一样,他跟朋友们一起聊天玩游戏,感到十分愉快。哈利试图专注精神,因为罗恩在巫师棋上痛虐了他,他已经输了一局。但是这一次罗恩犯了个失误,哈利也许有机会赢。

画像旋开了,走进来的是赫敏和金妮。女孩们抱着一大堆书,显然是刚刚从教室回来。她们相互说着话,似乎在讨论某位魁地奇男明星。哈利朝她们招手示意,同时罗恩小心翼翼地进行着王车换位。金妮本打算朝哈利的方向移动,却没想到被沙发绊了一脚,她一下子丧失平衡摔倒在地,手里的东西也哗啦啦全掉在了地上。

“我的天!你还好吗?”赫敏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伸手去扶金妮。

“谢了赫敏,我没事。”她抓着赫敏的手站了起来。罗恩和哈利也立即离开了游戏,起身帮金妮捡地上的东西。

“这事儿经常发生,”哈利说,伸手拿起一本如尼文字典,“每次家养小精灵把休息室布置换了以后,总会有人被绊倒。”

“那么这次我就是那个幸运儿。”金妮挖苦道,伸手理了理头发,从哈利手里接过书,“谢谢哈利,还有你们。梅林啊,我真不该借这么多书。”

“呃,伙计们,好像有点儿不对劲。”不远处传来罗恩不确定的声音,他趴在地上,试着去够一本在玻璃茶几下的书,但不知是什么让他停了手。

赫敏朝他走了过去。“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罗恩说,他总觉得这本没有任何注名的黑色笔记本异常眼熟,却怎么都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儿见过它。在他试着捡起它时,笔记本突然开始轻轻震动,罗恩立马收回了手,他仍然对三年级海格给他们的那本爱吃人的教科书心有余悸。

“怎么回事?”

哈利说着朝他们走来,与此同时那本书震动得更加明显了。接着,在所有人能反应过来之前,那本书嗖的从地上飞了起来,朝哈利飞了过去。哈利一下子猝不及防,勉强双手抱头侧过身体,好在那本书只是撞在了他背上,并没有造成多大伤害。

“哈利——!”赫敏和金妮一起发出大叫,她们一同跑到哈利的身边。

“我没事,别担心。”哈利赶紧说,他拍了拍身上的灰,感觉那本书似乎还黏在他的背上,他倒也没感到什么不适,目前来说。

“呃,劳驾哪位帮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金妮朝前倾了倾身体,在看清那本书封底上的字后,她脸上的担忧变成了歉意。

“对不起,哈利,”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是汤姆·里德尔的日记。”

#

有那么一会儿哈利以为这是个笑话。直到他意识到罗恩和赫敏都一脸严肃,金妮也不像在开玩笑。

“什么?!”

金妮像是被针扎了一下,脸上露出那种她知道她要有大麻烦的表情。

可是等等,哈利想,他不是在二年级的时候将它毁掉了吗?

“我在二年级的时候把它扔进马桶里了!”他大声说,好像他的音量能改变现实,“你是从哪儿找到它的?”

“Well,瞧,哈利……我路过桃金娘的盥洗室时,她对我说她真的真的受不了有东西卡在她的马桶里……我只是打算帮她一个小忙……”

“所以你把它从马桶里捡了起来?!”哈利惊恐地瞪大眼睛,感到一阵鸡皮疙瘩,“然后你现在告诉我它在我身上?!!”

#

“对不起,哈利。”

他听到金妮小声地在他身后说。

“它、它拿不下来了。”

#

“所以你是什么意思?我永远没法把它从我身上拿下来了吗?”哈利烦躁地大喊。
他们已经在休息室耗了一个多小时了。哈利背对着赫敏,后者已经尝试过了每一个她知道的魔咒,然而无法让那本日记移动半分,它仍然牢牢地贴在哈利的后背上。罗恩不耐烦了,开始用魔杖去撬它。

“我已经试过所有办法了!我没法把它拿下来!”赫敏叫道,她满头大汗,身边的桌上摊着一堆书,“罗恩,停下来!那样太危险了!”

“你是说我要在背上贴着这愚蠢的东西过一辈子吗?”

“——你非得那么想也行,反正我是做不到了!”赫敏愤怒地把书往书包里一塞,“你自己想办法去折腾这玩意吧!我不管了,我已经陪你们弄了这么长时间了,我早该在一个小时前完成我的作业的!”说着,她气势汹汹地越过画像的门洞,离开了。

很快,打铃的声音响了,哈利不得不郁闷地拿起书包,前去占卜教室上课。他知道肯定会有很多人对他背上这本日记本瞩目。事实也的确如此,就他视线所及处,马尔福已经快笑翻了。哈利咬牙切齿地等着下课,可特里劳妮偏偏来给他找麻烦,让他找出木卫三的当前位置。每次他一低头去查看水晶球,马尔福就开始大笑。

“你看来还很喜欢这本日记嘛,不然干嘛带着跑?噢噢,你会往上写‘亲爱的日记’吗?”

马尔福模仿着小女生的口气说,然后往跟前凑了凑,看到了印在日记封底上的名字。

“谁他妈是汤姆·里德尔?”他讥讽地大笑,“你男朋友吗?”

#

“我不行了……哥们……”

在他们重新回到休息室、并度过另外一个小时后,罗恩听起来也放弃了。

“这玩意粘得死紧,赫敏是对的,它根本没法弄下来。”他气喘吁吁地对他说。

哈利叹了口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哥们,我从没见过这种事。”罗恩说,他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喘了口气,“它就像被施了永久黏贴咒一样,根本弄不下来。”接着他又说,“对了,或许你可以试试问问西里斯,他不是有个用了永久黏贴咒的画像吗?他该知道用什么解咒。”

哈利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于是点了点头。“不管怎样,我去试试,谢了。”

哈利冲到休息室壁炉前,在四周翻找了一阵,从一堆旧袜子里翻出放置飞路粉的盒子。他从中抓了把飞路粉,把头凑近壁炉。

“格里莫广场12号!”

一丛绿色的火焰闪过后,他眼前已经是格里莫广场12号的厨房,正对着餐厅那张长长的餐桌。哈利扫视了一圈(以身处壁炉的视觉范围),在哪都没看到西里斯的身影,他正打算开口大叫,却看到克利切小心翼翼地拿着什么东西,出现在厨房的一个角落里。

罗恩只听到哈利说了一句“克利切?”,接着是一声很大的“哎哟!”,哈利的脑袋随着这声惨叫跌出了壁炉。哈利趴在地上咳嗽了几声,抬起头,沾满炉灰的脸上紧紧贴着一个精致的银色挂坠盒。

罗恩心底冒出一阵不好的预感。

他从兜里掏出魔杖,轻轻念了一句。“粘连解除。”

挂坠盒纹丝不动。

“好吧,看来你的确需要一些帮助了。”

他看着哈利阴沉的脸说。

#

“……就是这样。”哈利从头解释了一遍。在他说话的时候,挂坠盒的链子不断抖动。
他现在已经在校长办公室里,邓布利多皱着眉地听着他说话。

“这恐怕不是很好办,如果它和我想的一样的话。”邓布利多说,他想了想,从抽屉拿出一个古旧的木盒子来。

“请你把手放在桌上,随便点就行。”

哈利照做了。邓布利多打开了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枚镶嵌着黑色宝石的戒指来。哈利忽然感受到了一阵奇特的引力,就像要证实他的感觉一样,那枚戒指快速地朝哈利飞了过去,宛如两块不同磁极的磁铁,它紧紧贴在哈利的右手背上。

然后跟日记本、挂坠盒一样,它拿不下来了。

“哇,棒极了,这真是个天大的好主意。”哈利干巴巴地说,“你是唯恐我身上挂着的东西还不够多吗?”

#

“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哈利,我恐怕这些东西都是魂器。”

“魂器?”

“一种非常黑暗的魔法器具。瞧,人的灵魂是完整的,如果把一个人的灵魂分裂开,灵魂之间会产生一种联系,让它们可以重新连接在一起……”邓布利多陷入沉思。

哈利心底一沉。“那为什么我……?”

邓布利多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好像这是件显而易见的事。“因为你也是个魂器……”

然后邓布利多反应过来了,他闭上了嘴,不过哈利还是听到了。

“什么?”哈利不敢置信地说。

邓布利多眨了眨眼。“呃……”

“你早就知道?!”哈利忍不住大喊,他急躁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你还打算挑一个更好的时机吗?”

邓布利多摆手。“等我死掉以后,让你从死掉的斯内普的记忆里得知?”

哈利沉默了。他重新坐回椅子上。

“我现在该怎么办?”他冷静地问。

“Well,就现况来看,你可以像以往那样去上课,我不认为伏地魔在霍格沃兹还会藏有魂器……”

“如果别人问起来,我只要说‘噢,这只是斯莱特林的挂坠盒而已。这个?这是斯莱特林后裔的传家戒指。还有这个?这是黑魔王年轻时的日记本,够酷吧。噢,顺带跟你们介绍一下,其实这都是黑魔王的魂器,一种必须通过谋杀才能制造的黑魔法物品,啊,再顺带一说,我本人也是个魂器。’,这样就好了,对吧?”

邓布利多皱了皱眉。

“起码你有正当理由让别人理解你的审美。”

他看看身上的袍子。

“不像我。”

#

“哈利怎么了?”

弗雷德——还是乔治,问道。

罗恩抬头看了看哈利的方向,只见他一言不发地坐在书桌前,盯着桌上的书。罗恩知道他根本没在阅读,因为半小时前开始他就在凝视那一页了。在角落的垃圾桶里,罗恩发现了一堆邓布利多的巧克力蛙卡片。

“别烦他了。”罗恩摇摇头,“他这几天过的非常艰苦。”

“噢,我倒是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开心起来。”他哥哥嘻嘻笑着,不知从那里掏出一张羊皮纸。

“那是什么?”

“老爸从莱斯特兰奇宅邸搜罗出来的违禁物列表,瞧瞧都有多少吧!嘿,乔治!”弗雷德笑着招呼他的双胞胎兄弟,“快把那些玩意儿拿来看看!”

乔治一脸了然,他满脸坏笑,从一只驴皮袋子里掏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们从老爸的办公室偷拿的。”乔治眨了眨眼睛,拿起一片乌鸦鬼婆羽毛,“Well,总的来说它们并不危险,只是特别稀有罢了。”

“你们会把它们还回去的吧?”罗恩略显担忧地看着他们。

“那得在哈利开心起来之后了。嗨!哈利!”弗雷德大声喊着哈利的名字,“想不想来看看一些好玩的东西啊?”

罗恩仔细看了看桌上的东西,注意到在驴皮袋子的最深处,有一只亮闪闪的高脚杯。接着,它开始以一种罗恩极其熟悉的方式轻轻震动起来。

“呃,伙计们?”罗恩迟疑地开口。“我觉得最好……”

“哎哟!!!”

“……不要叫他过来。”

#

“我受够了!!”哈利大吼,他怒气冲冲地站起来,金杯在他的胳膊上摇摇晃晃,“每一次我听从你们的意见的时候就一定会再冒出一个新魂器!下一个是什么?韦斯莱太太给我的新毛衣吗?”

罗恩难得地没有反驳,他只是同情地看着哈利。

“你们知道吗!我有个更好的主意!不如我现在一个人待一会儿怎么样?嗯?”他气冲冲地往外走,跨过休息室的门洞,“你们谁也别来找我!”

“你要去哪里?”弗雷德问道。

“有求必应室!”这是画像旋上前哈利最后一句话。

#

罗恩再次见到哈利的时候,是在当天的晚宴上。哈利一脸阴沉地穿过大堂,往格兰芬多餐桌走来,身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小挂件’,整个礼堂就没有不盯着他看的学生。与早先的区别是,他左胸口多了一顶镶嵌着蓝宝石的冠冕。

罗恩欲言又止。

“不要问。”哈利声音低沉,命令他,“不要问。”

罗恩咽了口唾沫,点点头。

#

事情直到两周后的圣诞节降临时仍然没有解决。哈利认为如果他继续待在霍格沃兹,八成还会再跑出几个魂器。因此他不顾邓布利多的反对(“我已经两周没洗澡了,因为这些该死的东西我根本连衣服都脱不下来,如果不是清洁咒,我想我能用气味杀死黑魔王!所以是的,我觉得我应该有那天杀的权力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毅然决然地登上了霍格沃兹特快,跟着罗恩来到了陋居——拜挂坠盒所赐,哈利根本不敢踏入格里莫广场12号半步。不过与此同时西里斯似乎从克利切嘴里得知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一个晴朗的下午,哈利与他的朋友们在对角巷闲逛着。韦斯莱太太打算采购一些制作馅饼的材料,赫敏则一头钻进了书店,而双胞胎被禁足在家,只好让罗恩和哈利帮他们带一些零食和糖果。

正当哈利与罗恩分头行动、找齐双胞胎们想要的东西时,有什么东西将哈利往它所在的地方吸引过去,严格的来说,是将哈利像单手拎小猫一样硬生生拽过去。同时,哈利又感受到了那股奇特的引力。他不得不努力稳住脚步跟上那股引力,免得被袍子绊倒,摔个底朝天。这回的魂器是什么?一堵墙吗?如果是这样那哈利真得提防着别撞个头破血流,尽管他怀疑伏地魔能不能想出这么有创意的主意。

那股引力越来越强了。哈利越过了对角巷,越过了古灵阁,甚至越过了翻倒巷(并不令人吃惊,嗯?),一路朝某条更深更黑暗的街道奔去。

接着,绕过拐角,哈利看到了,他长久以来的死敌、世界上最强大的黑巫师、哈利身上那堆魂器的主人,正漫步于街头。他不再是那个白垩色的恐怖男人,而是换回了他原本那副极具欺骗性的外表,一个年长版本的汤姆·里德尔。

然后哈利意识到,他即将以一种无法停止的速度撞上那人的后背。

噢,操。

END


omake:

“你是说我要在背上贴着这愚蠢的东西过一辈子吗?”

黑魔王朝他的食死徒们怒吼。


恭喜小马尔福先生完成某位超级英雄的成就,勇气可嘉勇气可嘉【。

评论(29)
热度(430)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