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TRHP]Enchanted 第十七章

警告:Dark!Harry,原著更改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哈利波特系列or神奇生物系列。

A/N:感恩节更新。写了一万字只为铺垫结尾一千字TH对话TUT 深刻感到编排能力需要充值……写得如同毛坯房,估计也懒得修改于是放上来……

之前说好停更结果一放假又忍不住更新【自打脸 寒假作业少的话也试着多更几发吧XD

顺带一说这俩人隔空就eye fuck简直没眼看……


第十七章 - 普鲁厄特的秘密

Abraxas仍在惊叹,哈利却感到手心微微出汗。他观察了一会,仍然没有在鬼魂身上找到项链的踪迹。眼下这个情况,拿走它的人有可能是一位教授。也许会是校长或邓布利多,他们将它带走进行研究,试图从上面找出到线索。正当他这么想着,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响动,把他和Abraxas都惊了一跳。哈利回头看去,一只老鼠匆匆从墙角溜出门,墙角的盔甲轻轻晃了晃。哈利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有些疑神疑鬼。他后退了几步,想趁着护士回来之前将一切恢复原状,结果见到Abraxas还凑在格雷夫人身边打转。

“你在干什么?”

Abraxas看了他一眼。“这可是个死了的鬼魂!”他显得既兴奋又害怕,“想想看吧,哈利,你能有几次可以见到这种状况?”

“另外再选个时间来看望她,马尔福。”哈利皱着眉,“我们没时间在这上面磨蹭。”

“拜托了,哈利,别这样。”Abraxas显得有些着急。

哈利正打算说些什么,一个想法在脑海中浮现。

“马尔福,”他轻声说,“汤姆对你说什么了吗?”

Abraxas顿了一下,目光仍停留在鬼魂的身上。“没有。”

“是在天文学课上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波特。”

哈利笑了,如果他指望靠这个能骗过哈利,那他可就蠢到家了。

“你得提高下你的说谎技巧,Abraxas。”

Abraxas终于看向哈利。“他什么也没和我说。”

“真的?我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喜欢上一只鬼魂了。”

哈利向前靠近几步,Abraxas不由自主地跟着向后退。哈利微微一笑。“快说吧,汤姆对你说什么了?”

“什么都没有!”

“噢?是吗?不如我来猜一猜……比如……他是不是让你仔细检查检查格雷夫人?”

Abraxas蓦地睁大了眼睛,哈利只是假笑着看他,等他接下来的反应。Abraxas的目光朝左右看了看,似乎想从哈利身旁冲过去,逃出医疗翼。可是他周围已经被护栏围了起来。突然,Abraxas不知从哪冒出一个主意,居然伸手从衣服里掏出魔杖,打算朝哈利施咒。哈利微微一惊,魔杖已经握在手中,他抬手施了个缴械咒,Abraxas的魔杖被击飞至空中,飞向哈利手里。Abraxas愣了几秒,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似乎终于发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干得不错啊,马尔福。”哈利现在是真的恼火了。Abraxas在他的注视下瑟瑟发抖。“你最好快点说话,我没有多少耐心。”

Abraxas哭丧着脸。“如果我告诉你,汤姆会冲我下咒的。”

哈利冷笑。“如果你不告诉我,我现在就会冲你下咒。”

Abraxas愁眉苦脸,一言不发,似乎在思考要怎么做才能逃过一劫。

“我不会再问一遍了。”哈利威胁道。“我只数到三。一……二……”

“停!停!”Abraxas喊着,叹了口气,看起来终于放弃了。“好吧,好吧,他让我从鬼魂身上拿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Abraxas犹豫了一会。“一条项链。”

哈利心底轻轻一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项链?”

“一条橄榄石项链……我前些天还看到过,上面嵌着一块挂坠,非常显眼……汤姆只让我帮他搞来……听着,哈利,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了!”

“他为什么想要它?”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行了吗?反正它已经不见了,搞不好是被别的什么人拿走了。”

哈利盯着他看了又看,觉得汤姆不会告诉Abraxas太多信息。他将Abraxas的魔杖扔回给他,金发赶紧接住了,将魔杖放回口袋里,紧张兮兮地看了眼哈利,从围栏旁边溜了过去。

又过了一会,代理护士才匆匆忙忙地赶回来,把两小瓶药剂塞给Abraxas。

“久等了孩子们,天知道这儿是怎么分类的,我可从没见过别的地方会在河布丁上贴疗伤标签。”她皱着眉,在一块布上擦了擦手,“这都是外敷的药,当心别喝下去了。”

他们从医疗翼离开。Abraxas一边抱着药剂一边不住地唉声叹气。

“别和汤姆说我告诉你的事行吗,哈利?”

哈利瞥了他一眼,假笑起来。

“他早晚会知道。”

Abraxas苦笑。“是啊,但我不想让他一下子知道我搞砸了两件事。”

哈利忍不住嗤鼻。“我试试看吧。”

他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汤姆要找马尔福帮忙,即使莱斯特兰奇也比他好啊,更别提哈利本人了。他一想到这个就觉得郁闷。靠,他能在所有学科上拿满分,能组织一群学生在乌姆里奇鼻子下捣鬼,甚至能在黑魔法上胜过其他斯莱特林,但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涉及到汤姆的事情上失利,现在他连马尔福都比不过了。哈利登时感到一股无名火起。Abraxas带头走向地窖,一边为自己的未来担忧,浑然不知哈利正朝他怒目而视。他们回到休息室,那里空无一人。Abraxas明显松了口气,他揭开通往寝室的帷幕,期望在汤姆注意到之前溜上床。

哈利无心睡觉,他待在休息室里思来想去。他不能再跟在汤姆背后打转,那样他永远会慢上半步。他还记得在他戳穿汤姆家族背景时的情形。现在想来,那是他唯一一次真正抓住汤姆的踪迹。他现在只能不按规矩出牌,做些出人意料的事,才能拉回汤姆的注意力,让他重新评估哈利的价值。

打定主意,他开始重头思考整件事情的经过。若要说他在什么地方上稍稍领先汤姆一点,那无疑就是在沃伦——那个拉文克劳女生身上了。与鬼魂交朋友可不多见,也许哈利能从她那里得到一些线索。

第二天他花了一上午去想怎么跟那女生打交道,最后决定将计就计。马伦说过她总是受排挤,那么要使一个内向的女孩付出信任,只需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午餐后,哈利跟着几个高年级学生,若无其事地在沃伦之后走出礼堂。女孩把头发扎成两股辫子,佝偻着背,脸上还是戴着那副如同牛奶瓶底似的眼镜,在人群中被挤得东倒西歪。她先是在中庭逗留了一阵,又到黑湖边坐下,从书包里拿出书来读。哈利跟在她身后,在一棵树旁坐下,装作自己也在看书。时间缓慢流逝,哈利无聊得要命,他勉强打起精神留意那女孩,意识到如果他此刻能使用活点地图会方便的多。太阳快要下山时,沃伦才慢悠悠回到城堡。哈利看着她从长廊走向阶梯,故意在她离开后才起身。跟上她的脚步后,哈利很快认出他们正走在通向图书馆的路。周围人烟稀少,他不得不放轻脚步,刻意拉开距离。他本以为他们就这样相安无事地到达图书馆,结果在沃伦即将绕过一道门廊时,一个人影冲了出来,将沃伦扯到一边。哈利迅速跟上,小心地躲藏在一具盔甲的后面,确保对方无法察觉自己。他猜想着那道人影会不会是沃伦的同学,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普鲁厄特。

格兰芬多慌慌张张,满脸焦虑。他一边到处张望,一边紧紧抓着女孩肩膀,将她带到角落里。奇怪的是,沃伦没有挣扎,反而顺从地跟着普鲁厄特来到角落。

哈利还在惊讶之际,他们已经开始了对话。

“快告诉我,是你,对不对?”

“是我什么?”沃伦的声音满是疑惑。

“你拿走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

普鲁厄特急匆匆朝四下看了看,将声音压得低低的。

“那项链。”

哈利几乎以为他听错了,他赶紧悄声咕哝了一个咒语将声音放大。

沃伦脸上露出了恐惧。

“不!不是我!你在说什么?”

“我昨天确认过了,它不在她手里!”

“我不知道!我没碰过它!”

“你以为这样那鬼魂就能活过来?”

“我说了那不是我!”

“你这笨女孩……你让我怎么和我姐姐解释?”

“求你了,弗兰基!这真的和我无关!”

“别那么叫我!你根本就不为我着想!你记得你上次怎么说的吗?”

走廊另一端传来脚步声,两人均是一惊。普鲁厄特终于意识到这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他气急败坏地看了看沃伦,将声音再度压低得近乎耳语,但没能逃过哈利的咒语。

“你知道要怎么做。”

说完,他往沃伦手里塞了张纸条,放开了她。普鲁厄特扫了眼周围,噔噔几步走下了楼梯。沃伦在原地愣了一会,哆嗦着将纸条打开看了看,将它夹进笔记本里,朝另一条路走了。

哈利这才从盔甲后走出来,仍然处于震惊中。他没想到普鲁厄特与沃伦正在交往,更没想到那个傻乎乎的格兰芬多竟然与鬼魂事件有关系。这倒是能解释为什么昨晚普鲁厄特急匆匆离开了医疗翼。他们俩对这事的介入似乎比他想象的要深得多。哈利思索了一会,决定跟随沃伦前往图书馆。

他快步穿过好几道走廊。窗外夕阳斜下,透出点点星光。现在已经接近晚餐时分,哈利知道图书馆里不会有几个人。他装成一脸平静走进图书馆。管理员正在核对书目,只有角落里有一两个学生。哈利穿过一排排书架,试图寻找沃伦的身影,他一边想着怎么开启话题,一边悄声经过几张书桌,终于在标有神奇生物的书架旁找到了沃伦。那女孩扶着眼镜,仔细对照自己的笔记和书架上的书,似乎在寻找某本想要的书。她再三查看笔记,普鲁厄特给她的纸条正好夹在书页中间。哈利心生一计,他悄悄站到书架的另一边,在沃伦取下一本书时装作不经意地开口。

“看来我晚了一点是不是?”

拉文克劳似乎吓了一跳,她警惕地转过头,显然没有留意哈利正站在那儿。哈利趁机走上前,用着一种漫不经心的语调说。

“我本想用它来做课题,用这本……”他看了一眼女孩手里的书,“……《神奇生物与罕见现象指南》。教授也给你们布置了同样的作业吗?”

沃伦慌慌张张,她眨了眨眼睛,紧张地看了看哈利,又看了看手里的书。“这、这不是我的作业。”她结结巴巴,“我只找到这唯一一本……也许你可以问问图书馆管理员有没有复刻本。”

“谢谢,不过我觉得很难说。”哈利说,仔细看了看她。“噢,你是沃伦小姐对吗?难怪我觉得眼熟。”

拉文克劳惊讶地点头。“你怎么……?”

“在马伦教授的办公室,我们见过面。”

沃伦仔细回想了一会,一脸恍然大悟。“你是……那个斯莱特林。”

“很高兴你还记得我。那之后你还好吗?”

“是的,我、我很好,自那之后我好多了……”她磕磕巴巴地说,不好意思地低着头,看着地板,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书脊。

“那真好,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他说,安抚地拍拍女孩的肩膀。“别担心,教授会找到伤害格雷女士的人。”

拉文克劳颤抖着点头。“谢、谢谢,我也这么想,”她顿了顿,看向手里的书。“嗯,我改变主意了,我也许用不着这本书……你拿去做课题吧。”

她急急忙忙把手里的东西朝哈利一递,正准备离开。哈利赶紧叫住了她。

“沃伦小姐,你的笔记。”

他将那本厚厚的笔记本归还给拉文克劳,女孩低声道谢,接过笔记本,匆匆离开了。

哈利看着沃伦离去的背影。女孩没有给他提供太多线索,但是无论如何,他的目的已经达到。那本《神奇生物与罕见现象指南》被他扔在一边,哈利假笑着,展开从沃伦笔记本中偷来的纸条,上面只有两个字:

火龙

哈利呆住了。他还以为会是一段秘密信息,结果只是一个单词。他把纸条翻来翻去,又用了几个显形咒,但除了那个词以外什么也没有。他很确信这是普鲁厄特交给沃伦的那张纸条,不可能是沃伦上课写给谁的悄悄话。暗骂一声,哈利将纸条揣进口袋,出发去礼堂。没有出乎他的意料,礼堂里哪儿也没有汤姆的影子。哈利在餐桌边就坐,拿起面包,猜想着汤姆现在是不是正对着马尔福发飙呢。他不怀好意地笑笑,接着悲惨地发现他的现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纸条上的字若是那两个人之间独有的暗号,那哈利可就完蛋了,普鲁厄特绝不可能把答案告诉他,他也没有另一个周日再去跟踪沃伦。等他解开这个暗号,事情八成早就脱离掌控了。哈利皱着眉,感到一筹莫展。

当晚他一直思索着下一步行动,以至于差点错过次日的早餐。整个上午哈利都心不在焉;变形术课上他应该将书本变成鸟,却不小心把隔壁桌学生的头发变成了羽毛;在黑魔法防御术课上,他三番四次地出错,直到梅乐思不停朝他投来谴责的目光。哈利意识到他再这样继续下去,以前留给梅乐思的好印象就要全毁了,只好提起精神,老老实实给出锁舌咒的解咒。梅乐思才微微舒眉。

临近中午,哈利跟着一群学生来到教室上草药课。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巫,比瑞教授,正在摆弄架子上的几盆花草。他朝哈利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往里走。他们花了半节课的时间学习夜茄,它会在夜晚微微发光,并且可以单性繁殖,无需授粉。哈利几乎什么都没有听进去,他手撑着下巴,比瑞每讲一句就点一下头,一副无比认同的样子。他不明白他做得如此明显,为什么比瑞还满脸愉快。剩下的课程他们要从夜茄的子房中直接取出未授粉的种子,试着在土中栽培。哈利没法再偷懒,只好跟随着众人来到水槽旁,准备领取夜茄。那植物的花开在茎干的顶端,巴掌大小,分三瓣,呈浅紫色。哈利随手挑选了两株,开始清洗根茎上的泥土,感到有人正密切注视他。哈利转过头,看到一个矮小的斯莱特林女生也在水槽旁清洗植物,她抬头,刚好撞上哈利的目光。女孩的脸唰地变得通红。

“嘿……嗨,哈利。”她怯生生地说,飞快地朝哈利的方向看了一眼,低下头去,手里无意识地搓洗植物的叶子。“我……我是玛丽安·尼古拉斯,很高兴认识你。”

哈利看了看她,发现正是她刚刚在课堂上回答了比瑞的大部分问题。“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你在课上做的不错。”

玛丽安的脑袋低得更低了,她点了点头,头发跟着前后摆动。哈利只能看到她红透了的耳朵尖。

“呃……嗯……因为我很喜欢草药学……谢谢,我是说。”她语无伦次地说,手里的植物快被揉皱了。“当然我也很喜欢草药学,嗯,因为我总是生病,从我小时候开始……嗯……所以我想学习一点儿这方面的知识……”

哈利客套地点头。

“真的吗?我希望你能好起来。”

“谢谢你!嗯,我已经好多了,塔布连护士长经常照顾我……虽然她昨天不在,她一直很准时……呃,我是说,她帮了我很多……”她呼吸急促,说话说得飞快。“现在我已经没事了……所以,呃,那个……我想问问你,如果你有空的话……呃……嗯……”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回归于沉默。

哈利觉得有点不自在。“如果你没有别的事……”

“当然,我没事了,抱歉打扰!”

她快速看了看哈利,抱着夜茄,几步从水槽边逃开。哈利站在原地,耸耸肩,穿过教室,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拿出银刀开始切花萼。他用刀尖把细小的、刚刚成形的种子挑出来,放到一旁的盘子上,然后将它们一个个埋进花盆的土壤里。等他完成要做的一切,哈利挥了挥魔杖,在花盆上标注好自己的名字。课程结束时,比瑞给他们布置了一篇长得要命的论文,要求他们结合戈塔的《论植物的变异》,讨论他们自己认为最值得关注的问题。哈利气急败坏,他已经落下了相当多的作业,还都不是能随随便便混过去的课程,而比瑞这完全是火上浇油。他饥肠辘辘,却只能跑向图书馆,一边祈祷能用午餐时间把作业搞定。

哈利在桌子前坐定,胡乱从戈塔的文章里抽了两段作为核心问题,又从泰奥弗拉斯托斯的作品里选了一些句子作为辅证,把能想到的一股脑全写了出来。他知道这篇文章算不得优秀,不过总的来说还算过得去。他叹了口气,也不指望比瑞能给他奖多少分了。哈利从书包里摸出课本,开始着手黑魔法防御术论文。这次梅乐思布置的论文格外难写,哈利只觉得他的前提与结论的联系像被丢进了灌木丛里。1772年森林火灾……高精灵与人类达成的协议……1670年威特发明了障碍咒与解咒……哈利在案例与案例之间找来找去,试图抓住论点,却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五分钟后,他把书一关,宣布罢工。他不干了,周围的人都在背地里捣鬼,他哪有心思在这儿安安心心写论文?哈利用手指敲打桌面,决定在这之后再熬夜补作业。眼下他需要个计划,一个能够吸引汤姆注意的计划。

哈利站起身走到禁书区,目光掠过书架,想找点东西能帮他。他本想取下一篇标注着密码学的文章,又觉得太浪费时间。他皱着眉,现在最好能吓着普鲁厄特、让他不敢再有什么行动,才能为哈利争取到更多时间,而如果他同时能够从普鲁厄特身上得知些什么就最好不过了。哈利飞速思考,那张纸条又再度出现在他眼前。忽然之间,他感到灵光乍现,同时一个疯狂而大胆的想法在脑中形成。他知道了,他知道纸条上暗号的答案了。那是格兰芬多休息室的密码。普鲁厄特将休息室的密码给了沃伦,这样他们就能私下见面。这恐怕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做了,也许从他们交往开始起,就一直互相通告休息室的密码,而哈利恰好在那时钻了空子,得知了这个秘密。哈利得意地一笑。这意味着,直到下一次修改门禁之前,格兰芬多休息室对他都是敞开的。哈利能够闯入普鲁厄特的寝室,把他的东西仔仔细细检查个遍,再故意让普鲁厄特发现,好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他想起三年级西里斯闯进格兰芬多休息室给他们带来的惊吓,尽管那并非他教父原本的目的,却为哈利提供了极好的示范。哈利笑了,与西里斯不同,他不需要隐藏自己的踪迹,恰恰相反,他要让这件事尽可能闹大,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让别人知道是他做的就行。

哈利笑着,仔细思考他的计划。他得挑个合适的时机,总不能在休息室人满为患时走进去,暴露在众人面前。最好是在人烟稀少的时候,但又不能在深夜,那时普鲁厄特早就躺在床上,他也没法大肆翻找。思来想去,哈利发现最合适的时间无非在午餐或晚餐时了,那时全学校的人几乎都在餐厅,没有几个人会留在休息室或寝室,而如果他想让消息传播得快一点儿,最好将时间选在中午。哈利看了看时间,十二点过一刻,离午餐结束还有四十五分钟。他倒是可以等明天或晚上再行动,但时间一久可就不知道普鲁厄特会做些什么了。哈利皱了皱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尽快把这事儿了结。他一把将桌上的纸笔论文塞进书包,用最快的速度跑出图书馆。远远听到图书馆管理员在他身后的怒吼,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从图书馆到格兰芬多塔楼并不远,可他恨不得能飞过去。好在他还留有理智,路途中找了间不用的废弃教室将书包藏好,接着一路狂奔到格兰芬多的画像入口前。这条路他曾走过无数回,但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做贼心虚。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在拐角前停下,观察了一会,确定没有任何一个人从这条走廊经过,才放下心,握住了魔杖,大胆走向入口处的画像。

那画像如同他印象中那样打扮得花枝招展,奇异地,让哈利升起一股思乡之情。胖夫人穿着一身粉色的绸衣,用手指抹平衣服上的褶皱,懒洋洋地打量了他一眼。

“我不觉得你应该在这儿。”她眯着眼说,“你有口令?”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用着最自信的语气说道。

“火龙。”

画像应声旋开,哈利忍不住咧嘴笑了,感到一阵小小的激励掠过全身。他猜对了。哈利笑着拿起魔杖,轻轻念出咒语,在脑袋上一敲。仿佛当头打碎了一个鸡蛋,他的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胖夫人皱眉,抓了抓头发,接着耸耸肩,慢悠悠地关上了入口。

隐形的哈利站在格兰芬多休息室中央。四周的布置与他记忆中的大同小异,地毯上的花纹变成了红色与金色的凯尔特结,壁炉旁摆着几张沙发而不是扶手椅,天花板上的挂饰有种老式的时尚感。两个一年级新生聚在角落里下棋,听到画像打开的声响,他们抬头看了看,却没看到任何人走进来。他们困惑地对视一眼,又专心投入到棋局中去。

哈利熟门熟路地走向通往男生寝室的旋转阶梯。五十年前的格兰芬多寝室仍然按照同样的顺序进行编排,哈利没怎么花太多力气就找到了五年级学生的寝室,他打开门,里面空无一人,六张四柱床整整齐齐靠墙摆着。哈利笑了笑,他还以为普鲁厄特会在这唉声叹气呢。他撤销了隐形咒,省得看不见自己的手。顺着字母编号,他很快找到了普鲁厄特的床。将床头柜抽屉打开时,他才感到一些迟来的罪恶感。不过他很快说服自己他只能采取这么些非常规手段,况且如果普鲁厄特真是什么幕后凶手,他这也是为了全校学生好。抽屉里只有两张纸条、几个西可和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儿。哈利继续寻找,在普鲁厄特的枕头下找到了几本薄薄的册子,其中一些从内容来看似乎是魁地奇球队介绍,而另外两本则是标注着《火辣女巫》的周刊杂志,封面上一位衣着不整的黑发女士正朝他摆着诱人的姿势,哈利有些哭笑不得地把它们塞了回去。他把目光投向床下的两个箱子。如果普鲁厄特想藏些什么,肯定不会随手将它们扔进抽屉。他用了个漂浮咒,将箱子从床下搬了出来,留意到只有其中一个上了锁。哈利露出一个假笑,挥了挥魔杖,啪地一声,箱子上的锁打开了。箱子里有着一只装满了金加隆的皮袋、几封私人信件、几本厚厚的相册和一个空木盒。

哈利挑眉,他不觉得在这儿能找到什么邪恶计划,但也没想到会是这么普通的东西。他将另一个箱子打开,里面除了普鲁厄特宽大的校服和鞋子外什么也没有。哈利看了看那几本相册,大多是家庭照片,有一些是学校的背景,其中一张里哈利看到了沃伦的身影;他随手翻翻信件,想着再去看看抽屉里的东西,正好瞥到了其中一封信上的邮戳来自魔法部。哈利眨眼,将那封信拿了起来。

信上的收件地址是霍格沃兹,来源却是魔法法律执行司。哈利皱了皱眉,他在暑假末尾接到了一封来信地址一模一样的信件,控告他在校外使用魔法。普鲁厄特收到这信意味着什么?他将信展开:

弗兰克:

听着,这非常重要,尽快把你在暑假从我这拿走的项链还回来。我不管你用猫头鹰邮递还是直接骑扫把飞过来,总之快点把它还给我!你的恶作剧并不好笑!

要是司长知道我搞丢了什么,我会一并丢掉我的饭碗!

真不敢相信要是爸爸妈妈知道了会怎么说,等着我回来收拾你吧!

戴丽亚

哈利读完信,感到心脏在猛跳。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信上提到的东西无疑就是鬼魂手里的项链。要是哈利现在将这封信交给校长,普鲁厄特绝对会面临指控。但他真的是凶手吗?哈利仍然不肯相信。那个格兰芬多太蠢太正直,根本不是干坏事的料,何况,他到底有什么理由去袭击鬼魂?哈利下意识将信件收进口袋。不,现在下定论还太早,鬼魂究竟死于何种原因还待调查,也许是别的事情也未可知。哈利心下混乱,他翻了翻其他几封信件,全是普鲁厄特父母朋友的来信,哈利没心思一一看完,草草瞄了几眼就扔在一边。除了他刚刚发现的那封信,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哈利深呼吸,决定早些离开,他没有将物品复原,反而将现场弄得更乱,确保任何人一眼就能看出普鲁厄特曾经遭劫。忙完了这些,哈利审视一番自己的杰作,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他还在想来想去,寝室门口忽然传来响动,听起来有人正要开门进来。他忍不住假笑,若是有个受害者,他的警告将会明显得多。哈利悄悄藏身于门后,门把手很快被拧开,走进来的是普鲁厄特的黑发同伙,哈利记得他的名字是汉莱提。

格兰芬多明显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嘴巴开开合合好几次,好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哈利抓住机会,红光一闪,一道无声的昏迷咒击中了汉莱提,格兰芬多立即昏迷倒地,与现场的情况倒是出奇地相称。这么一来,事情升级到了攻击事件,普鲁厄特就算是想隐瞒也做不到了。哈利满意地笑了。他的信号已经传达出去,不论凶手是谁,想必无法无动于衷。

他轻轻用魔杖在头上一点,让自己重新变得隐形,走出寝室发现休息室的人明显变多了。哈利小心地绕过扶手椅和移动中的学生,但还是与一个刚刚穿过画像的学生擦肩而过,所幸那学生只是皱眉吸了吸鼻子,轻轻打了个喷嚏。哈利趁机钻过尚未关闭的门洞,溜进了走廊里。

当晚他走进礼堂时,已经能品尝到空气中的流言蜚语。哈利竭尽全力让自己不朝格兰芬多餐桌看,直接走向与诺特聊得热火朝天的莱斯特兰奇。“怎么回事?”他在他们旁边坐下,假装关切。

莱斯特兰奇兴致勃勃,停下了与诺特的对话,看向哈利。一个邪恶的微笑出现在他脸上。

“你会高兴的。”

哈利挑眉。“什么?”

“有个格兰芬多遭袭击了。”

哈利故作惊讶。

“谁?”

莱斯特兰奇像是在忍着笑。“普鲁厄特的朋友,汉莱提,”他看了诺特一眼,“在他们自己的宿舍里。”说完他似乎再也忍不住,开始高声大笑,诺特也在一边狂笑。

哈利笑了两声。“你在开玩笑。”

“这比玩笑更可笑。”莱斯特兰奇边笑边说。“你能想象吗?在自己的宿舍!被人袭击!”他又发出一阵高笑,诺特笑得快喘不过气了,哈利跟着他们一起大笑。

“我不知道他能蠢到这个地步。”哈利状似随意地朝格兰芬多桌看了一眼,正巧看到普鲁厄特一脸如临大敌站起身。他紧张地四处张望,往口袋里装了四五个面包,和额头上绑着绷带的汉莱提一起离开了。

“他们回去了?我要是他我也窝在宿舍不走。”诺特顺着哈利的目光看去。“我听说普鲁厄特的钱都被袭击者抢光了,他肯定不想再来一次。”

哈利正拿起一杯南瓜汁,闻言差点呛了一口。

“要我说,那就是活该。”莱斯特兰奇笑着说。“邓布利多这下要忙晕了,除了鬼魂的事情还有这档子事。最好再发生点什么,让他忘记给我们布置作业。”

哈利拿餐巾的手顿了一下。他这才意识到,此时的格兰芬多院长是邓布利多。他不由在脑中回想了一遍他的行动,想确保即使在邓布利多的调查下也能万无一失。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哈利真的被逮到,此情此景下让那封信曝光,只有普鲁厄特会得到巨大的麻烦,而哈利顶多吃几个禁闭,学校没可能将他开除。

“他们没有怀疑人选吗?”

莱斯特兰奇耸耸肩。“谁知道呢,校长好像在召集级长开会吧?搞不好是格兰芬多闹内讧。”

晚上哈利在图书馆待到非常晚,才总算把作业全都搞定。他在管理员的怒视下走出图书馆,敢说这次的黑魔法防御术论文将是他有史以来最好的一篇。回斯莱特林休息室的一路上,有种可以被称之为预感的东西总在他胸口徘徊,哈利带着最无所畏惧的笑,对画像清楚地说出了口令。休息室里幽暗安静,画像旋开的声音有些刺耳。哈利跨过门洞,四周一片晦暗,唯有壁炉里燃烧着些微火焰。所有人都睡着了,除了汤姆,他坐在沙发靠近壁炉的一侧,像是算准了般,恰好在哈利进门的那一刻抬头,英俊的侧脸隐没在黑暗中。肖像在哈利背后缓缓关上,他不声不响地穿过休息室,在汤姆附近落座。后者优雅地坐在沙发里,一只手支着头,用一种高人一等的目光注视着哈利。

“你做了什么?”

哈利表现得很无辜。“什么?”

汤姆打量了他一眼,似乎早已凿凿有据,无需再进行语言上的纠缠。一丝冷笑爬上他的脸。

“别告诉我你真的是去偷钱的。”

说谎话显得毫无意义而且危险。哈利换了个坐姿。“他也没富到那个地步。”接着皱了皱眉。“狄佩特知道了吗?”

“我严重怀疑。”汤姆冷冰冰地说,眼睛凝视着哈利,它们在昏暗的休息室里几近漆黑。“但是格兰芬多的院长可就不好说了。”

哈利假笑,感到略微放松。“如果他真的知道了,那会带来别的事让他分心。”

汤姆眼底闪烁,一言不发,像是在等他的解释。哈利假笑着从口袋里拿出那封信,将它放在桌上,推给汤姆。

“普鲁厄特有些奇怪,”哈利在汤姆打开信封时说道。“看起来他给自己找了个小女朋友。他们似乎对项链的失踪感到担忧。”

汤姆抬头看了他一眼,冷笑起来。

“是吗?那可真巧。”他慢慢地说,如蛇一般让句子滑出舌头。“你不觉得这听起来很耳熟吗?”

看来,马尔福没能撑多久。哈利早就料到了,那人八成在汤姆问他的时候就不打自招了。

“对不起。”哈利承认道。汤姆还在看他,脸上充满戏谑。“不能全怪我,Abraxas不是个能守住秘密的人。”

“这么说,你的确背着我探听我的计划了?”

哈利试着去忽略空气中的每一丝紧张与咄咄逼人。他耸耸肩,专心看着汤姆,手指交叠于膝盖上。

“如果你直接告诉我你的计划,这就不会发生。”

汤姆似乎想要发笑,但信上的内容让他停住了。他的眼睛微微睁大。

“Well well well。”几分钟过后,汤姆重新看向哈利,像是发现了什么新东西,开始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掂量他。一抹堪称邪恶的微笑出现在他嘴角。“哈利,你真是个狡猾的家伙,对不对?”

哈利放松向后靠在椅背上,回以微笑。

“比马尔福来说,是的。”

汤姆冷冷一笑,一眨不眨地凝视他。

“不,你懂的可比马尔福多多了。”

哈利笑了,感到前所未有的镇定自信。现在他只需要展示自己的忠诚。

“他们如果知道你显赫的祖先,只会比现在更尊敬你,不会有太大区别。至于我,”他刻意做了个停顿,与那双深邃锐利的眸子对视。“早在那之前,我就很清楚你的强大,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作为斯莱特林的后裔。这无关学习与成绩,不,你远远超出了这些,你能做到的事绝非局限于学业。汤姆,我敢说,不论未来你会做什么,都绝对能超乎众人的想象。而我深刻地相信此事。”

哈利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汤姆,注意到一些久违的小火花在那双眼睛背后闪烁。他露出一个假笑。他并没有说谎,他知道汤姆未来绝非凡人,而他将会见证这一切的发生。汤姆轻笑着回视。有那么一会他们只是互相对视。片刻后,汤姆笑着将那信置于桌上,向后靠向沙发。

“哈利,你知道拉文克劳的冠冕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9)
热度(92)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