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elbrot

波特神教左护法。TRHP only
专注Dark Harry一百年。

[TRHP?]分离性人格障碍 Drabbles

标题:分离性人格障碍

CP:LV单人(?),微TRHP

简介:伏地魔死后遇到了自己的魂器们,但它们看起来却不怎么对劲。

警告:搞笑,OOC

弃权:我不拥有HP。

A/N:经常看到哈利被魂片影响而改变性格/行为/性向(?)的文,突发奇想如果魂器性格被物品性质影响的话——比如哈利身上的那枚魂片附身太久被反洗脑真以为自己是哈利波特、冠冕获得了无上智慧而变得神神叨叨,日记本则是……嗯,原先那样少女心(不) 难以避免的OOC,我只能说我已经尽力了XD



“这是不是意味着,”伏地魔蛇一般的红色瞳孔眯细了。“你知道该如何永生?”

“我确信已发现了一个美妙的办法避免死亡。”冠冕魂器懒洋洋地说。“可惜羊皮纸上空白的地方太小,写不下。”

*
“这不公平!“魂片哈利抗议,“至少我应该是正义的那一方!”

“噢这么说你知道什么是正义了?还望不吝赐教。”

“少给我装苏格拉底。”魂片哈利说,盯着冠冕那张bitch脸。

*

冈特戒指魂器皱了皱眉。“等等,如果是这样,我也应该拥有一部分复活石的力量。”

“召唤死人的幻影?也许吧。”冠冕说。“眼下和你说话的人没有一个是活的。”

*

“是否永生是否死亡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比起这些我有更伟大的野心。”冠冕说道,脸上浮现出对未来的渴望。“我想要探索整个宇宙。”

日记本翻了个白眼。

“难怪格雷夫人跟我说冠冕带来智慧的同时也带来灾难。”

“智慧才是你应该追求的,而不是被仇恨左右。”冠冕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感情会导致你的判断力直线下降。瞧瞧你都干的什么事、起的什么名字吧?”

“噢你竟敢说我起的名字不好!”日记本拍案而起。“别跟我说你忘记我在图书馆里花了多长时间想这个!你以为用回文重新拼写出一个强有力的名字很简单吗?”

“Voldemort这名字都不算你原创的。”冠冕刻薄地说。“中世纪时期已经有个黑巫师叫Voldermortist了,意思就是Dark Lord。所以你其实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Lord Dark Lord。用得着我告诉你这有多蠢吗?”

“Voldemort在法语里是飞离死亡的意思!才不是什么Dark Lord!我独创了这个名字!”

“你瞧,这就是问题所在。我真不懂你干嘛要学英国麻瓜那套盲目崇尚法国人,自学法语还只学了半吊子,你又不是要去读布斯巴顿。如果你真想体现出你的独特性,干嘛不把o改成a呢?至少Valde在拉丁语有强大的意思。”

“我-用-光-字-母了。”日记本一字一顿地说。他眼里冒火,瞪着冠冕,后者丝毫不受影响,淡然回看他。“听着!我不需要你在这里指手画脚,我的法语学得非常好,我的名字也起得非常好!Voldemort是个赞爆了的名字!”

冠冕很怀疑地看了他一眼。

“Voldemort的t在法语里发音。”

长长的静默。

魂片哈利担忧地朝日记本瞥了一眼。后者双拳紧握,浑身发抖,气得说不出话来。

“来点茶吧,亲爱的。”

金杯不合时宜地开口。

没有人回答他,四周一片寂静。冠冕开始盯着自己的手指。

我没有精通法语还真是对不起你了!——

“Here we go.”冠冕翻白眼。

“——你指望一个十六岁的自己怎么做?精通八门不同语系的语言?是不是我要用克林贡语拼个藏头诗出来才能让你开心?!——”

咦?我年轻时居然这么宅?复活石戒指想,接着回忆起那时《星际旅行》刚开播,瞬间觉得很合理。

“——噢你刚刚说只有英国麻瓜才崇尚法国?别忘了路易十六本人就是个巫师,假死以后逃到了英国,他的后代还就读过霍格沃兹!怎么?这个知识没有被记录在你那伟大的冠冕里吗?……够了我不想要茶!”他怒吼,金杯一惊,推茶杯的手缩了一下。“我当初决定多制作几个魂器可不是为了开茶话会的!”

“说得倒轻松,你来试试成为赫奇帕奇的金杯啊?”金杯砰地放下茶具,一脸愠色。“赫奇帕奇本人在金杯上存放了超过五百种烹饪魔咒和草药学知识,浸润在里面四十多年,我没有失去自我意识直接变成一口坩埚已经很难得了!”

“真是感人。”挂坠盒干巴巴地说。“你不是一直泡在毒药里的那个。”

“山洞的毒药根本不会影响到你——”

“在那之后我被一个家养小精灵偷走了。”挂坠盒似乎想起了什么恶心的东西,“那个肮脏的东西把我藏在角落里,我整天被迫听画像的闲聊唠叨。看在梅林的份上,我可一点都不想知道那些闺房密事……”

魂片哈利一脸恍然大悟。“这就是你那些灵感来源,”他说。“这就是为什么你让罗恩看我和赫敏接吻做爱的幻象。”

所有人都齐刷刷转过去盯着挂坠盒。

“哇哦。”冠冕不咸不淡地说。“我还以为性爱幻想只存在于我的青春期呢。”

“那根本不是我的错好吗?”挂坠盒反驳,无视了日记本一声抗议(“嘿!你说青春期时盯着我是什么意思!”)。“至少我不是那个被麻瓜数学洗脑的人。”

冠冕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你把那句话收回去!”他愤怒地嘶嘶道,不远处魂片纳吉尼抬了抬头。“数学是世界的基础!其余一切只不过是应用数学!”

魂片哈利一脸扭曲。“黑魔王有过性爱幻想?”他惊恐地看向日记本,“这不是你洗脑金妮的理由吧?”

日记本气急败坏。“我早就说过我感兴趣的一直是你!”

他立即意识到解释错了方向,因为魂片哈利显得更恐慌了。

“看在梅林的份上!清醒点行吗?你甚至都不是哈利·波特本人!”日记本朝他怒吼,后者看起来正试图朝后挪个几公分。复活石戒指鄙夷地摇了摇头,嘟囔了一句“青少年”。

“好吧,我看是没人会喝我这壶茶了。”金杯冷冰冰地说。


不远处伏地魔看着这一切,回想起真正的哈利·波特曾对他说过的话。

 “试试忏悔吧,汤姆,勇敢点,试一试……”

“如果我能预料到这就是我死了以后的场景,”他想,“我真该试试的。”

“嘶嘶嘶~”魂片纳吉尼在他旁边打了个滚。


END?

评论(33)
热度(559)
©Mandelbrot
Powered by LOFTER